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营收134亿亏损6.85亿 引入阿里战投的大康农业遭遇深交所“追魂”27问

作者:徐超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6-13 22:12:59

摘要:6月12日,湖南大康国际农业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康农业”002505.SZ)收到了深交所关于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虽然公司营收逐年增长,但是净利却连续三年下滑,2018年营收高达近134亿元,净利却变为巨额亏损6.85亿元。

营收134亿亏损6.85亿 引入阿里战投的大康农业遭遇深交所“追魂”27问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6月12日,湖南大康国际农业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大康农业”002505.SZ)收到了深交所关于2018年年报的问询函。虽然公司营收逐年增长,但是净利却连续三年下滑,2018年营收高达近134亿元,净利却变为巨额亏损6.85亿元。

令人费解的是,2010年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后第二年,大康农业就发生亏损。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养猪起家的大康农业在换了实控人之后热衷于资本运作,2017年底,吸引阿里巴巴入股大康农业原子公司、新西兰乳制品纽仕兰的中国经销商纽仕兰新云(上海)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此外频频去海外搞并购,近5年来50亿的募资有超六成用于海外并购,就在2019年1月,又公告拟募资28.8亿元。

从深交所的问询函可见,其中多个计提坏账准备和被深交所“抓现行”未计提坏账准备的,均是大康农业近年来在海外并购的标的。对于大康农业匪夷所思的业绩惨状,深交所在问询函中连发27问,要求大康农业6月19日前作出回复信披。

6年来频繁定增拟募资136亿

大康农业的前身是湖南大康牧业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7月,因为经营业绩不理想,大康农业抛出定增预案,拟向上海鹏欣集团、吉隆厚康实业等10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6.28亿股,募资不超过50亿元,其中鹏欣集团出资38.5亿元。非公开发行完成之后,鹏欣集团晋升为大康农业的控股股东,鹏欣集团董事局主席姜照柏成为公司的实控人,原实控人陈黎明出局。大康农业由此开启了频繁定增募资的模式。

2014年6月,大康农业抛出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25.1亿元,用于:(1)收购新西兰北岛牧场并改造项目;(2)收购新西兰洛岑牧场并改造项目。在执行收购时,公司将用募集资金收购鹏欣集团新设的香港公司(包括其下层公司)的股权,而该香港公司将间接拥有北岛牧场的所有权,且该香港公司的子公司签署了收购洛岑牧场协议。通过收购鹏欣集团新设的香港公司,大康牧业将间接取得北岛牧场的所有权,并可以实施对洛岑牧场的收购。

但到了2015年4月15日,大康农业表示,鉴于资本市场融资环境的变化及公司自身情况,决定撤回此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

2015年6月,大康农业再次公告,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 11.5 亿元,用于(1)改造克拉法牧场项目;(2)改造洛岑牧场项目。

2015年9月16日,大康农业又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鹏欣集团的通知,Overseas Investment Office(新西兰海外投资办公室)拒绝批准鹏欣集团全资子公司Pure 100 Farm Limited 提出的收购Lochinver Station(洛岑牧场)的申请,导致公司的非公开发行涉及的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暂时无法实施,公司决定撤回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2015年10月20日,大康农业撤回此次定增申请材料。

2017 年 9 月 12 日,大康农业再再再次抛出定增方案,在四次修订稿后,其方案确定为募资不超过20.6亿元,用于缅甸 50 万头肉牛养殖项目和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

但2019年1月3日,大康农业又又又公告称,“因为资本市场环境等因素发生了诸多变化,结合公司目前的实际情况,公司拟调整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方案”,决定终止并撤回申请材料。

2019年1月15日,大康农业披露最新定增预案,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9亿股,募资不超过28.8亿元,用于缅甸50万头肉牛养殖项目、瑞丽市肉牛产业基地建设项目。

对于大康农业频繁的发布定增又取消又发布定增的手法,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认为,“讲故事”是“鹏欣系”的主要运作手段,在入主上市公司后,通过不断定向增发、高送转除权等抬高股价,然后高位质押股权或直接减持套现回笼资金,进行下一轮运作。

50亿募资六成海外并购

大康农业几乎每年都在玩定增又撤销的游戏,实际算下来,真正真金白银募到的就是2013年易主那一次的近50亿元。

鹏欣集团2013年入主大康农业时,募资50亿元拟投向5个项目。当时公司称募投项目实施后将以猪肉养殖为基础,提供蛋白质含量更高的羊肉、牛肉产品及乳制品业务,并预计项目达产后,年产值将达70.36亿元,将接近2012年公司7.05亿元营业收入的10倍。

但很快目标就更改了。根据大康农业披露的募资使用情况,50亿募集资金,8次变更募项目,包括部分变更及终止湖南、安徽的肉羊养殖项目,转而将募投资金投入到海外的资产并购中,增加了5个并购项目,分别为7.02亿元收购安源乳业100%股权及洛岑牧场、2亿元增资克拉法牧场、13.36亿元收购FiagrilLtda.(巴西农业企业)股权、8.3亿元收购Belagrícola和 LandCo股权及新的国际农业并购项目。新增项目投资总额为30.68亿元,占募资总额49.66亿元(扣除相关发行费用后的净额)61.78%。

从深交所的问询函可知,这些海外并购项目,业绩都不甚理想。问询函中提到,大康农业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欠款方中,排名第3至5位的分别 Petroleo Brasileiro s a Petrob、Marino Jose Franz 和 Sage Connect Limited;分别对应应收账款余额为8077.89万元、5700.13万元和5221.31万元,均未计提坏账准备。公司对Syngenta Proteção De Cultivos 5,224.31万元的预付账款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大康农业子公司HDPF、DKBA及其子公司期末账面余额为14.94亿元,坏账准备余额为1387.98万元,计提比例仅为0.93%,问询函质疑是否充分计提坏账准备。

“营收每年增长是不是因为并购导致合并范围扩大、但并购主体的业绩与预测差异巨大导致亏损,巨亏可能是因为原来并购溢价很高、业绩与预想的差距很大而计提了大额的商誉减值。”某上市公司董秘兼财务总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大康农业的并购主体都在海外,且远在南美洲、大洋洲,标的具体业绩如何无法知晓,计提坏账准备“主要原因就是并购标的的经营业绩与并购前的期望大相径庭”。对于大康农业一定要远赴海外并购,对方表示,“不排除洗钱的可能性。”

大康农业为何频繁定增又撤销?为何频频选择海外并购标的?为何每个海外并购标的都是计提坏账准备?《华夏时报》记者就此采访大康农业,但未获得回应。

扣非净利连续三年均亏损

深交所问询函显示,大康农业2016-2018年分别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622.33万元、2377.62万元和-68520.43万元;实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 -4119.46万元、-21623.70万元、-83149.72万元。问询函要求说明公司连3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负、净利润和扣非后净利润呈现明显下滑趋势的原因。

大康农业2018年四个季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6563.04万元、15509.11万元、-1971.57万元和-11823.43万元。深交所也要求其说明第一至四季度现金净流量波动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

大康农业2018年年报披露,实现营业总收入133.95亿元,同比增长8.21%;净利润-6.85亿元,同比下降2981.9%,并且转盈为亏。从业务结构来看,“蛋白质食品贸易”是大康农业营收的主要来源。其中“大宗商品贸易”营收129.39亿元,占比96.6%;“食品销售”营收2.2亿元,占比1.64%;“乳制品”营收1.64亿元,占比1.22%。

年报披露,大康农业新的利润增长点仍然是肉牛业务板块。报告期内,云南瑞丽肉牛产业一期项目境内隔离场、屠宰场工程建设及运行调试继续推进。2019年,工厂力争实现20万头的年屠宰量,公司将进一步研究肉牛及延伸产业的发展趋势和产业现状,探索汇集肉牛养殖、屠宰、深加工与冷链物流为一体的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