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阿尔及利亚:迟到8年的“阿拉伯之春”?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12 18:35:20

摘要:这个重大让步也许暂时可以让阿尔及利亚避免政治与社会危机进一步加剧,但是,躲过2011年“阿拉伯之春”大风潮后,这个北非和阿拉伯大国依然面临着新的十字路口。

阿尔及利亚:迟到8年的“阿拉伯之春”?

新华社/法新

马晓霖

3月11日,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宣布,原定4月18日举行的总统大选向后延期,他本人也不再寻求第五个任期。阿尔及利亚通讯社援引布特弗利卡的声明称,将组建一个“全国包容性独立大会”负责总统选举相关事宜。阿尔及利亚总理乌叶海亚当天提出辞职,布特弗利卡随后任命内政部长贝德维接替总理职务,并任命前外交部长拉马姆拉维副总理兼外长。这是阿尔及利亚自上月陷入持续动荡以来,执政集团作出的明显让步,初步满足了反对者要求布特弗利卡告老还乡的核心要求,但是,这个重大让步也许暂时可以让阿尔及利亚避免政治与社会危机进一步加剧,但是,躲过2011年“阿拉伯之春”大风潮后,这个北非和阿拉伯大国依然面临着新的十字路口。

总统让步:国家危机有望暂时缓解

在阿通社播发的声明中,82岁的布特弗利卡承诺2019年底将进行政治体制与宪法改革,并取消4月18日的总统大选,改为2019年底前举行的全国政治和宪法改革会议后举行,他本人愿意将“共和国总统的职位和权力移交给人民自由选择出来的继任者”,并进行广泛的政治改革,以“回应民众不断强烈的要求。”

布特弗利卡还一反此前指责反对派游行示威的态度,对这场风波表达理解并赞赏示威者的和平方式。他说,“我理解许多人选择这种表达方式的动机”,“新体制与新共和国将掌握在阿尔及利亚的新一代手中”。2月22日示威活动爆发后,曾在瑞士治病的布特弗利卡强硬指责“国内外势力进行煽动和传播骚乱”。最新妥协表明,布特弗利卡及执政集团已明确事态的严重性和不可逆转性,因而采取了明智选择。

半岛电视台称,布特弗利卡声明发表后,首都阿尔及尔的大街上正在进行的抗议示威立刻变成欢呼与庆祝,市民们鸣喇叭,唱国歌,载歌载舞。但是,也有示威者认为不能过于乐观,声称迫使布特弗利卡离开总统职位只是这场运动获得胜利的第一步,因为他推迟了总统大选但没有明确新日期。也有部分示威者担心,即便布特弗利卡下台,但他有可能指定一个继任者而继续垂帘听政。更激进的示威者则认为,布特弗利卡的退出和善意还不足以导致整个国家体制的崩溃,阿尔及利亚应该发生翻天覆地的政治变化——现有政体由不同的权力阶层和圈子构成,形成了执政党为核心的官僚体系、官僚作风、以及庞大的政治、军事领导集团和商业巨头利益共同体。反对党“新一代”领导人索菲尼•基拉里发表推文称,“2019年晚些时候,布特弗利卡必须下野。我们取得了第一轮胜利,但是,街头运动不能停止,必须确保2019年年底前举行总统选举。(他的)信任已经归零。”

这一轮示威抗议的导火线是布特弗利卡宣布将参加未来总统选举,寻求第五个任期。3月3日,布特弗利卡正式确认竞选登记并建议组成全国对话大会并在年内修改宪法、组织再次选举,但是,反对者似乎已厌倦他无法兑现的承诺,导致示威抗议活动越演越烈,学生和青年人成为这场运动的先锋和主体,而且首都20年来首次出现夜间大游行。

但是,也许是历史记忆在发挥作用,也许是周边阿拉伯国家的动荡与战乱历历在目,无论示威民众还是布特弗利卡和政府,都表现出足够的理性。据报道,阿尔及利亚大规模示威以来,尽管范围波及多个城市且人数规模庞大,但是,总体和平冷静,几乎没有出现任何暴力或流血事件。安全部门也很克制,除在总统府等个别地方释放催泪瓦斯并拘捕100多违法示威者外,并无更多限制行动。相反,布特弗利卡的执政盟友民族解放阵线公开对民众诉求表示支持。

尸位素餐:病夫治国酝酿危机

面对这场示威,阿尔及利亚国防部副部长兼总参谋中艾哈迈德•海德萨利赫警告说,持续不断的抗议可能很快会演变为暴力冲突。总理乌叶海亚被解职前也曾向国人发出关于国家前途的警告,提醒说叙利亚战争也始于类似抗议活动。从布特弗利卡宣布退出大选和将组成宪法和改革委员会,到重组政府进行问责,均表明阿尔及利亚的权力中心已无选择地直面和积极回应反对者要求,展示了解决危机的良好愿望。

布特弗利卡面临的尴尬很容易让人联想起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在那场始于突尼斯并快速波及利比亚、埃及和也门等多个阿拉伯共和国的街头运动中,示威者共同的诉求是要求执政太久、政绩不彰的“国父”们放弃权力,并结束长期一党大权独揽、政治体制僵化而民生艰难的现状。在那场大风暴中,突尼斯总统本•阿里被迫流亡沙特,埃及总统穆巴拉克、也门总统萨利赫相继被迫下台,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则由于拒绝交权引发内乱、内战和外部武装干涉,最后暴尸街头,举国至今仍深陷分裂与战乱之苦。

阿尔及利亚曾幸运地成为那场怒海狂潮的避风港,保持着明显的稳定与安全。然而,具有危机免疫力并逃过那场大地震,很大程度上在于阿尔及利亚摆脱1991年-1999年“黑色十年”民族灾难不久,很多人对动荡和内战造成20万人死亡的巨大创伤记忆犹新,非常珍视来之不易的和平与稳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阿尔及利亚长期不具备爆发大规模街头革命的主客观条件:领导人专权无能、政治体制僵化、权贵阶层腐败、经济发展艰难、民生境况恶化以及青年一代渴望社会变革等,所有导致爆发“阿拉伯之春”的因素都已到位。因此,这场街头运动堪称“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也表明布特弗利卡及其执政团队浪费了大好时光,反应太过迟钝,无力乃至无心实现深刻改革,直到被难以控制的民众运动逼到死角逼上绝路。

布特弗利卡生于1937年,是老资格的独立运动领导人之一,也是硕果仅存的老一代民族主义国务活动家和世界政治家,先后担任非洲解放委员会主席、不结盟运动会议主席、第29届联合国大会主席和阿拉伯国家联盟轮值主席等。布特弗利卡在1956年即投身民族解放运动,并在国家独立后担任外交部长长达15年,德高望重,并在带领亚非拉国家推动中国重返联合国的进程中发挥过关键作用,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1999年,布特弗利卡作为独立候选人当选总统,也为推动民族和解并实现稳定发展做过突出贡献,并于2004年、2009年和2014年相继3次连任,已在位20年并成为连续执政时间最长的国家领导人。然而,从2013年中风以后,布特弗利卡深陷轮椅,身体每况愈下,不仅较少抛头露面,甚至知情人士说,他实际已神志不清并有可能无法单独做出判断与决定。11日当天,阿尔及利亚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布特弗利卡的画面,这是示威爆发半个月来他首次露面,画面显示他身体虚弱,动作缓慢,而且没有同期声。

2012年,布特弗利卡曾公开向人民承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担任总统,并将致力于政治与经济改革。然而,他食言了,不仅没有兑现不再连任的诺言,也没有体现出大刀阔斧改革的迹象,但是,那个时期油价居高不下,使得石油生产与出口大国的阿尔及利亚有足够石油美元来创造就业、改善民生、补贴百姓并赎买人心,换取他们对总统专权和体制改革停滞的妥协。但是,百姓心里还是有数的,一直等待老总统实行改革,布特弗利卡却因身体原因无法执事,又不肯将权力移交给年富力强的接班人,才使自己走向民众对立面。尤其是,自2014年油价腰斩以来,阿尔及利亚经济形势逐步恶化,大量项目陷入半停滞状态,25%的30岁以下青年处于失业状态,相反,权力腐败和社会不公却日益严重。青年人对布特弗利卡和政府维持国家稳定和改善民生的态度,由几年的大唱赞歌逐步变成积怨与愤懑,并终于在今年被引爆。这次的示威大军中,不仅有失业青年、律师、媒体工作者,甚至还有被布特弗利卡提拔重用的老乡和部长们,可见布特弗利卡已里外不受欢迎。

可以判断,由于布特弗利卡做出重大让步,大规模动荡暂时不会在阿尔及利亚上演,反对派们至少可以观望一段时间,给执政集团以新的缓冲期以便推进社会期盼已久的全面改革。如果这个缓冲期没有利用好,阿尔及利亚几十年的和平红利将彻底见底。(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