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国六排放大限将至 车企经销商表示压力山大

作者:王瑞斌 翟亚男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16 18:04:52

摘要:随着国六时间表的落地,很多地方的国三车型正式进入了淘汰期,那么根据之前的经验,随着国三车型逐步进入淘汰报废期,就意味着国四车型的审验、过户在一些地方就要受到限制了。那么这样的情况下,国五车型注定面临贬值的现实。

国六排放大限将至   车企经销商表示压力山大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瑞斌 翟亚男 北京报道

离7月1日还有不足两个月(部分城市施行国六的日子),许多车企忙于国五到国六的技术升级,经销商发愁堆积如山的库存车,消费者在迷茫要不要等一等购买新标车型……车市呈现出混乱、迷茫的状态。无论如何,国六排放标准的升级都将深刻影响车企、经销商和众多消费者,尤其当这一政策和车市下行压力叠加,局面开始变得复杂。

车企进度各不同

2019年本应该是国六车型的元年。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市面上能够买到的车型仅为24款。需要说明的是,多数企业只是公布申请国六车型,但在市场终端依旧无法购买。如长安的CS35 plus,厂家虽然表示已经有国六储备车型,但是并未在市场推广。

记者发现,2019年上市的新车依旧出现了国五的身影,如东本的享域、长安CS85、东风风行T5L,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各个车企执行国六的进度。在执行国五转化国六的过程里,合资品牌快于自主品牌。例如,东风日产、上汽通用、华晨宝马已经将旗下多款车型升级为国六。而自主品牌里仅有吉利和长城率先实现了国六车型的部分升级。

如何应对国六排放,各家车企可谓各显神通。典型代表是,上汽选择通过三缸机完成排放标准,而奔驰则是将1.3T发动机下放到旗下A200上,也有消息表示,新款奔驰GLC将采用1.5T发动机。而日系代表,则是通过混动来完成国六的严苛标准。

在全国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看来,部分地区7月1日开始执行国六排放标准对车企来说压力巨大,尤其是自主品牌,不仅要有符合国六要求的产品,还要在不到两个月内清空库存,完成产品切换,压力颇大。

也有专家认为,成本投入在任何商业活动中都非常重要。而国五升级到国六实际上从汽车的成本来说,无疑是增加了研发和制造费用。对于这种情况,过早涉及国六车型,无疑是给自己增添难题,除了投入更大的成本满足制造国六标准,一旦因为技术上的失误造成汽车在市场上面的大面积故障,还要承受召回的损失,所以车企会适时升级国六排放标准,把握好节奏,控制成本,合理地分配现有排放标准车型与新排放标准车型的生产制造与销售的分配。

对于经销商的影响

5月10日,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发布2019年4月份“汽车经销商库存”调查结果,4月份汽车经销商综合库存系数为2.0,同比上升20.5%,环比上升11%,库存水平位于警戒线以上。

与之相对应的是,今年4月我国汽车产销同比降幅扩大,产销量分别完成205.2万辆和198万辆,环比分别下降19.8%和21.4%,同比分别下降14.5%和14.6%。

根据各个厂商的销量数据来看,多数厂商都处于下滑态势。4月份销量前15的厂商中,前五个集体下滑,倒是本田、丰田形成的日系品牌和华晨宝马和北京奔驰组成的豪华品牌在销量上持续增长,头部品牌的销量下滑和大量自主品牌的集体沉沦代表了整个中国车市的持续低迷。

今年关于汽车下乡和增值税税率下降等利好消息不断刺激车市,但最终效果并不理想。外界认为,指导性政策本身有很大的弹性空间,农村大宗消费能力依然不足,加上城镇化迅速推进和大多数厂商本身没有真正降价优惠的决心和魄力,因此,两大刺激政策对于扭转乘用车市场销量下滑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为了刺激消费,上汽集团率先吹响号角,豪掷30亿元现金红包,支持荣威和MG名爵惠民换新,此后吉利、长城、长安等主流车企都不约而同加大了优惠力度,在这场以“救市”为根本的价格战背后,是车企面临车市萧条的焦虑不安。

购买力下降是导致经销商库存升高的主要原因。记者走访了北京多家4S店,调查了三十款国五车型,八款国六车型。调查范围内的国五车型均有优惠,其中包含畅销车型凯美瑞、雅阁以及迈腾。反观国六车型价格坚挺,目前没有市场优惠。以JEEP大指挥官四驱悦享版为例,国五车型的价格为28.98万元,目前市场有三万元的优惠,但是国六车型还是按照原价销售。

相较于2019年初,目前车企的优惠力度更大。例如迈腾全系优惠2万,君威全系优惠3.3万,昂科威全系优惠3.5万,迈锐宝最高优惠6.5万。一方面是库存不断的攀升,另一方面是国五车型的加大打折力度。这两个现象都能说明,国六来之前的震慑力。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样的价格变动也属正常现象。从产品本身来看,由于国六对排放标准有了苛刻的要求,因此车企在升级改进排放系统时自然便会增加了造车成本,其中满足国六标准的三元催化器等零部件的成本费用价格也不菲,而增加的这些成本车企自然会加在汽车售价上。

不过,也有部分经销商表示并不担忧国六的全面来袭。他们表示:上海今年3月1日就要实行国六排放标准,最后还是推迟到了7月1日。北京虽然要在7月1日实行,但是目前在售的车型大部分都是国五,要执行起来有一定难度。

记者发现,2019年7月1日是很多省份开始实施的日子,有一些省份将日期定在了2020年的7月1日,而随着国六时间表的落地,很多地方的国三车型正式进入了淘汰期,那么根据之前的经验,随着国三车型逐步进入淘汰报废期,就意味着国四车型的审验、过户在一些地方就要受到限制了。那么这样的情况下,国五车型注定面临贬值的现实。

如今离部分地区国六排放标准全面实施已不足两个月,短时间内完成技术革新与产品迭代,对于车企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其中又以自主品牌为甚。

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