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科创板 | 抗蛇毒血清核心研发人员仅4人 赛伦生物一家三口持有八成股份

作者:杨柳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5-24 21:18:46

摘要:此次冲击科创板,赛伦生物拟融资4亿元,将投入特效新药及创新技术研发项目、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改扩建厂房项目、急(抢)救药物急救网络服务项目。

 科创板 | 抗蛇毒血清核心研发人员仅4人 赛伦生物一家三口持有八成股份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柳 陈锋 上海报道

近日,医药制造企业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申请科创板上市,并获上交所受理。

据悉,赛伦生物是生物医药企业,此前于2016年2月份登陆新三板,后拟冲刺A股,2017年8月3日摘牌。而此次冲击科创板,赛伦生物拟融资4亿元,将投入特效新药及创新技术研发项目、上海赛伦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改扩建厂房项目、急(抢)救药物急救网络服务项目。

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其营业收入分别为8882.6万元、1.22亿元、1.5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99.4万元、1亿元、5097万元。

家族绝对控股 供应商存风险

赛伦生物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专业从事抗血清抗毒素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生物医药企业。公司的主要产品为抗蛇毒血清系列产品、马破伤风免疫球蛋白(F(ab’)2)、抗狂犬病血清等。

公司的主要产品中,抗蛇毒血清为目前国内独家产品,在国内尚无可竞争的同类或替代产品,世界卫生组织指出抗蛇毒血清是治疗蛇伤的唯一特效药;马破免疫球蛋白是破伤风抗毒素的升级产品,目前也是国内独家生产,用于破伤风的预防和治疗,其副反应显著低于国内常用的破伤风抗毒素产品。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于马破免疫球蛋白、抗蛇毒血清。

马破免疫球蛋白是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重要来源,报告期各期的收入分别为 5783.45万元、6804.15万元及6888.59万元,占公司主营业务的比例为 65.11%、55.73%及 45.53%;抗蛇毒血清系列报告期内的收入从2016年的3094.7万元增长到2018年的8243.26万元,收入占比也从 2016年的34.84%增长到2018年的54.48%。

同时,近两年来,上海赛伦对于大客户的依赖在逐渐减少。据记者了解,2016年至 2018年,来自前5名客户合计的销售额占发行人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40%、74.99%和49.58%。

招股书解释道:“2016 年国药控股的销售金额占比超过 50%主要是由于2016年大部分地区尚未实行两票制,公司主要客户集中在国药等大型经销商,随着两票制的推行,公司经销商开始分散,大型经销商收入占比随之降低。”

供应商方面,目前最大的供应商来自山丹县天马科技有限责任公司,采购占比达到20%以上。赛伦生物还提示称,报告期内,赛伦生物生产所需马匹全部采购自山丹天马,山丹天马与公司业务合作时间至今已逾十年。如山丹天马所供应的马匹大批量存在检疫不合格问题,或者因其他突发因素导致其突然终止与公司合作,公司可能面临短时间内无法找到可替代马源,而因马匹供应短缺导致的安全生产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具有高科技研发能力的医药企业,目前公司的控股权高度集中于家族成员手中。

其中,赵爱仙直接持有公司 3684.80 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 45.40%,范志和、 范铁炯通过控制置源投资间接持有公司 29.57%的股份,范铁炯作为赛派投资的唯一执行事务合伙人,可通过赛派投资控制公司 3.70%的股份。其中范志和与赵爱仙为夫妻关系,范志和与范铁炯为父子关系,赵爱仙与范铁炯为母子关系。

因此,赵爱仙、范志和、范铁炯一家三口合计持有公司78.67%的股份,为公司实际控制人,拥有的表决权能够对公司实施有效控制。

上海一位上市公司董秘对记者解释:“尽管公司股权结构长期稳定,且已经建立了规范且得以有效执行的《公司章程》、三会议事规则、 独立董事等管理制度,但是如果公司实际控制人滥用其控制权地位,刻意损害公 司或中小股东利益,且无法从公司制度层面予以约束,公司将面临因控制人不当控制导致的利益输送或侵占等风险。”

研发风险犹存 核心技术人员仅4人

根据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赛伦生物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2.23%、6.46%和8.37%。

2016年其研发投入较高是因为公司的委外研发费占比较高,为1605.7万元,主要是因为公司委托无锡药明康德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所进行的关于人源性单克隆抗体研发平台开发项目,目前该项目由赛伦生物持股22%的参股公司赛远生物进行研究。

而公司目前所研究的多个项目预算金额在1.36亿元左右,大多项目还在初始研究阶段。此外,公司还曾花费近600万元进行抗埃博拉病毒血清研制,该研发已经终止。

上海一位医疗行业分析师张慧慧曾经向记者表示:“现在很多医药型的企业,前期研发投入比较大,退出也比较慢。从一个创新药的角度来讲,这些医药生物技术公司,研发的巨大投入和不确定性是他们最大的风险。”

此次冲击科创板,赛纶生物称,拟以募集资金中的2亿元投入“特效新药及创新技术研发项目”,该项目涉及11项在研新产品、3大项现有产品技术升级以及工艺技术平台的研发投入,计划实施周期为3年-6年。

一般来说,医药行业新药上市前往往需要专业团队通过长时间的实验,这就给医疗企业的投资者带来了考验。

对此,泽生科技副总经理陈艺文认为:对于生物医药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两点。一个是科技,一个是金融,这是两个翅膀。生物医药企业本质上是一个高科技企业,从国际主流的医药市场来看,真正大的跨国医药集团都是高科技企业,高科技企业想要进步,必须在不断的发展科技的同时,更好的获取资本。医药行业最初几个教授,几个博士可以获得一些VC,到后面的发展,变成PE,后来就很有可能是在二级市场退出,整个资本市场形成一个闭环。现在我们国家的这个闭环就在科创板上。”

值得注意的是,赛伦生物研究这么多个项目的研发技术人员团队仅有以陈则为研发带头人的30人,其中核心技术人员仅有4名。

公司也在风险提示中表示:“如果公司研发技术人员团队特别是核心技术人员发生较大变动,且无法在一定时间内予以人员补充,则可能导致公 司面临因技术人员流失产生的研发进度滞后甚至在研项目失败风险。”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