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评论正文

为什么越来越多叫嚷民粹主义口号的政治家当选国家领导人?

作者:赵灵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6-05 11:38:14

摘要: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思潮的勃兴,并不是无缘无故的,也不是在精英鄙视之下就会自动消失的。事实上,精英自身对此要负很大的责任。

为什么越来越多叫嚷民粹主义口号的政治家当选国家领导人?

赵灵敏

近年来,民粹主义越来越成为国际政治中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其佐证就是越来越多叫嚷民粹主义口号的政治家当选国家领导人。最近,一直高举印度教民族主义旗号的印度总理莫迪取得连任,勒庞领导的法国右翼政党“国民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击败了总统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成了法国得票率最多的政党。再往前,一左一右两位有强烈民粹主义倾向的总统分别在墨西哥和巴西就任,极右翼选择党在德国大选中取得历史性突破。更早的时候,排拒移民的“五星运动党”在意大利政坛崛起,鼓吹“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当选了美国总统……

民粹主义的概念并不确切,它只是一种情绪还是有稳定的核心价值,都是有疑问的。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民粹主义是作为精英主义的对立面存在的,而与左右翼没关系,左派可以搞民粹,右派也可以搞民粹。民粹主义的基本特征是对精英和专家的怀疑与不屑,主张依靠平民大众对社会进行激进改革,把普通群众当作改变的唯一决定性力量。所以就不难理解,几乎所有有民粹主义倾向的领导人,都有个性张扬、不修边幅甚至信口开河的毛病,因为只有这样才显得出和精英的差别,显得够平民化,能够和支持者同声同气。

在精英的话语体系里,民粹主义不值得一提,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在发泄绝望情绪而已。然而,民粹主义作为一种政治思潮的勃兴,并不是无缘无故的,也不是在精英鄙视之下就会自动消失的。事实上,精英自身对此要负很大的责任。

首先,贫富差距的扩大和中下层民众的失落感,是民粹主义兴起的物质基础。近年来,几乎所有主要经济体的贫富差距都在持续扩大,赢家通吃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已经被各种各样的民调数据所证实。而英国时隔多年的两次脱欧公投截然不同的结果,就是最生动不过的例证。

2016年7月,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贸然发动脱欧公投,结果英国意外脱欧。过去近3年来,脱欧进程的波折已经导致两位首相下台,英国社会严重撕裂,无法形成共识。按这个趋势下去,英国的进一步衰落甚至分崩离析都是大概率事件。很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不是英国的第一次脱欧公投。在41年前的1975年6月,在加入欧盟前身欧共体两年之后,面对英国社会在此问题上的不同声音,时任英国首相哈罗德·威尔逊也曾经组织过一次全民公投。最终,“留欧派”以超过66.7%的支持率获胜。

从1975年的66.7%到2016年的48%,留欧支持率的大幅度下降,根本原因是很多英国人发现加入欧盟不但没能带来好处,坏处反而一大堆。在2016年6月BBC推出的纪录片《Europe: Them or Us》中,有一集以英国渔业的衰败为例,描述了加入欧盟对当地传统行业的影响。影片中,居住在泰恩河北端的渔民约翰·埃利斯(John Ellis)吐槽说,在加入欧盟前当地鱼市一天的交易量是12000桶,现如今只剩下200桶。未加入欧盟的挪威和冰岛,至今还在向英国出口数以万计的鱼品,而英国自己的渔民却因为渔业配额限制被迫减少产量。在他劳作的海滩上,时不时出现被荒废的英国渔船木板,在海水的浸泡下已经露出青苔。

在精英的眼里,欧洲一体化的好处多得说不完,对他们本人来说,一体化也肯定是好事,他们可以方便地到处游走,他们的产品或理念也因此获得了更大的市场和关注。对于时时身处锦衣华服环境里的他们来说,一切都是这么美好,像约翰·埃利斯那样利益受损又因为能力见识有限而无处可去的大众,是不在他们的视野里的,这些人的困境,他们看不到,即使看到了,也很难有切肤之痛。最终,愤怒的大众用选票惩罚了精英,宣泄了怒气。脱欧就这样发生了。而美国那些选了特朗普的人,未必不知道特朗普不可能帮他们寻回失去的工作机会,但他们的首要诉求是教训对他们置之不理的希拉里。希拉里落败,这对他们就够了。

其次,过去几十年由精英主导的社会文化变革,进展太快,超过很多人的承受范围。二战之后,自由主义在西方世界占了主导地位。这种思潮的核心是去除政府加诸于人民身上的各种限制,张扬人的个性和价值,扶助弱势群体。于是,一些此前几百上千年都被严厉禁止和讨伐、带有耻辱印记的行为,比如卖淫、堕胎、吸毒、同性恋等,渐渐成了个人权利的一部分而见怪不怪。在精英话语里,这都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任何对这些现象的攻击和看不惯,就成了落伍、保守、反动的代名词。而为了保护弱势群体,政治正确应运而生,人们不敢乱说乱动,甚至连“圣诞快乐”都不能说,生怕被盖上“种族主义”、不尊重其他宗教的标签。

然而,怀疑和不满始终是存在的,任何一种力量都有相应的反作用力。在基督教文化里,反对同性恋和同性婚姻的人的疑问是:既然《圣经》规定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那么同性婚姻的基础是什么?同性恋都可以接受的话,下一步合法化的是什么?乱伦还是兽交?人的自由可以无限伸展吗?边界是什么?这股压抑了多年的情绪,近年来日益显性化。整天为LGBT群体鼓与呼,声称变性人可以自由选择上哪种厕所的民主党输掉了总统选举,而带领选民大声喊“圣诞快乐”,骂墨西哥人都是强奸犯的特朗普顺利当选。

第三,精英的自私和不负责任,消解了他们的道德立场,连带着他们的理念也被大众嗤之以鼻。真正的精英主义,精髓是律己和担当,享受权力的前提是承担责任,身先士卒,公平公正。现在精英之所以被鄙视被声讨,根本原因是精英们自己行为不端,不再遵守精英主义的行为规范,在利益面前争先恐后,面对困难躲得比谁都快。

在越南战争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权贵的子女走上战场、为国效命甚至牺牲的例子比比皆是。总统罗斯福的4个儿子全都上了火线,后来担任美国总统的约翰·肯尼迪也曾经参加二战,以海军上尉的身份在所罗门群岛和日军激战,差点丧命,约翰的大哥则死在了二战战场,而他们的父亲老肯尼迪是富商和美国驻英国大使。这种上层精英为国献身的精神,近些年已经荡然无存。克林顿、小布什、特朗普都曾经在越战期间被美军征召,但都通过各种方式逃过了兵役。到了伊拉克战争,一线美军的负担和牺牲几乎全由下层社会承担,精英阶层已基本置身事外:当时国会两院500多名议员,仅有6人的子女从军,其中只有一人在伊拉克服役,这就是已故参议员麦凯恩的儿子吉米。这也是麦凯恩生前备受尊重的重要原因。

2008年的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10年之久,华尔街精英的自私自利,给美国和全世界造成的破坏到今天也没有完全被消化掉。但那些始作俑者,不仅几乎无一受到惩罚,而且还得到了政府的救助,奖金分红完全不受影响。这些极端不合理的现象,不断推高着大众对精英的敌意。民粹主义和反智主义的流行,也就不难理解了。(作者为资深媒体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