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人物正文

艾丰是我名副其实的良师益友

作者:谭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5-23 16:00:34

摘要:艾丰是我的朋友圈中名副其实的良师益友,他对我很重要,感情上我俩亲如兄弟,事业上他是诲人不倦的老师。

今天(5.21)早晨打开手机《头条》一则艾丰逝世的消息,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四天前艾丰还就我希望当面向他汇报关于《竞合识记》作业请况的回复“近期活动较多,容后再联系。很想念。”在我的印象里,艾丰就是一台电动机,一直活力十足地不停地工作着。这天上突然降下来的噩耗,一下子把我和老伴都砸矒了,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怎么会走得这么早,这么急,这么突然?!我还有好多话要对他说,还有许多问号要请他解答。艾丰是一位难得的人才,他不幸逝世是我们的一大損失。艾丰的逝世,我如同失去亲人一样无比悲痛。

艾丰是我的朋友圈中名副其实的良师益友,他对我很重要,感情上我俩亲如兄弟,事业上他是诲人不倦的老师。他在《人民日报》社工作期间,我俩直接接触机会不多,但是他的文章我是必读的,他早期几篇创品牌创名牌的论文征得他同意,我让《服装科技》杂志连载,以期引导服装产业早上品牌之路。他对服装业情有独钟,走遍大江南北,四处奔走呼号,推动服装业由大变強,服装产业几万个品牌是全国各产业品牌最多的产业,与艾丰的努力不无关係。他调任《经济日报社》任总编辑后,工作更忙,更不便打扰,时而见面,请教点问题,拿本他的新书就走。他退下来之后,我们来往多了起来,他拿到项目,譬如,“罗蒙企业文化”,“名瑞婚纱”,总是带我一起到现场调研座谈,一起分析总结,这是我向他学习的最好的机会。他主持中国品牌联盟,约我参与论坛,碰撞火花,增长见识,我在论坛上提出当下进入“轻快时尚”时代的覌点,与他一起探讨“时尚中性”的概念,归纳轻快时尚的核心价值是绿色价值观,他用手机传来他对绿色价值观的概括:“截止目前,人类价值观的核心是金钱—不管用什么语言表达。这种价值观已经危及人类自身的生存和发展。人类必须树立另一种绿色价值观,绿色价值观的实质就是老祖宗的‘天人合一’—不管用什么语言表达。”我俩还应约为“中国国际茶业博览会”做策划顾问,推动发表《中国茶业北京宣言》和《世界茶国北京宣言》,进一步疏理概括中国茶文化的四字核心内涵—“清、静、雅、和”,分别与日本的“和、敬、清、寂”和韓国的“清、静、和、乐”茶文化相应互通。我有疑难问题,相约见面对面交流,有时手机对话,他画龙点睛,往往令我顿开茅塞,上个台阶。如,我一直在思考竞争与竞合的长短,从心理历程出发点上分析,我认为竞争的心理出发点是“我”,而“竞合”的心理出发点则是众人,得出竞合力必然大于竞争力的看法,认定竞争从根上就输给竞合了。去请教艾丰做判断,他稍加思索,便说:“我”字后面加个“们”,“我们”的力量肯定大于“我”的力量。

2015年春,为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一百周年,我写了一篇纪念文字。我从耀邦同志带头穿西服,写他改革开放之初重视纺织服装业发展,起到了纺织服装立国的作用。请艾丰看了第一稿,他看后打电话给我,明确指出,改革开放初期,耀邦同志抓到中国经济的关键部位纺织服装,从发展阶段上说,针对性很强,可以说是“服装立国”。但是,经济也是历史的经济。这篇文章有历史感,但缺乏理论框架,如果能写出耀邦同志抓住了中国历史转点上经济发展中的战略关键部位,并从中找出它有什么特质,总结升华出当前也能够适用的经济方法论会更好。于是,我就从经济方法论的角度继续写了第二稿、第三稿,把耀邦同志抓国家经济建没,从抓服装、抓纺织到抓轻工扩展进开来,内容更丰富了,视角也更清晰了。再请艾丰审阅第三稿,他看后给我发来短信写道:“看了没有再多的意见,耀邦抓经济的重要方法和思想,抓住了能够推动全局的突破点。毛泽东讲了农轻重的关系,但没有指出从哪突破。纺织轻工突破,一有市场,二见效快,三积累资金,四大家都能干,五把农和重连起来了。”读了他的短信,再对照耀邦同志一系列关于我国的经济结构的论述,其中,耀邦同志1979年就云南白药生产出口批示,指出了轻纺的“五条特质”,我顿时开悟了,又改写了第四稿。《百年潮》于2015年7月编发表了这篇文章,定名《胡耀邦与改革开放时期的轻纺工业》。我在这篇文章的结束语这样写道:“可以说优先发展轻纺工业,是当时我国这个东方农业大国经济起步阶段,西方‘服装立国’的中国版。产业地位是一个历史现象,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而转移。历史的脚步已经迈进了互联网时代,雖然轻纺工业‘带动’的历史地位已经转移,但胡耀邦同志经济思想方法论,不仅不会转移,而且它依然放射着指导现实的光华,照耀着我们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前进道路。”

艾丰出版新作,一般都赠我精神食粮,先睹为快。可以说艾丰文库的系列图书我几乎都拜读过,其中尤其《中介论》一书我特别推崇,我要求两个儿子和部分亲朋子女们把《中介论》做为人生成长的必读课本。

我不仅读艾丰的著作,还读艾丰的“无字书”—思想方法和行为方式。他是我重点跟踪、学习、观察和思考的几个样板人物之一。二三十年来,我读艾丰,收获了一幅艾丰“五有”的速写画:艾丰—一有哲学底子;二有记者的眼睛和头脑;三有学生的学习态度;四有干将的凤采;五有“不在其位,亦谋其政”的责任心。当记者时的艾丰,经常给中央领导包括朱镕基总理等写建议。他曾对我说,贯彻党的十四届五中全会精神,他为《人民日报》撰写的“论农业产业化”社论送审稿,中央没有通过,他认为我国农业产业化是经济发展的一个根本性问题,不能一审不过就泄气,于是他直接去找时任主管农业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姜春云当面汇报,陈述利弊,终于获得中央认可正式发表。后来,我和朋友策划开发乡村旅游景区青島樱皇谷景区时,请艾丰题写“农耕文化园”,石刻象征中央1号文件五米高的石碑屹立在景区之中。他写自己记者生涯一书时,起初曾企划命名《想总理所想》,后来听了《人民日報》总编辑范敬宜的意见,而改名《一个记者能走多远》。有一次,范敬宜和我谈起此事,曾歉意地说,当年是我多言,其实改后的这个书名,不能纪实艾丰的真实胸怀。

退休后的艾丰,记者身份也没有了,但他关心国家大事的责任心一点没改。我曾建议趁他身体好,精力足,排除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拿出点精力,思考一下我们国家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这件大事。他对我说也有一位朋友向他提出了同样的建议。不久,他真的接受了这个建议,写出了一个近万字的提纲,让我先阅读,然后相约到他建外SOHO办公室一起讨论了半天。后来,他郑重地向中央呈送了《关于我国政治体制改革的思考》。2010年后,他又告诉我说,这两年又向中央提出了两件大事的建议。第一件,农村土地流转,有些农户得了实惠,有些农户还提心吊胆,失去土地以后日子怎么过?用艾丰自己的话说,他把土地使用权这层窗户纸给捅破了,向中央建议,让土地的国家所有权,农户的使用权,承包商的经营权,“三权鼎立”,以国家的名义,蓋上大国嶶图章,给农民颁发土地永久使用权证书,让农民吃上定心丸。中央已经接收了这个三足鼎立的建议,并开始施行。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央视的纪实片中用不少镜头宣传了农村“三足鼎立”的改革成果,一次电话上,我俩谈及此事,我说没见到你艾丰的身影,他笑着说,这不重要,采用了就好。第二件,建设海洋强国,从哪里入手,艾丰提议先建设我国300多万平方公里海洋信息系统。这个建议的实质是,先认识自己的海洋面貌,掌握自己的国家的海洋家底。习近平总书记对这份建议做了批示,这是一位老同志关于建设海洋强国的建议,请召集有关部门认真研究。我说总书记称你为老同志啊,他乐呵呵地说,你我都奔八十的人了,不就是老同志了吗。据悉,这份建议已经进入中央国家机关许多部门的联动议程。

谭安 2019年5月21日于京城贾家花园

编辑:冯磊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