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管不“认”年报违规担保7.8亿元,旗下网贷平台被立案 赫美的故事还怎么讲?

作者:闫军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5-13 18:37:04

摘要:经历了“过山车”行情的投资者又迎来了赫美的一记暴击,4月30日,*ST赫美深夜发布了21条公告,并购失败、收到监管关注函、股票被*ST,最让投资者诧异的是,*ST赫美三大高管在年报开篇同时表示: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性。

高管不“认”年报违规担保7.8亿元,旗下网贷平台被立案  赫美的故事还怎么讲?

见习记者 闫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在牛市行情下与涨停板限制之下,股价从5.41元窜至21.41元再下跌到6.46元需要多久?*ST赫美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不需要太久,3个多月足矣。

经历了“过山车”行情的投资者又迎来了赫美的一记暴击,4月30日,*ST赫美深夜发布了21条公告,并购失败、收到监管关注函、股票被*ST,最让投资者诧异的是,*ST赫美三大高管在年报开篇同时表示: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性。

屋漏偏逢连夜雨,5月7日,《华夏时报》记者从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发布案件情况通报了解到,*ST赫美旗下P2P平台联金所被立案侦查有了新的进展,警方已冻结“联金所”在浙商银行的保证金500万元,警方持续督促推荐方加紧回款。目前,深圳赫美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小贷推荐方)已回款2496万元,北京聚融优合技术有限公司(妙优车)已回款473万元。

违规担保等问题导致巨额亏损,旗下小贷等互联网金融平台更是一笔糊涂账,*ST赫美怎么了?

三大高管宣布“不保证年报真实性”

*ST赫美2018年年报显示,报告期内赫美集团营业收入19.18亿元,同比下降20.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6.15亿元,同比下降1221.45%

巨亏16亿元已属罕见,然而这份年报却不可信。原因在于,*ST赫美2018年年报开头,其总经理于阳、副总经理李丽、财务总监韩霞均表示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并对公司年报不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

其中,于阳的理由是由于公司债务纠纷及公章管理不善,本人无法确定是否尚有未经过董事会审议但对公司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合同及协议;李丽则表示,由于本人2018年处于长期休假状态,难以全面获悉公司经营管理资料;韩霞给出的理由是,由于公司2018年度审计报告被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故无法保证公司2018年度报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而最近被立案调查的广东正中珠江会计师事务所对于*ST赫美“无法表示意见”,该律所指出,赫美财务报告内部控制存在5个重大缺陷,包括疑似关联方大额资金往来;违规使用公司公章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提供对外担保;违规使用公章签署借款协议,资金未流入公司,形成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资金;公司涉及多项诉讼,主要银行账户、子公司股权、多处房产、土地及设备被冻结,大量逾期债务,但公司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公司投资管理不善,导致赔付大量违约金。不存在非财务内部控制缺陷。

A股上市公司的奇葩年报已经不局限于单项数据做假,高管直言我们“可能发了个假年报”,这份“耿直”显然不能获得投资者的原谅,也难以推脱其责任。

“《证券法》《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已经规定,上市公司董事、监事、 高级管理人员应当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完整。赫美高管表示无法保证年报的真实性显然说不通。”华南一位律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一位业内人士也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会计师事务所“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是较为严重的审核意见,本质上是已经表明年报不具备真实性。

对于公司目前的运营情况、年报中哪些问题是不能保证真实性的以及有无应对的举措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与*ST赫美相关负责人进行了沟通,对方表示,“目前无法接受采访。”

此外,副总经理李丽表示长期休假,难以全面获悉公司经营管理的资料。但是从年报公布的薪酬方面来看,李丽2018年从公司获得的税前报酬为61.17万元,为高管薪酬之首。不少投资者质疑,为何长期休假仍然可以拿到公司最高薪?《华夏时报》记者就此向李丽方面求证,但是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违规担保7.8亿元 62个账户被冻结

广东正中珠江会计所表示,赫美集团违规使用公章、控股股东凌驾于内部控制之上,与关联公司大额资金且不存在相关协议,无法判断关联交易的完整性和准确性、无法确认控股股东以赫美集团名义对外借款的完整性。赫美集团2018年度亏损严重,面临较多诉讼及担保事项,主要银行账户、所持子公司股权、多处房产、土地及设备被冻结,大量逾期未偿还债务,以上情况表明赫美集团持续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上述问题也引发了深交所的关注,深交所关注函显示,根据 2018 年年报,报告期末赫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共计2.06亿元,公司违规对外提供担保共计7.80 亿元,公司含主要银行账户在内的 62 个账户被司法冻结。

针对这一问题,深交所要求说明赫美及控股股东就上述资金占用与违规担保事项是否存在明确可行的解决方案;如是,请说明截至目前的具体进展,并提出明确的解决期限。

据了解,深交所曾于去年12月7日,今年1月29日、3月11日多次发函问询赫美是否存在违规担保、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银行账户被冻结等情形。你公司回复称截至回函日,赫美称仅存在对控股股东之股东北京首赫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提供 3.50 亿元违规担保,未发现其他违规担保、资金占用情形或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情形。然而到4月30日,年报披露信息显示,违规担保的金额已经到达7.8亿元。

面对深交所质疑,*ST赫美于5月9日公告称,因回复工作尚需时间,预计无法在2019年5月8日前完成上述关注函的回复工作。为保证信息披露的真实、准确、完整,经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公司预计将于2019年5月15日前回复关注函。

旗下P2P平台被立案侦查

有数据显示,赫美集团自上市以来前后并购高大17次,涉及多个领域。动辄“买买买”的赫美深谙金融的重要性,其在金融领域布局了通过深圳赫美智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赫美智科”)投资了网贷平台联金所、深圳赫美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赫美小贷”)两家公司。

面对危机,两家金融领域的公司却没能够为赫美“输血”,数据显示,赫美智科2018年净利润亏损2.39亿元,赫美小贷净利润亏损5.18亿元。

今年年初,赫美智科持股20%联金所被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调查,目前正处于追缴回款的阶段。

早在2015年,联金所即曾与深圳赫美智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赫美智科”)(及旗下的赫美小贷)签署协议,所推荐借款项目均由赫美智科(小贷)承担担保责任。但是双方合作关系已于去年“决裂”,联金所表示,自2018年10月8日,赫美智科(小贷)因各种原因,无法按时履行对借款人逾期部分的担保责任(即时代偿)。联金所不再为赫美智科出现的逾期垫付。

此外,赫美2018年财报还披露了其为各渠道借款人借款提供代偿责任的明细。具体来看,赫美智科、赫美小贷作为代偿责任方,合作放款渠道除中国银行、华夏银行等银行外,还包括搜易贷、金斧子、融360、广金所、前海联金所等多家理财以及网贷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去年年底,除了前海联金所,赫美智科也未对搜易贷、同心科创金融、广金所、万惠投资管理等多家公司代偿责任履约。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