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上市公司行贿被骗上亿!天合化工荒诞一幕 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作者:帅可聪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5-7 10:37:24

摘要:在港上市的天合化工集团试图通过行贿达成股票复牌的目的,却被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不法分子诈骗上亿资金。有意思的是,参与实施诈骗的6人中,有5人仅有高中文化。

上市公司行贿被骗上亿!天合化工荒诞一幕 施骗者多为高中毕业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上市公司因涉嫌财务造假陷入停牌,公司高管为了股票顺利复牌而行贿,结果却被诈骗上亿元。如此荒诞的剧情由东北一家化工企业真实上演。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获悉,在港上市的天合化工集团自2015年3月开始停牌后,在长达两年多的时间里,试图通过行贿达成股票复牌的目的,却被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不法分子诈骗上亿资金。有意思的是,参与实施诈骗的6人中,有5人仅有高中文化。

5月7日上午,本报记者就该起诈骗案件及财务造假一事致电天合化工总部。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情况,将向有关领导汇报,但截至发稿未予回复。

涉财务造假陷入停牌

天合化工集团是一家主要从事精细化工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的公司,总部位于辽宁省锦州市。主营产品为润滑油添加剂和特种氟化物两大系列,包括200余种精细化工产品。官网称其是中石化、中石油一级网络供应商,国家科技部科技支撑项目基地。

2014年6月20日,天合化工在香港上市,募集资金约50亿港元,上市之初市值一度飙升至约650亿港元。天合化工集团创始人魏奇也因此跃升为东北首富。

然而上市仅两个多月,天合化工便遭到美国做空机构匿名分析(Anonymous Analytics)狙击,指其存在涉嫌夸大销售数据、与大客户纸面交易、财务造假等行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股市欺诈行为之一,价值为零。

2014年9月2日,天合化工盘中紧急停牌。次月9日,在就沽空报告做出澄清公告后,天合化工复牌,当日大跌近40%。

仅几个月后,2015年3月,天合化工因无法按时提交2014年业绩报告再次陷入停牌。2015年11月,香港联合交易所向该公司施加复牌条件,包括公布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尚未公布的财务业绩等。此后,由于无法获得香港联合交易所准许,天合化工2015年至2018年的年报和中期业绩一直未能按时公布,停牌至今。

期间,2017年5月25日,本就停牌的天合化工被香港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下称“香港证监会”)勒令停牌。香港证监会认为,天合化工此前披露的招股书及就匿名分析沽空报告作出的澄清载有虚假、不完整或具误导性的资料。

在2019年4月30日的最新公告中,天合化工称,有关联合交易所施加的复牌条件完成进度没有重大更新。就香港证监会提出的问题,公司已积极采取措施回应其关注事项。公司仍在等待证监会就其呈述作出回应。

为复牌行贿 被诈骗上亿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自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看到的一份北京高院终审裁定显示,自2015年3月天合化工停牌后,天合化工高层就开始寻找复牌捷径,结果遭遇连环骗局,损失惨重。

天合化工集团副总经理张某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黄莉琳,黄莉琳谎称能够接触到国家领导人,可以通过特殊关系帮助天合化工复牌。黄莉琳找到一位名叫付林的男子,付林将冒充国家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付普良引荐给黄莉琳,后由黄莉琳将付普良转介绍给张某等人。2015年4月至5月间,黄莉琳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共计骗得该公司1000万元。黄莉琳将其中500万元转交付林,付林将其中400万元转交付普良。

2015年5月至2017年7月间,“假冒首长”付普良又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共计2900万元。

有意思的是,在付普良的诈骗过程中,其他参与诈骗的人员在张某等人面前称付普良为首长或部长,帮助付普良掩饰虚假身份。付普良还曾在在天合化工集团锦州办公地考察,并出具了一份国家保密局认定天合化工集团系保密企业的虚假文件。承诺将天合化工集团办成国家保密企业以实现该公司股票复牌。

与此同时,2015年6月左右,黄莉琳还将冒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被告人杨有民介绍给张某等人,继续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办事费为名,骗得该公司2000万元。

2015年6月至2016年间,杨有民还虚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身份,以将天合化工集团办理成为国家安全部托管企业需要缴纳管理费、给领导解决用车、给领导过节费、给公安部经侦局局长钱款等名义,共计骗得天合化工集团8500万元和奥迪A8汽车一辆。

2017年9月1日,天合化工集团才发觉上当,委托关联公司在北京报案。至此累计被诈骗金额达1.44亿元。终审文件显示,这起案件涉及的6名参与实施诈骗的人员中,5人仅有高中文化,1人为大学文化。3位主犯最终被判处无期徒刑。

三大保荐机构已被重罚

为寻求股票复牌如此大费周章的行贿,结果还被骗了个血本无归。基于其涉嫌财务造假,天合化工的行径就不难理解了。

香港证监会对于天合化工涉嫌财务造假的调查已经全面展开。今年3月14日,香港证监会就天合化工上市申请过程中3家保荐机构失职行为已作出处罚。

3家保荐机构被罚的原因都包括,在担任天合化工2014年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联席保荐人时,没有履行其应尽的责任,其中包括没有就安排尽职审查访谈或确认访谈的模式及地点,直接与天合化工客户联络,没有处理访谈中出现的预警迹象,且访谈问题模糊不清。

其中,香港证监会对美林远东作出谴责并处以罚款1.28亿港元,对摩根士丹利作出谴责并处以罚款2.24亿港元。瑞银则是在担任包括天合化工在内的三宗上市申请的其中一名联席保荐人时均没有履行其应尽的责任。不仅被罚以共计3.5亿港元巨款,香港证监会还吊销了瑞银就机构融资提供意见的牌照,为期一年。

值得一提的是,在天合化工上市早期,有媒体曾曝光各大投行争聘天合化工CEO魏宣之女魏娇的丑闻。彼时的报道称,为了从天合化工的IPO交易中分得一杯羹,瑞银、Investec、摩根大通等三家投行都曾聘用过魏娇。瑞银高管朱俊伟甚至还曾因此遭内部停职调查。

如今,天合化工上市已经接近5年时间,足有4年多时间在停牌中度过。天合化工的股市前景未来恐怕仍不容乐观。

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2018年8月1日生效的除牌新规,天合化工在生效日期前已暂停买卖超过12个月,倘若股份在生效日期后仍持续停牌12个月,则联交所可取消该公司的上市地位。12个月期限将于2019年7月31日止届满,留给天合化工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