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坏账准备高企是否存在调节利润嫌疑? 盈利陷入停滞的豪美新材背后有多少疑问

作者:韩永先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16 16:24:22

摘要:可比的同地区、同行业上市公司已陷入业绩增长困境,主营业务为铝合金型材和系统门窗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的广东豪美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豪美新材”)幻想依靠 “加工费”生存模式闯关,业绩看似向好,背后有多少疑问?

坏账准备高企是否存在调节利润嫌疑? 盈利陷入停滞的豪美新材背后有多少疑问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韩永先 北京报道

可比的同地区、同行业上市公司已陷入业绩增长困境,主营业务为铝合金型材和系统门窗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的广东豪美新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豪美新材”)幻想依靠 “加工费”生存模式闯关,业绩看似向好,背后有多少疑问?

盈利能否持续?

豪美新材提交A股IPO招股书显示,公司拟在深交所上市,保荐机构为光大证券,此次拟公开发行5821.41万股,融资7亿元,投向铝合金新材、研发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豪美新材主要产品包括建筑用铝型材、汽车轻量化铝型材、一般工业用铝型材和系统门窗。2016年至2018年报告期内,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铝合金挤压型材。

报告期内,豪美新材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 19.44亿元、23.63亿元、26.82亿元,保持稳定增长;实现净利润分别为9064.47万元、1.13亿元和9433.85万元。营收和利润看似稳定增长的表面繁荣下,却是公司不得不面对的盈利能力下滑隐忧。

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豪美新材报告期实现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234.78万元、8373.47万元和8648.13万元,基本已陷入停滞状态。

报告期内,豪美新材主营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平均在 99.90%以上,因此主营业务毛利率决定了公司综合毛利率水平,而公司的主营业务铝型材销售毛利率在报告期持续下降,致使公司综合毛利率不断下滑,分别为 19.52%、17.92%和 16.38%。

豪美新材不得不向规模要效益,实行不断扩张的计划,从2016年到2018年公司的年产能已从10万吨提升到15万吨,年产量从10.38万吨提升到13.96万吨,年销量从10.31万吨提升到13.41万吨。

公司称,目前公司的竞争劣势已是产能不足和融资渠道单一,公司急需突破现有产能瓶颈,扩大生产规模以提高公司铝合金型材的生产加工制造能力。 但是目前豪美新材已经面临增收不增利,盈利能力持续下滑的状态,公司依靠产能扩张的道路能否实现业绩持续增长?

或许同处于广东地区的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已给豪美新材的未来提供了前车之鉴。

广东和胜股份(002824.SZ),2017年1月12日正式登陆深交所,带着产能扩张计划,但是上市后业绩快速出现变脸,2017年、2018年营收实现增长分别为8.41亿元和10.65亿元,净利润却在不断萎缩,两年分别为6518.85万元、1873.34万元,同比降幅分别为13.09%、71.26%,今年第一季度甚至直接出现亏损。

规模化增长并没有给和胜股份带来业绩的持续平稳上升,反倒给公司造成了经营压力,而目前豪美新材的规模化扩张也同样在积聚经营风险。

为促进营收增长,豪美新材规模化发展直接带来了公司应收账款高涨,2016年至2018 年末,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5.51亿元、6.40亿元和7.29亿元,占公司营收的比例高达28.34%、27.08%和27.19%。

报告期内,豪美新材账龄 1 年以内的应收账款余额占比平均为90.32%,公司报告期每年计提的坏账准备分别高达3329.57万元、4949.17万元、6107.72万元,几乎接近公司扣非后的净利润。

规模化发展带来的高比例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行为?《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致函豪美新材寻求解答其中的风险,但是公司以目前公司处于静默期,不便接受媒体采访,无法回复问题为由拒绝回答。

发展面临市场风险

对于未来几年,豪美新材称主营业务将继续紧紧围绕铝合金材料及系统门窗幕墙一体化服务两大业务领域,借助于市场运营优势、技术优势和成本优势,不断巩固和保持市场领先地位。

而此次募资计划,公司拟投资5.77亿元用于铝合金新材建设项目,再次扩大公司的产能,项目建成后公司将具备年产4.5万吨高性能铝合金材料及制品的生产能力,3年内实现 100%达产,年可实现营收9亿元,净利润 8284.30万元。

豪美新材认为,公司虽然已对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可行性进行了充分论证,但若未来受到宏观经济环境、产业政策调整、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价格波动、市场需求等不利变化的影响,募投项目将有可能达不到预期收益。

而事实上,目前公司面临的宏观经济环境、上下游市场环境、人力成本等均已出现不利变化。

从豪美新材铝合金挤压型材主要应用的市场端来看,房屋建筑、汽车轻量化、交通运输、自动化设备、消费电子、电信通讯等领域均已进入下行周期,尤其是公司依赖的建筑行业受国家加强房地产调控影响,开发投资额增速开始放缓,陷入调整期。

汽车、消费电子行业也在2019年出现明显的市场萎缩。这都将给豪美新材生产经营和市场销售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

原材料方面,近年来,国家去产能造成铝锭价格大幅上升,豪美新材主营业务成本中,直接材料成本占比超过 80%,其中,公司主要原材料为铝锭。报告期内,公司铝锭平均采购价格分别为10.75 元/公斤、12.64 元/公斤、12.35元/公斤。

豪美新材对产品采取“铝锭价格+加工费”的定价模式,原材料价格上升直接压低了公司的业绩收益。

根据行业内定价模式,豪美新材产品毛利率受加工费影响较大。 2016年至2018年,公司所有铝型材产品的平均加工费分别为 0.62 万元/吨、0.59 万元/吨、0.62 万元/吨,期间甚至出现下滑,如公司收取的加工费大幅下降,将对公司的盈利能力造成负面影响。

同时,加工生产的另一项主要成本人力资源成本在不断攀升,2016年至2018年,公司支付给职工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分别为 1.71亿元、 1.94亿元和 2.23亿元。

如果豪美新材采取的措施不能有效抵消人力资源成本上升带来的成本压力,那么将会对公司业绩造成影响。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