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启迪桑德6亿净利谜团:项目未开工 利润从何来?

作者:吕方锐 宋婕 帅可聪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4-27 00:14:35

摘要:《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得线索,提及启迪桑德涉嫌将在建项目的利润提前计入财报、循环套取项目资金,以“美化”财务数据。

启迪桑德6亿净利谜团:项目未开工 利润从何来?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吕方锐 帅可聪 宋婕 陈锋 济南、宜昌、西安、咸阳、南宁、湘潭、东源、北京报道

4月22日晚间,主营环保业务的上市公司启迪桑德环境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启迪桑德 000826.SZ)如期发布了2018年度报告。虽然营收仍有增长,达到近110亿元,但2018年度公司净利润6.4亿元,下降近五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在2017年为负的背景下,进一步下降100%。

亏损财报背后,或许另有玄机。近日《华夏时报》记者独家获得线索,提及启迪桑德涉嫌将在建项目的利润提前计入财报、循环套取项目资金,以“美化”财务数据。“你看2018年到现在,公司财务数据就做不起来了。因为它(公司)没有(足够多的)新中标项目可以拿来这样操作了。”一位接近启迪桑德的人士称。

近日《华夏时报》深度调查部多名记者分赴全国6省7市,证实南宁武鸣、广东东源、陕西西安等多地项目并未实际开工建设。记者掌握的材料显示,上述项目利润已经计入公司财务数据;湖北枝江项目在项目公司尚未成立的情况下,利润已经计入财务数据;湖北来凤项目在与政府解约后,利润仍被计入当期财务数据。

虽然这些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并未得到启迪桑德方面的正面回应,但短期内大量公司高管离职的信息已经被《华夏时报》记者证实。除了已经公告的六名高管离职外,2018年以来还有董秘马勒思(自称2018年10月已不参与管理,2019年2月正式公告离职)、公用事业部总经理傅海波、环境研究院副院长蔡红等人离职。未经核实的离职名单包括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刘朝迎、副总裁张景志等人。

离职高管的信息被一个个确认的同时,关于启迪桑德财务数据是否造假,也出现了多种说法。有离职高管面临记者的不断追问,无奈说道:“你也不要为难我……我还是感谢这个平台的,我不能给你透露太多东西。”亦有离职高管先表示“我没参与”,之后又称虚增利润一说“纯属胡扯”。

虚增项目利润疑云

“这个数据(利润和成本),就是各板块的财务把一季度的(财务)数据做出来之后,交给集团经营管理部及集团财务,集团财务交给会计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确认了这么多的数字、利润或工程量。确认完了(公司)会开几千万或上亿的(发)票。”公司一位离职高管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启迪桑德共有固废、水务、再生资源、新环卫和湖北合加五大业务板块。

按照其说法,每季度第一个月的月初,启迪桑德经营管理部会要求各业务部门根据项目中标情况和项目进展,制作部门业绩数据。由会计师事务所将数字确认下来。启迪桑德再开具对应数额的发票,将数据“坐实”。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了位于湖北省的枝江市城乡一体化乡镇生活污水处理PPP项目(下称“枝江项目”)。项目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月启迪桑德和枝江市住建局签订合同,5月下旬成立项目公司。而在公司一季度相关财务统计数据中,已经有枝江项目的利润了。

这份数据显示,枝江项目在2018年一季度可确认收入达到6632万元,成本则为5770万元,利润为862万元。彼时项目公司尚未成立。

有PPP专家向记者指出,污水处理项目在建成之前不可能产生利润。另有财会专业人士表示,项目未建成前,是不应该在财报中计入利润的。

既然项目尚未建设,收入和成本的数字是怎么来的呢?有知情人士以广西武鸣区项目为例,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据他的说法,相关业务部门在制作数据时,会按照武鸣区项目投资26.3亿元的70%,列出18.4亿元的建设费用,再从中提取20%的利润3.7亿元。这就是项目总的利润。但是公司第一年不敢把利润全部做进去,最后确定的就是2.6亿元。公司会根据当期的业绩目标来做利润,根据总体要达成多少的增长率来选择数字。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走访广西南宁,启迪桑德在当地中标武鸣区流域水环境综合整治项目。经采访核实,得知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拖延近一年,至今未到账,致使工程迟迟无法开工。而在内部财务数据中,项目一季度利润为2.6亿元,二季度利润为1.4亿元。

“年报中百分之百的数据是从这些(内部)数据中来的,但是年报中放了多少数据进去,我不确定。”接近启迪桑德的人士表示。

除了上述项目外,记者发现,启迪桑德曾中标湖北省来凤县乡镇污水处理全覆盖工程和来凤县城市污水处理厂提标升级、扩容改造及污水收集管网扩建工程PPP项目(下称“来凤项目”),并于2018年1月5日签署了项目合同书。

按照合同约定,启迪桑德的资本金应在15天内到位。实际上直到当年5月,“经项目实施机构多次催告”,启迪桑德的资本金都没能到位。2018年5月23日来凤县政府有关部门发布公告,宣布解除与启迪桑德签订的项目合同。

而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数据中,赫然出现了来凤项目的利润数据。项目一季度可确认收入高达约1.32亿元,利润为1317万元。

另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与启迪桑德解约后,来凤项目进行了二次和三次招标,均流标。目前在财政部的全国PPP综合信息平台项目管理库中,已经搜不到该项目。湖北政府购买服务信息平台上,项目的最新信息发布于2018年11月30日,是四次竞争性磋商公告。湖北宜昌君逸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是此次的采购代理机构,其工作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项目已经有单位中标。

多地项目搁浅

除前述项目外,《华夏时报》记者走访发现,启迪桑德在多地的项目因各种原因未能开工。

广东河源市东源县的整县推进城乡环境综合整治项目分三个子项目,启迪桑德中标西南片项目,项目投资共6亿元,费用全部由启迪桑德牵头的联合体投入。记者从当地有关部门处核实到,项目至今没有开工,原因在于启迪桑德一直没有支付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已构成违约。环保局曾向启迪桑德发送律师函,未获回应。

在湖南省湘潭市湘潭县,该县城乡供水一体化PPP项目由启迪桑德与湖南省第三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湖南三建”)于2017年11月联合中标,按照规划应于2018年完成两个水厂的建设。而近日记者走访发现,两家水厂的选址地,一块仅有空置的项目指挥部,一地至今仍是坟地。

在陕西省西安市阎良区,启迪桑德作为牵头单位的联合体于2018年初中标了总投资近40亿元的清河渭北工业区航空工业组团段综合治理工程PPP项目和西安阎良国家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表面处理中心PPP项目。记者走访证实,两大项目至今仍未正式开工建设。政府工作人员称项目公司融资出现问题,注册资本金至今未到位。

上述东源项目、湘潭项目和阎良项目中的清河项目,在内部财务数据中均计有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报告中虽然披露了大部分上述项目的工程进度,但项目预计收益和累计实现收益一栏均为空白。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启迪桑德证券部。工作人员称,空白原因是预计收益无法估算。

年报中还披露了上述大部分项目公司的股权投资情况,其中大部分预计收益为空白,本期投资盈亏一栏则为0。

证券部工作人员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称,如果栏目为空白或为0,年报利润中就没有计入这些栏目。这一说法与前述PPP项目专家和专业财会人员的说法吻合。

但另有财会人士向记者提出,“没人质疑他们为什么不填满内容吗?”年报中并未对这些空白栏目做出任何说明。

启迪桑德证券部工作人员还表示,公司只会对中标项目进行公告,项目被解约等事宜“没有规定必须公告”。

除多地项目未开工外,前述接近启迪桑德的人士还称,启迪桑德在新建项目中,通过非常规手段涉嫌将项目资金侵占。具体运作模式为,启迪桑德将项目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打入项目公司;项目公司再和施工单位签订分包合同,把资本金以工程预付款的名义支付给施工单位;施工单位再跟启迪桑德签订技术服务合同,以服务费的形式把资金打给启迪桑德。按照其说法,通过这种方式,本应用于项目建设的资金就实现了回流,疑似被启迪桑德占用。

记者多方求证,但未能核实该说法。

《华夏时报》记者就此联系了为启迪桑德审计年报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两位签字会计师之一的伍志超在听明记者来意后,挂断了电话。记者发送的提问短信未获回复。

高管密集离职

年报显示,启迪桑德总资产近400亿元,职员工数量合计近9万人。

公告显示,2018年以来启迪桑德有6位高管离职,分别是副董事长王书贵、董事胡新灵、董事韩永、财务总监王志伟、副总经理赵达和副总经理李天增。离职原因除了任期满离任,其余都是个人原因。

随着《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不断深入,这份名单不断加长。2018年以来包括董秘马勒思、公用事业部总经理傅海波、环境研究院副院长蔡红和固废板块市场总监卜军等人均已离职。未经核实的离职名单还包括海外事业部总经理刘朝迎、副总裁张景志等。记者联系了多位离职高管,他们都拒绝透露具体的离职原因。

为核实虚增项目利润的说法,记者电话联系了多位离职高管。

在记者的追问下,一位前高管表示:“虽然我现在离开了单位,但是这些都是人家单位内部的商业机密……作为这样的一个大的上市公司,你应该很清楚其中有一些什么……”

记者问及具体的操作手法是不是如上述一般,该高管称:“如果你是一个老道的媒体人的话,你应该知道每个上市公司的手法是什么样的……我们现在整个启迪桑德大情况是什么样,你自己不清楚?”

采访最后,他无奈表示:“我尊重您的职业,也尊重您的工作,你也不要为难我……我还是感谢这个平台的,我不能给你透露太多东西。”

被问及是否有虚增项目利润计入年报的问题,公司前董秘马勒思表示,他已经辞职了,“我不太了解,我没参与”。

之后他又称,记者所求证的线索毫无依据,是一些人员捏造出来的说法。

4月26日《华夏时报》记者向启迪桑德求证前述问题,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