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复盘秋冬季:雾霾为啥大面积返场?哪些地方反弹最严重?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6-14 15:42:03

摘要:6月13日,约谈会如约而至。保定、廊坊、洛阳、安阳、濮阳、晋中作为任务完成情况最不好的6个市,成为了“40%未完成任务”城市的代表。

复盘秋冬季:雾霾为啥大面积返场?哪些地方反弹最严重?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6月13日,生态环境部机关二楼多功能厅,100多平米的屋子里坐满了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问题约谈会正在这里举行。

进入2019年以来,这还是环境部第一次举行约谈会。去年的这个时候,环境部曾经密集约谈地方政府,2018年5月3日约谈未完成秋冬季目标的3个市,5月11日约谈非法转移倾倒危险废物7个市,6月4日约谈环境整改不力3市县,8月1日约谈大气治理不力5县区市,8月6日约谈自动监测数据造假的临汾市,9月26日约谈破坏自然保护区的8市区,平均每个月就有一场约谈。但自从去年10月份以来,这样的约谈会就再也没有了。

时隔9个月之后重启,今天的约谈会阵容更加强大。去年代表环境部发言的一般只有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刘长根一位司长,而今天则一下子来了3位,分别是国家生态环境保护督察专员陈亮(正司级)、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曹立平,以及大气环境司司长刘炳江。

今天的约谈会其实也早有征兆,今年两会期间,刘炳江就在记者会上公开表示过,“军中无戏言,凡是完不成秋冬季重点任务的,肯定会被问责”。4月底,秋冬季大气污染治理“成绩单”公布,全国80个城市中只有40%完成任务,当时就有人预言环境部将约谈地方政府。

6月13日,约谈会如约而至。保定、廊坊、洛阳、安阳、濮阳、晋中作为任务完成情况最不好的6个市,成为了“40%未完成任务”城市的代表。

约谈会上,环境部认真分析了每个城市的突出问题和形成原因,就像对秋冬季攻坚进行了一次全面“复盘”。而被约谈的城市也纷纷表态,有的说要“把打赢蓝天保卫战作为‘一号工程’”,还有的要以“不断腕就断头”的决心,坚决打一个翻身仗。

秋冬季攻坚仅40%城市完成任务

4月30日,“五一”小长假之前的最后一天,环境部向京津冀、汾渭平原、长三角等重点区域相关省和城市人民政府发送了《关于重点区域2018-2019年秋冬季环境空气质量目标完成情况的函》(下称《完成情况》)。

《完成情况》显示,刚刚过去的这个秋冬季,重点区域的治霾任务完成得并不理想。2018年10月-2019年3月,京津冀“2+26”城市的PM2.5平均浓度同比反弹了6.5%,重污染天数更是同比反弹36.8%。汾渭平原的PM2.5平均浓度同比持平,重污染天数则同比大增42.9%。

按照城市来看,在三大重点区域的80个城市之中,只有北京、沧州、济宁、上海等32个城市完成了全部2个目标,即PM2.5浓度改善目标和重污染天数减少目标,完成率仅为40%。

而此次被约谈的6个市,则是去年秋冬季未完成任务城市的典型代表。例如,濮阳市去年秋冬季PM2.5浓度均值同比上升了20.5%,幅度在京津冀“2+26”城市中排名第一。洛阳市PM2.5浓度均值也同比上升17.3%,幅度在汾渭平原11城市中排名第一。

“今天约谈的6个城市,都是京津冀、汾渭平原秋冬季PM2.5浓度同比升幅较大的城市,也是重污染天数增加较多的城市,同时也被部里派出的专项督查组发现了大量问题。”刘炳江说。

他表示,今天是国务院实施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后第一次公开约谈,但绝不是最后一次。下一步,对于工作不力、责任不实、污染严重的城市,环境部仍将公开约谈当地政府主要负责人,并对环境空气质量明显恶化、约束性指标进展严重滞后的城市严肃处理。

“打赢蓝天保卫战是党的十九大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党中央、国务院交给在座各位的一项政治任务。只能成功,不许有任何闪失。既然把大气污染治理当做一场战斗,那就军中无戏言,言必行,行必果,完不成任务必将问责。”刘炳江说。

“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没有召开过一次会”

2018年秋冬季,确实存在一定的客观因素。

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区域空气质量模拟与管控研究中心利用WRF-CMAQ空气质量模型,采用“固定排放清单,改变气象条件”的敏感性扰动方法,模拟分析了气象条件变化对PM2.5浓度影响,结果发现,气象条件转差是导致去年秋冬季PM2.5浓度上升的重要因素之一。

根据专家评估,气象因素对PM2.5浓度的影响年际可达±10%,对个别城市可达±15%,月际可达±30%以上。

不过,刘炳江表示,虽然有不利气象条件的原因,但更多的则是人为因素,管控力度放松了。

例如,在廊坊市,2018年10月以来专家组先后向市委、市政府报送过20多期专报,明确指出大气治理面临的严峻形势和存在问题,建议尽快提高重视程度,强化措施。但市领导没有引起应有的重视,仅对其中4期专报进行了简单批准,大气污染防治工作调度规格明显降低,频次也明显减少。

在河南省濮阳市,虽然成立有党政主要领导牵头负责的“污染防治攻坚战指挥部”,但2018年以来,这个指挥部没有召开过一次会议,研究推动污染防治攻坚工作,“市委常委包县包区制度”也未能有效落实。

“截至专项督查时,濮阳市攻坚行动方案确定的46项重点任务中,有18项没有完成。虽然建立了定期督查机制,并成立8个市派督导执法组,但有的督查组连续一周竟然一个问题都没有发现,与当地严峻的大气污染状况不符。”陈亮表示。

洛阳市市长刘宛康也坦承,洛阳市在工作节奏上存在“前紧后松”的问题,因为2018年1-10月份空气质量“还可以”,所以产生了盲目乐观情绪,认为完成全年目标没问题,结果出现了工作力度降低,定力不足,韧性不够的现象。

同时,洛阳市还存在工作作风不细不实的问题,表现在开会多、部署多、文件多、批示交办多,但真正深入的调研、暗访、督导比较少,在抓落实的最后一步上掉链子,特别是重污染天气应急管控做得不好,导致指标严重恶化。

“我们在问责追究方面也偏软偏泛,存在‘好人主义’思想。对工作不力的人员处理失之以宽,失之以软。我数了数,我们追究的人员里有90%以上都是乡科级、股级干部,真正触及到处级干部的比较少,以至于震慑作用没有发挥出来。”刘宛康说。

表态要“不断腕就断头”

约谈会上,保定市市长郭建英、廊坊市市长陈平、洛阳市市长刘宛康、安阳市市长靳磊、濮阳市市长杨青玖、晋中市市长常书铭纷纷表态发言,表示诚恳接受约谈,正视问题,举一反三,完善机制,坚决打赢蓝天保卫战。

杨青玖表示,尽管今天来接受约谈,心理上有所准备,但得知濮阳市指标反弹这么高,存在问题这么多,还是感到心如刀绞,羞愧难当。自己作为濮阳市大气污染防治的第一责任人,没有做好工作,对改善京津冀空气质量造成了不良影响,应当负全部责任,并做深刻检查。

“未来,濮阳市将党政一把手亲自抓,增强攻坚力度。市委书记每月召开污染防治攻坚领导小组会议,专题研究,专项推进,来提升工作的领导力。我每周召开全市污染防治工作调度会,重点解决突出问题。每天随时调度,解决个性问题。”杨青玖说。

郭建英则表示,针对督导组指出的问题,保定市目前正在全市开展“大气污染综合治理百日攻坚行动”,制定了“1+6专项行动方案”,冬病夏治,集中攻坚,坚决要把问题整改到位,力争到8月底实现空气质量综合指数和PM2.5指数同比“双下降”,尽快扭转被动局面。

“保定市要把打赢蓝天保卫战作为‘一号工程’,实施市委书记、市长双组长责任制,各级党政一把手负总责,亲自抓,重点难点问题靠前指挥,深入一线,第一时间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他说。

刘宛康也表示,要吸取教训,知耻后勇,举一反三,以“壮士断腕,刮骨疗毒”的决心,破釜沉舟,背水一战,坚决打一个翻身仗。

“我们要以此次约谈为契机,进一步提升政治站位,坚决以‘不断腕就断头’的决心与力度,把问题整改到位,努力实现洛阳生态环境的明显好转,向党中央、环保部、省委省政府和洛阳人民交上合格的答卷。”他说。

按照约谈的要求,会后,6市市委、市政府应科学制定整改方案,于20个工作日内报送环境部,抄送所在省人民政府,并同步向社会公开。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