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高西庆: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

作者:辜海燕 孟俊莲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5-27 13:07:57

摘要:高西庆指出,金融创新需要法制监管,但监管只是手段,要达到的目的是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的作用。

高西庆: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

本报见习记者 辜海燕 记者 孟俊莲 北京报道

5月25日,主题为“金融供给侧改革与开放”的2019年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清华大学新清华学堂召开。清华大学法学院郑裕彤讲席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原总经理、首席投资官高西庆作了嘉宾演讲,他指出金融创新需要法制监管,但监管只是手段,要达到的目的是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的作用。

资本市场的逻辑是什么?高西庆称,最基本的,我们允许市场存在,是因为市场对于资源配置能够起到最有效的作用,这也是我们党十八大上说,我们要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它是有条件的。

高西庆认为,金融创新与监管之间其实是有很大的冲突的。

他解释道,我们一方面说市场是需要效率的,需要效率要允许创新,需要人不断的突破边界,所谓边界就是大家习惯用的这些东西,可是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 “市场失灵”,经常会发现不断的会有各种各样的市场,本来看着好、做得挺好的事情,结果出了很大的问题。另一方面,因为市场本身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有个监管。政府方面需要对市场失灵的部分进行补偿。可是,我们发现又出了一个问题,政府方面一主动、一积极,特别努力的想要干这个事的话,把市场就给压住了。

高西庆表示,现在要考虑在资本市场上要允许创新,可是鼓励的同时,必须充分的想好还是有很多地方得十分小心的。

这个小心从哪来呢?高西庆提示道,党十八届四中全会所讲的要搞法治社会,不搞法治是解决不了的。没有法治,没有一个相对确定的可预期的法治结构的话,这个机制是弄不好的。

高西庆认为,科技创新其实更起作用,这种作用就是破坏性的创新。他举例说道:“欧洲人一周工作35个小时意见很大,要改成20个小时,我说我们都工作80个小时了,你们凭什么跟我们竞争。但是我们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其实就是要突破传统的东西。这种创新,如果真的能够比别人强,真的能创造一个风口,连猪都能飞起来的话,那么必须要有破坏性的创新。就是要把原来的机制打破,自然也包括原来的规则、原来的法律这方面的突破。”

高西庆指出,破坏性创新本来是创新中应有的旨意,可是抑制创新的监管就是因噎废食。在西方,至少在过去的八百多年里,甚至更远的时间,基本的规则是说法律所没有禁止的都是许可的,我们把负面清单的概念引入了我们自己的法律体制。负面清单在中国的机制里、中国的语境里原来是没有的,是我们所不熟悉的,最近几年越来越变成了我们自己的原则。但是要把这一点放在全国的范围之内,使所有部门接受。

高西庆表示,要让它能够进行必须有法治。

法治的基础是什么?高西庆进一步说明,法无禁止即可为,法非许可即禁止。重要在于它的可预测性。我们国家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任何法律,立法和改变都要有程序,使得整个市场是可以预测和讨论的。每一个政策出来一定会对一些人有利,对一些人没有利。不可能所有人都赞同的,但是如果理解到了就早早准备就行了,这就是法治。

最后,高西庆强调,监管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要达到的目的是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的作用。

他表示,不只是证券的监管权,各个部门都是一样的。基本的原则就是这样。因为每次讲创新的时候,好像政府多拿点钱给科学家就可以创新,或者政府批准新的机制时间缩短就可以创新,这是不够的。希望大家记住两个字,就是法治。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