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安倍首访伊朗斡旋,无力打破美伊对峙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6-13 12:50:15

摘要:尽管人人皆知安倍此行旨在为美国和伊朗直接谈判穿针引线,确保日本能源供应安全并凸显政治和外交大国地位,但是,由于美伊存在结构性矛盾,除加强日伊双边关系外,安倍此行难以完成预期的主要使命。

安倍首访伊朗斡旋,无力打破美伊对峙

马晓霖

6月12日至13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出访伊朗,成为41年来首次做客德黑兰的日本首脑。尽管人人皆知安倍此行旨在为美国和伊朗直接谈判穿针引线,确保日本能源供应安全并凸显政治和外交大国地位,但是,由于美伊存在结构性矛盾,除加强日伊双边关系外,安倍此行难以完成预期的主要使命。

中东城门失火,殃及日本池鱼

据伊朗通讯社报道,安倍抵达德黑兰当天向媒体称,伊朗是重要的地区大国,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随后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举行的会谈中,安倍提及20岁时与父亲首次访问伊朗并受到热情接待的美好记忆,盛赞两国长久与稳定的关系,称日本将“尽最大努力”消除中东地区的紧张局势,并对伊朗最高领袖发布宗教法令禁止开发核武器深表“幸福和赞赏”。

伊通社称,鲁哈尼在会谈中充分肯定伊日两国历史友好关系,尤其赞赏日本在长期参与伊朗建设特别是水坝、环保、能源等领域发挥的重要作用,表示继续欢迎日本参与包括恰哈尔港在内的重大项目建设,并共同参与叙利亚重建、结束也门人道主义危机以及打击恐怖主义。

鲁哈尼在谈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强调,伊朗曾是萨达姆政权化学武器的受害者,日本是美国原子弹袭击的受害者,理解日本对于核武器的敏感,强调伊朗只追求和平利用核能源而无意拥有核武器,呼吁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社会共同遵守安理会2231号决议,并遵守对伊核协议的国际义务。

据悉,安倍还将会见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并就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特别是伊美关系交换意见。但是,可以想见,安倍此行尽管受到欢迎并有望巩固双边关系,却很难推动伊朗无条件与美国重新谈判伊核协议。

安倍出访前夕,日本政府即称此行旨在发展日本与伊朗的传统友好关系,缓解地区紧张局势,促成美国与伊朗对话。安倍本月10日也在自民党会议上也表示,中东稳定直接关系到日本的稳定,他将在前辈打造的日伊友好关系的基础上发挥建设性作用。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也是能源消耗大国,但是,资源极其短缺,特别是驱动现代工业和经济的石油及天然气,基本完全依赖进口进而使其成为世界第四大石油进口国,其中90%的石油进口来自包括伊朗在内的中东。虽然日本与美伊冲突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美伊持续对峙及中东地区局势动荡却直接冲击日本能源和经济安全。1973年斋月战争爆发后,由于沙特阿拉伯等中东主要产油国将石油用做地缘政治工具,对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实行禁运并提高油价,迫使日本很快修正中东政策,采取相对中立和超脱的立场并延续至今。

美国对伊朗进行完全的石油禁运,导致日本中断与伊朗的石油贸易,被迫寻求其他进口来源弥补缺口。尽管伊朗石油占日本进口份额较小,但是,因为原油品质不同,日本将因“换油”而增加运输油轮和炼油设备调整的投资,加大石油消费成本。

更大的顾虑在于,美伊对峙加剧乃至引发波斯湾战争,日本的能源大动脉就有被切断的危险,届时巨大进口亏空很难在短时间内进行补救。即使美伊避免一战,但是,持续的紧张局势势必增加石油生产、运输成本,包括运费、保险和再保险方面的开支,推高日本制造业、运输业和电力部门的负担,拖累经济发展并降低民生质量。

据道琼斯新闻报道,5月初沙特油轮及相关设施受到袭击后,亚洲船运商和炼油企业已将使往中东的船只置于警戒状态,并预计海上保险费将上涨。日本石油协会会长高桥筑冈5月底再次明确表示,从中东购买石油的成本可能会上升,该地区运输船只的战争保险将扩大到包括阿联酋和阿曼以外的航运业务。因此,安倍此行与其说是在美伊之间做和事老,不如说是为了稳定能源运输线和降低能源消费代价而来。

其次,中东也是日本传统的投资和制造业大市场,特别是日本的汽车、大型机械和成套设备,一直在中东很受欢迎,近些年日本又在中东积极扩大时装和文化产业的市场份额。中东稳定将有利于日本扩大出口以平衡石油贸易逆差,尤其是伊朗及周边的伊拉克、叙利亚等国,日资日企都有较大的作为空间和较强的竞争优势。从这个角度看,美伊关系保持稳定有利于日本外向型经济的发展。

提升日本地位,难解美伊矛盾

安倍高调访问伊朗并受到热烈欢迎,成为两国关系史上一件大事。试图调解美伊矛盾本身,无形中将密切美日同盟关系并提升日本大国地位,凸显其在国际政治特别是中东地区的作用和影响力。据报道,安倍此行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期访日期间提出的斡旋诉求所致,也是罕见的美国求助日本进行外交帮衬的事件,当然也十分契合安倍政府实现日本大国梦想的战略意图。

新世纪以来,日本通过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并为美国全球反恐提供后援支持,已逐步将自卫队的活动范围拓展到传统区域之外,甚至在吉布提建立了补给基地。中东作为大国必争之地,日本从来在政治上未曾轻视过,并长期借助经贸、投资和人道主义援助拓展中东外交,近年又在教育援助和文化输出等领域深根细作。此次斡旋美伊关系,无疑将帮助日本在矛盾丛生的中东开启新的外交舞台。

当然,安倍很清楚中东地缘矛盾复杂,解开美伊关系的死结仅靠做伊朗的工作无济于事,相反,亲近伊朗反而可能得罪其他日本的中东“远亲”。因此,伊朗之行未启,安倍就相继与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等伊朗地区对手的领导人进行电话沟通。上述三国恰恰又是美国谋划与筹建的“中东版北约”的核心伙伴,也是推动美伊关系日趋紧张的地区因素。

然而,安倍此行尽管引人注目,但注定不会有太大收获,尤其是难以破解陷入僵局的美伊关系。美伊当下尽管各自都努力降低战争调门,都强调愿意和平解决争端,但是,双方事实上陷入严重的结构性矛盾且战略诉求大相径庭,除非一方做出重大让步或双方各让一步,否则,任何第三方力量都难以居中调停。

特朗普政府将伊朗视为中东一切麻烦的源头,经济上对伊朗“竭泽而渔”,不仅要使其“滴油不出”并切断其他外汇收入,还要通过二级制裁来遏制其他经济体与伊朗的经贸交往;军事上对伊朗进行恫吓,通过制造各种理由增加兵力和装备并提高警戒水平,试图动摇伊朗当局软磨硬泡的意志;外交上构建和扩大反伊联盟,试图肢解什叶派联盟来迫使伊朗成为“地区孤儿”。美国的终极目标是终结伊朗崛起努力并使其回归合乎美国标准和规矩的普通地区国家。

伊朗自视为地区超级大国,认定美国要牺牲伊朗的大国梦想来解决地区问题特别是巴以冲突进而重构新中东,其结果必然葬送伊斯兰革命后特别是“阿拉伯之春”8年来伊朗付出巨大战略投入及外交红利。因此,伊朗在坚持留守伊核协议并强调无意与美国开战的前提下,努力维持无核化进程统一战线,并利用阿拉伯国家内部矛盾来打破国际和地区封锁,同时继续通过巴以冲突、叙利亚战争、伊拉克派系矛盾和也门内战几大杠杆化解美国攻势。

美伊这种结构性矛盾和难以调和的困局,不仅日本等第三方无法妙手回春,美伊双方也因为战略诉求巨大差异以及复杂的内部政治图谱,谁都无心改变既定政策。因此,美伊矛盾与对峙势必难以降温,双方的相互指责、有控制的对立将作为舆论战、心理战而形成拉锯状态,甚至有可能随着美国准备新的大选而螺旋上升并形成时紧时松的平台期。

有鉴于此,中东局势暂时难以明显缓解,世界能源特别是石油市场的中东冲击波也会维持相对的频密态势。日本太过倚重中东石油,却无力推动美伊矛盾缓解,在无法很快改变能源结构的现阶段,只能无奈地多为美伊对峙买单。(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浙江外国语学院教授、“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