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公司正文

“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的酒业迷途:卖楼保壳后又要进军体彩业卖彩票

作者:姚露 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4-17 21:28:05

摘要:2019年被海南椰岛称为“破茧成蝶的一年”,也是其回归大健康产业的重要节点。在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盈公告中,海南椰岛称,通过变卖旗下资产以及政府补助等事项,累计非经常性收益约2.48亿元,如果预盈数据不再更改,*ST海南椰岛将成功摘帽。

“保健酒第一股”海南椰岛的酒业迷途:卖楼保壳后又要进军体彩业卖彩票


本报见习记者 姚露 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2019年被海南椰岛称为“破茧成蝶的一年”,也是其回归大健康产业的重要节点。在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年度业绩预盈公告中,海南椰岛称,通过变卖旗下资产以及政府补助等事项,累计非经常性收益约2.48亿元,如果预盈数据不再更改,*ST海南椰岛将成功摘帽。

不过,一边是回归大健康的渴望,一边是资本的诱惑,孰轻孰重,海南椰岛似乎还没有掂量清楚。在酒类业务不见起色的同时,海南椰岛决定进军体彩行业,并在2019年加大对体彩公司的投入。回顾过去,这家曾被喻为“保健酒第一股”的上市公司,逐渐走下神坛的同时,也在资本的迷雾中越走越远。

进军体彩业增加盈利筹码?

海南椰岛进军体彩业早有迹象。

2015年12月,海南鹏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过竞买方式以872万元购得海南体育彩票销售运营有限公司60%股权,为海南椰岛进军体彩业埋下伏笔。

2019年4月8日晚间,*ST椰岛发布公告称,公司与持有体彩公司40%股权的股东海南省文化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海南省海口市签署了协议,双方拟在未来开展相关合作。

随后,海南椰岛董事长冯彪在与竞技体彩公司团队的工作会议上表示,未来公司将加大对体彩公司的投入,协助体彩公司推进全省线下销售网点的全面建设,拓展体彩公司销售渠道,争取在年底完成全省布局。

值得一提的是,4月11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在海南建设国家体育训练南方基地和省级体育中心,鼓励发展沙滩运动、水上运动、赛马运动等项目,支持打造国家体育旅游示范区。探索发展竞猜型体育彩票和大型国际赛事即开彩票。”

在政策的刺激下进军体彩,海南椰岛这一举动被外界解读为谋求新的业绩增长点。不过,根据公告信息,截止2019年第一季度,体彩公司净资产546.50万元,营业收入29.95万元,净利润-4.23万元。海南椰岛能否在体彩领域拿下一城还很难判定。

“不务正业”的保健酒

自上市以来,海南椰岛一直在寻求多元化发展,但战略不清晰和盲目多元化,致使其缺乏对主业的深耕、忽略了消费者习惯和需求的变化,逐渐失去在原有领域的领先地位。

2003年,海南椰岛切入贸易领域,公司营收突破10亿,但是酒类业务下滑,贸易净利润只有2600万;2008年,因为盲目拓展业务,巨亏2.38亿,几乎耗尽上市赚来的全部资金。

2009年海南椰岛开始涉足房地产,并在2012年以极低的价格获得约11.9万平米土地,折合地面价格仅为91元/平米,而同一地段的土地成交单价在2009年已超过300元/平米,2011年约为600元/平米。

2016年东方资本通过资本运作入主海南椰岛,取代国资成为第一大股东。公司对外宣称,东方资本入主以来进行产业资本创新,多种形式产业与资本相结合,以资本带动产业,坚定实现资本与产业的共同创新。

但从业绩数据来看,资本运作并没有为海南椰岛带来新的业绩增长。除酒类业务以外,贸易和房地产作为“扶持主业”的两大支柱业务,给公司带来的效益并不理想。

对比其2016年-2018年半年报看,酒类业务分别占总营收的28.19%、40.19%、35.41%,其中,2016年上半年房地产业务以53.25%营收占比超越酒类业务,2018年上半年贸易以46.82%收入占比超越酒类业务。

贸易和房地产的毛利相较于酒类而言微乎其微,虽然业务量再收缩,但酒类仍然是海南椰岛的主要利润点。

在大举进军非酒类业务时,对于业绩亏损,海南椰岛的解释却是因酒类和饮料收入大幅下滑且房地产椰岛小城项目毛利率较低利润贡献较小导致经营大幅亏损。

即便如此,2017年底,海南椰岛向银行申请借款3亿元,贷款期限为三年,投资建设椰岛小城二期大健康住宅项目 A 区。

业绩一度亏损,海南椰岛在2018年底甚至需要靠变卖公司资产作为保壳举措,根据其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扭亏为盈,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4000万元到5600万元。

来之不易的盈利来自公司通过海南产交所挂牌出售阳光置业公司60%股权和椰岛综合楼资产取得的2.48亿元收益。

看重资本运作大于主业

2014年底,“东方系”冯彪所持有的东方财智受让原海南椰岛原第二大股东富安控股所持有的海南椰岛5000万股无限售流通股,随后,通过东方财智及山东信托的恒鑫一期等共5个信托计划继续在二级市场吸筹,最终持股比例达到总股份的20.84%,成功上位海南椰岛董事长。

据业内人士透露,东方系擅长资本运作,早年以并购重组业务起家,形成的资本运作模式是分散吸筹最终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再以资产重组、低价定增等方式来实现套利。在海南椰岛之前,东方系的资本运作案例包括嘉应制药、全新好等。

入主海南椰岛之后,冯彪立即推动公司的定增计划。

2015年4月,海南椰岛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不超过8.2亿元,用于做大做强保健酒主业。后2016年定增议案两度调整,筹集资金改为总额不超过9.2亿元。

但定增方案推出多年仍未出现实质性结果。海南椰岛对外解释的理由为二股东海口国资公司股权转让一直未取得进展,无法正常履行股东责任,海口国资公司也一度因此遭到海南椰岛独董质疑。

2019年2月20日,海南椰岛发布《海南椰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大事项进展公告》,宣告其历时三年多的国有股权转让彻底叫停,定增计划变数再增。

与此同时,2017年6月,海南椰岛提出部分董监高及核心人员的增持计划,拟筹集约2.24亿元-3.58亿元资金。不过,该增持计划并未实施,且海南椰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郭川在披露增持计划后将所持1.34万股股份全部清仓。

而原本作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的北京东方君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原计划增持不低于公司股份总数的2%,却因冯彪将东方君盛告上法庭而导致后者所持海南椰岛股份全数被冻结。冯彪为东方君盛实际控股人。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东方君盛此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公司内部出现分歧,而自己人把自己人告上法庭这个操作也是想通过股份冻结以保吃住自己的股份。

另外,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海南椰岛作为上市公司,更看重资本运作带来的收益而忽略了主业,近年来,公司的产品逐渐老化,营销单一,脱离了市场实际。

《华夏时报》记者就上述事件致函海南椰岛证券部,对方以年报发布在即,为保持相关信息披露的公平性拒绝接受采访。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