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从PPmoney到虚拟货币 ofo的金融护身符能否灵验

作者:单美琪 金微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15 15:40:35

摘要:从捆绑PPmoney到寄望虚拟货币,ofo一直抓住的是金融这个稻草,但是能否应验,还是需要自身的经营能够走入正途。

从PPmoney到虚拟货币 ofo的金融护身符能否灵验

见习记者 单美琪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微 北京报道

昔日光芒耀眼的ofo最近日子不好过,因押金拒退、纳入失信人名单、甚至传言即将宣布破产等一系列事件沦为众矢之的。

在这个过程中,从捆绑PPmoney到寄望虚拟货币,ofo一直抓住的是金融这个稻草,但是能否应验,还是需要自身的经营能够走入正途。

被告、被列失信人

自去年11月开始,ofo就因“押金难退”事件麻烦缠身,ofo北京总部楼下曾排着数百名前来申请退还押金的用户队伍,而线上显示申请退款的“排队人数”已破千万。

ofo的烦恼还远远没有结束。日前,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因运输合同纠纷起诉了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ofo运营实体),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法院冻结该司旗下13689037.30万元人民币存款。而在最近法院正式宣布冻结该笔存款,并要求ofo方面向顺丰方面支付运输费人民币13689037.30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

早在去年,ofo因拖欠欠款被上海凤凰、百世物流等供应商起诉,国内已经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另据海外媒体曝光,国外至少有两家当地公司要求ofo支付物流服务欠款。

去年上半年,ofo陷入资金链断裂困境的传闻四起。资料显示,目前七个月前ofo的负债表显示,ofo整体负债为64.96亿元,其中,用户押金为36.50亿元,供应链为10.20亿元。

3月11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新发布两条失信信息,立案时间为1月3日。执行法院为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实行被执行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原告白马(上海)投资有限公司广告发布费5103057元”。至此,ofo彻底沦为失信人。

另有媒体披露,3月份以来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在多个招聘网站陆续发布近百条招聘信息。对此,ofo及时作出回应,称其近期并无招聘计划,并提醒求职者误信不实信息。

PPmoney的短暂客串

即便是ofo早前就因押金扣留问题愈演愈烈,麻烦缠身,但还是有人挺身而出,勇敢地接手这堆烂摊子。PPmoney就险些被ofo拉下水。

去年11月,继ofo用户发现押金难退之外,当年充的99元押金在退的时候,被ofo强制要求同意成为网贷平台PPmoney用户,锁定30天后退出。申请退押金的页面显示可选择将押金全数充值,即可享受免押金骑行,充值后余额将不再退回。

一时间,PPmoney被推到了风口浪尖,本就受到互联网金融原生环境堪忧的影响,这样一来更是争议颇多。果然,这场本就不被看好的“自救行动”最后也不了了之。那么这个PPmoney又是什么来历,敢趟这趟浑水?

PPmoney是一个专注小额借贷的网贷投资平台,自2012年上线以来发展较快。产品以自动投标服务为主,历史年化利率183天8%,365天9.5%,收益较低。PPmoney以平台信息披露公开透明被业界所认可,曾被网贷之家发起的《2019年2月网贷平台发展指数评级》中以在透明度排行榜蝉联榜首。

如今网贷利好不断。今年的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中,央行副行长陈雨露表示,互联网金融机构未来将纳入征信系统。目前,央行征信中心已将大型银行、部分中小银行及个别非银行金融机构的金融数据纳入征信系统,但互联网金融机构、小贷公司等金融数据尚未纳入。若互联网金融机构也纳入征信系统,那未来的投资环境将会得到更加健康的发展。

去年年末PPmoney方面回应称,已经下线与ofo的合作,称PPmoney网贷与ofo之间的合作是一次正常的异业合作尝试,属于商业行为。目前,我司在综合考虑出借人提供的建议与反馈之后,已下线该合作渠道。

续命虚拟货币

折腾了大半年的ofo,为了拖住押金,眼下又是一波操作猛如虎,推出了“折扣商城”功能,用户可将押金转换为商城金币在商城购物消费,兑换之后金币只能在折扣商城使用不能提现,形式上也算是退还押金。

据记者了解,99元押金可以兑换成等值于150元的购物金币,199元押金可以兑换成等值于300元的购物金币。不过大家反应,商城里可供选择的商品种类有限,其次大部分商品在购买时除了需要兑换的金币,还需要用户自己再添钱,而且占比要多出金币。

也就是说,人家原本的真金白银,变成了网上商城的虚拟货币,买东西还得再搭钱,用户是否愿意为ofo买单?虽然对与此事网上舆论褒贬不一,但是呼声最高的还是“赶快退还押金”。

据统计,自去年末ofo债务危机爆发遭押金挤兑以来,总排队人数规模早已超千万,多名用户表示,3个多月过去了退还押金的队列仅消化了不到100万人。ofo到底有没有能力退回押金,或者多久能退,恐怕大家心中早已有了答案,但是监管层是否会及时站出来弥补大家的损失,苦苦守候的用户们仍然抱着一丝希望。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
金微
金微

金微,华夏时报记者,报道领域:宏观经济、农业、PPP、互联网金融等;江西人,曾供职于新华社导报、每日经济新闻,代表作品:转基因动物异常事件、铁路资产低估案、城镇化变形记、三大主粮全线下跌等。微信公众号:记者金微(jinway2020)

+关注 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