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我国步入少子老龄化社会 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最快2020年实现

作者:吴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13 21:09:24

摘要:“老龄化不仅带来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必然带来消费结构的变化,进而影响就业结构、产业结构,给经济、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全面、深刻、持久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在新京报举办的2019两会经济策沙龙上表示。

我国步入少子老龄化社会 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最快2020年实现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我国人口少子老龄化问题正日趋严重。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末,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523万人,人口出生率为10.94‰,出生人口比前一年减少了200万人,下降幅度超过10%。而从1978年至今,我国人口出生率更是创下40年新低。

而在低生育率加剧的同时,我国老年人口也在不断增加。统计数据显示,从2000年到2018年,我国60岁及以上的老年人口从1.26亿增加到2.49亿,几乎增加一倍,占总人口比重从10.2%上升到17.9%。

“老龄化不仅带来人口结构的变化,也必然带来消费结构的变化,进而影响就业结构、产业结构,给经济、社会带来的影响是全面、深刻、持久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在新京报举办的2019两会经济策沙龙上表示。

需建立多层次养老体系

但在郑功成看来,老龄化并不是消极甚至负面的。“古往今来,人类追求的最高目标就是长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人均预期寿命提高了10岁以上,这应该是近40年来国家发展进步最具有综合意义的指标,我们应该欢呼。”

老龄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健康的老龄化,没有准备的老龄化。郑功成表示,在老龄化向深度发展的进程中,如果相关制度安排没有设计好,经济、物质、服务都没有准备,必定带来老年人的生活危机、家庭生活的危机,当数量规模达到一个量级后,就会转变成社会危机。因此,我国需要尽快做好制度安排及相关服务的准备。

郑功成认为,从老年人的需求出发,解决老有所养的问题需要一套完整的制度体系。其中,养老保险为老年人的基本生活提供经济来源,养老服务则是为老年人提供服务保障,养老服务与养老保险是老有所养的两大支柱性制度。在这两方面,我国都有所发展,但不平衡,养老金制度已经覆盖到所有老年人,但多层次体系还没有形成,大多数人的养老金还不足以真正解除老年生活的后顾之忧;养老服务的发展更是滞后,总量供给不足、结构严重失衡即是现实写照。此外,要解决失能老人的护理服务问题,还需要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周延礼表示:“某种程度上,我认为社会保障制度,养老保险问题,甚至养老保险资金的管理与配置,都关系到社会的稳定,处理好了是社会稳定的压舱石。一定要上升到这个高度来考虑,涉及到养老金的发放及使用,无论如何都要高度重视,要妥善处理。”

全国政协委员、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表示,关于养老服务的提供,现在有两种主要方式,一种是以国家提供为主;一种是以市场提供为主。显然后一种更适用于中国。

郑秉文表示,市场提供为主的代表国家就是美国,我国也应该向美国学习借鉴,因为美国养老金制度和养老服务业制度都是多层次的,可以满足多层次的社会需求,国家负担不重。

而对于如何借鉴,郑秉文表示有三个基本原则。一是对贫困群体实行兜底政策,二是降低企业缴费率,提供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三是以市场提供为主,国家给与税收优惠政策支持。

此外,周延礼表示,要做好养老保险产品的设计需要立足长远,做好统筹安排,承担起真正的第三支柱职责。而商业保险距离这一目标还任重道远。

他指出,从过去几年推进税延养老保险的试点业务规模来看,税延养老保险处于、叫好不叫座’的境地。原因之一是保险机构没有将税延养老保险作为产品设计和营销的重点。因为要真正服务养老事业,保险公司需要付出的成本代价会比较高,他们需要通过买产品获得现金流,业务员首先考虑的也是买畅销产品获得高佣金。此外,这些产品推销出去之后,很多后续服务都应该要跟进,但在这方面,我们的准备还不足。

不过,周延礼强调,保险在建立多层次养老社区方面可以发挥有效作用。目前泰康人寿、中国人寿、太平人寿等保险公司在此领域均有所布局,也得到了很多中等收入老年人群的欢迎。下一步,如何发挥商业保险的资金运用功能,扩大多层次养老保险参与程度,是国家重点考虑的问题。比如鼓励保险资金投入多层次养老保险社区建设,国家在税收、土地、资金比例等方面给与一定的支持。

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最快2020年实现

对于落实养老金全国统筹的时间表,周延礼表示,2015年党中央决定要做扶贫攻坚,在2020年之前解决五千多万人脱困的问题,各省都立下了“军令状”,养老金全国统筹也可以立个“军令状”。

郑功成表示,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不仅明确写入2010年通过的《社会保险法》,也是国家“十二五规划”明确应该完成的目标任务,遗憾的是到现在还没有兑现,时间的拖延已经使养老保险制度因地区分割导致的不良效应变得很严重了。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尽快实现养老保险全国统筹,这个“尽快”,我的理解是“尽一切可能加快”,是刻不容缓,最好明年能出台全国统筹的方案,最迟2021年一定要实现,现在已经进入倒计时。

今年我国把养老金企业缴费比例降到了16%,大家只看到给企业减负的一面,实际上这是“一箭多雕”的做法。具体说来,有四层意思:

一是减轻了企业的负担,稳定就业,劳动者有业可就,才有更充分的社保保障,这是第一层意思。

二是为全国统筹创造条件,基本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核心要义是统收统支,各地必须统一费率,而现行费率却是各地差异不小,有的地方单位缴费率是20%,有的是19%,而广东、浙江是14%,这次国家将高于16%以上费率的地区统一降至16%,与广东、浙江14%的费率差距缩小,即为实现全国统一费率打下基础。

三是养老保险缴费责任分担从失衡趋向相对均衡,即劳资双方要相对均衡,最好是德国的方式,用人单位与参保者个人各缴一半。过去,我国基本养老保险的企业缴费率20%,个人为8%,再加政府补助,个人缴费占基金总量之比不到1/5,这次将单位缴费率降到16%,单位与个人的缴费负担就变成了2:1,用人单位与个人缴费开始走向相对均衡。

四是可以为建立多层次养老金制度创造条件。建设多层次养老保险体系是我国养老保险改革的既定目标,也是最具国际共识的发展取向,但过去由于单位缴费率太高,企业既无能力再为职工参加企业年金,也缺乏积极性,现在将单位缴费率降到16%,将来还可能再降低,就能够给用人单位给员工建立企业年金留出空间。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