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虚构员工持股合同 滥用公章涉嫌金融诈骗 联讯证券“内控惹祸”易主后再遭处罚

作者:王羽瑶 王兆寰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4-12 09:32:14

摘要:2019年4月9日,联讯证券发布了《关于公司成都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公告中称公司存在内部控制不完善的问题,而联讯证券此前因同样的问题,在2018年就已经收到了两次监管措施决定书。

虚构员工持股合同 滥用公章涉嫌金融诈骗   联讯证券“内控惹祸”易主后再遭处罚

实习生 王羽瑶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在2019年年初,坚守在新三板的31年老牌券商联讯证券(830899)公布了易主的消息,广州开发区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支付现金方式,收购联讯证券目标股份合计13.26亿股,占挂牌公司总股本42.43%,最终以持有联讯证券47.24%的股份,成为联讯证券的第一大股东、控股股东。

但是与国资企业“联姻”后,联讯证券的发展并非一路通途。2019年4月9日,联讯证券发布了《关于公司成都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四川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公告中称公司存在内部控制不完善的问题,而联讯证券此前因同样的问题,在2018年就已经收到了两次监管措施决定书。

因“内部管理”连受处罚

联讯证券4月9日发布的相关公告显示,联讯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公司”)成都人民南路证券营业部柜台用章长期缺乏登记管理,无法对用章情况追根溯源,并且营业部前营销总监钱某虚构《员工持股转让合同》,部分合同偷盖营业部柜台业务专用章,涉嫌金融诈骗,该事项未及时向四川监管局报告。

四川监管局给出相应处罚、处理依据及结果:按照《关于加强证券经纪业务管理的规定》(证监会公告〔2010〕11 号)第八条和《证券公司分支机构监管规定》(证监会公告〔2013〕17 号)第二十条规定,对营业部出具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公司应在收到该决定书之日起 30 个工作日内向四川监管局提交书面报告。

《华夏时报》记者浏览公司历史公告发现,这不是近一年内第一次发生此类事件。2018年11月14日,联讯证券就曾发布过《关于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公告指出联讯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部分债券交易业务未及时入表,公司成都人民南路营业部原营销人员钱某涉嫌以转让员工持股计划为名进行诈骗,公司浙江嘉兴竹园路营业部原负责人何某异地履职。

广东监管局要求该公司对照相关规定,就债券交易和分支机构管控进行全面自查,制定切实有效整改方案,对存在问题逐项整改,坚决杜绝类似行为再次发生,并严格进行内部问责。对于内控不完善、制度不健全的问题,要追究公司主要负责人和有关部门负责人的领导责任;对于制度执行不到位问题,要追究相关工作人员的直接责任。除要求违规责任人进行书面检查外,还要根据违规性质和情节采取惩处措施。

2018年12月28日,公司发布了《违规与处罚公告》,公告显示,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浙江监管局对何坚高涉嫌违规事实进行了详细的阐述,一是自营业部 2017 年 9 月开业至 2018 年 4 月,允许不具备证券执业资格亦不属于公司员工的张某长期使用营业部办公室、与营业部其他员工协同拓展业务、与营业部相关工作人员沟通营业部日常运营管理事项。二是营业部原负责人何坚高在 2017 年 9 月至 2018 年 8 月期间长期异地履职,对营业部疏于管理。

监管局也给出了相应的处罚,决定对何坚高采取监管谈话的监督管理措施。要求杭州分公司应强化合规风控意识,进一步夯实内部控制,提高管理水平,按照有关规定切实加强对浙江辖区营业部的合规风控管理。杭州分公司应当于 2018 年 12 月 31 日前完成整改并向浙江监管局提交书面整改报告。

“小券商为了生存,业务扩张力度大,疏于管理,合规风控流程就会不严格,出问题的概率就会大一些。”一位上市券商非银研究员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直言。

针对多起内部管理不完善的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联讯证券发送采访函,询问公司为何会在这种问题上出错,公司内部管理的疏忽会不会给客户带来风险?此前公司已经被下调评级到CCC级,多次违规行为会不会使公司评级再度下调?同时,《华夏时报》记者致电联讯证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公司态度是一切以发布的信息为准。”

多家券商退出做市报价

除了内部管理问题没有改善,联讯证券被退出做市报价服务的情况也是愈演愈烈。《华夏时报》记者浏览公司公告时发现,联讯证券自2017年开始就出现了有券商退出为该公司股票提供做市报价服务的情况。

2017年4月20日,广发证券第一个退出了为联讯证券股票做市报价的服务,2018年3月27日,东吴证券也退出了此项服务,随后2018年6月21日、29日、7月9日,华融证券、东方证券和招商证券也接连退出。

即使在易主国资企业的过程中和成功易主后,这种现象也没有消失。2019年1月16日长江证券退出,2月26日信达证券退出,3月15日民生证券退出,3月25日国信证券退出。

近期,只有刚刚摘牌新三板的湘财证券,在2019年4月10日加入了为联讯证券股票做市报价的服务。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上述一家券商询问退出缘由,相关管理人对记者表示:“近期新三板做市商大量退出是普遍现象,不仅限于联讯证券一家。这种趋势主要是因为很多新三板公司经营状况非常不好,做市指数不断下跌。目前做市商赚钱很困难,所以采取了退出的方式,减少损失。另外,现在科创板是热潮,很多新三板的头部企业都在争取进入科创板,券商公司也更加倾向于为科创板公司提供相关服务,新三板企业会在一定时间里多方面消沉。”

联讯证券2月28日发布的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去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20.06%,营业利润同比下降高达948.29%,亏损约1.9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759.25%,亏损1.42亿元。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