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收复巴古兹:库尔德人扩大战果增持政治筹码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3-6 22:52:37

摘要:3月6日,大约500名“伊斯兰国”武装残余分子走出叙利亚东部的最后根据地巴古兹镇,向发动围攻的“叙利亚民主军”缴械投降,同时,数千名平民也从这里撤出。乐观地预测,巴古兹镇全部拿下就在眼前。

马晓霖

3月6日,大约500名“伊斯兰国”武装残余分子走出叙利亚东部的最后根据地巴古兹镇,向发动围攻的“叙利亚民主军”缴械投降,同时,数千名平民也从这里撤出。乐观地预测,巴古兹镇全部拿下就在眼前。这一进展标志着叙利亚战场反恐力量在整肃边缘地带、铲除“伊斯兰国”余孽方面取得又一重大斩获。这也是继近日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首次出访伊朗以及叙利亚时隔8年重返阿拉伯国家联盟后的又一喜讯,表明叙利亚整体局势继续向好,而主打东部“最后一战”的库尔德人无疑也增添了与政府讨价还价的胜利筹码。

决战巴古兹:拔掉叙东反恐“钉子户”

据CNN报道,库尔德武装主导的叙利亚民主军和美国空军正在摧毁“伊斯兰国”武装位于东部最后据点——巴古兹镇,仅6日当天就有约500名该组织武装人员脱战投降。CNN称,自上个月民主军配合美国空军对这个靠近伊拉克的“钉子户”发动总攻以来,大量“伊斯兰国”成员出逃和投降。民主军发言人穆斯塔法•巴利称,6日当天同时有3600多名平民撤离巴古兹。

民主军司令兼发言人阿德南•阿夫林则表示,过去48小时内有6000多人离开巴古兹镇。这轮攻势开始前,民主军曾估计巴古兹镇有500多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和1500名平民,交战结果却表明,滞留于此的人口特别是平民数量之多,远远超过预期。

据CNN报道,围剿巴古兹镇的战斗十分激烈,这里不急聚集了“伊斯兰国”武装作战经验丰富和求生能力最强的老兵,还配备了制导导弹并挖掘和修建了地道网络,甚至把他们的妻子和孩子用作人肉盾牌。法新社则称,“伊斯兰国”武装还启用狙击手、装甲车乃至人体炸弹进行抗击。

叙利亚民主军是一支以库尔德武装特别是“人民保卫部队”为主的多民族自卫力量,包括雅兹迪人,过去几年始终是叙利亚北部美国倚重和支持的地方反恐力量,曾在收复“伊斯兰国”自封首都拉卡和东部重镇代尔祖尔等战役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其很多反恐行动也得到过俄罗斯空军的配合。

自去年9月起,在叙北腾挪空间受到土耳其强大军事遏制的民主军收缩战线,调整战略和策略,依托其在东北地区的民族传统聚居区大本营,将作战重心和方向转入东部的反恐清剿活动,以继续巩固其在反恐战线的战略价值并密切与美国的关系,其阶段性核心目标就是收复“伊斯兰国”武装最后的据点巴古兹镇。

巴古兹镇位于幼发拉底河东岸并已成为东部反恐战场的“孤岛”:河西驻扎着叙利亚政府军和亲政府民兵,下游临近边境有伊拉克军队驻守封堵,这使得民主军得以从正北和东北方向发动主攻。由于作战范围逐步压缩,被“伊斯兰国”武装裹挟的平民安全成为妨碍民主军进行决战的首要顾虑。

去年12月,巴古兹战役被迫进入间歇期,以便安排平民和伤员撤离。CNN称民主军经过谈判开放人道主义通道和时间窗口,先后撤离一万多平民,“伊斯兰国”武装也曾释放部分战俘。法新社则报道,已有5.4万人从巴古兹镇撤离,包括5000多名“伊斯兰国”武装人员,仅该镇北方的豪尔难民营就收容1.5万名难民,其中70%为妇孺。自今年3月1日起,由于脱离巴古兹镇的平民明显减少,于是,民主军在火炮掩护下兵分两路总攻巴古兹镇,美军也出动多架直升机、无人机提供侦察和掩护,协同作战。

CNN评论称,巴古兹镇的陷落意味着“伊斯兰国”在叙利亚占地割据并非法立国进程的终结。“伊斯兰国”武装脱胎于“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2011年叙利亚局势失控后,“基地”势力渗入并与当地伊斯兰激进分子合流,随后因内讧并不满“基地”领导人艾一曼•扎瓦赫里的遥控、调停与分工,遂脱离母体自立门户,成立所谓“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IS),后又更名“伊斯兰国”(IS),并以叙利亚北部幼发拉底河畔城市拉卡为“首都”。此后数年高峰阶段,“伊斯兰国”武装相继割占叙伊两国各三分之一的面积,夺占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等十多座城市,统治人口多达770万人,年度财政预算高达19亿美元,各种作战人员数接近10万人。

经过国际反恐联军数年浴血奋战,“伊斯兰国”武装所控大中城市和人口密集区均已被夺回,其政权化存在也于2017年基本终结,但是,该组织溃而未灭,残余势力依然盘踞西北部伊德利卜省和东部偏远、人口稀疏地区,并于去年多次在东部发动成规模反攻,大有卷土重来之势,引发美国及反恐同盟的忧虑,也导致美国军方将领和国会两党领导人反对特朗普从叙利亚匆忙撤军。据2018年7月联合国相关机构估计,叙利亚和伊拉克依然活跃着两三万“伊斯兰国”武装人员。

东线完胜:库尔德人增持谈判筹码

叙利亚民主军积极和着力攻打叙东“伊斯兰国”武装最后据点,具有多种战略考虑。其一,规避土耳其军事干涉与打击的势头,保存有生力量,将作战范围自我限定在幼发拉底河东岸而遵守土耳其的“红线”,并确保与美国的盟友关系;其次,彻底消灭“伊斯兰国”武装在叙东的势力,防止其东山再起,确保临近的库尔德人传统聚居区战略安全;其三,赢得筹码并在未来政治重建中增加与各方特别是中央政府的谈判身价。

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后,一直不为外界注意的叙利亚库尔德人格外引人注目,由于恐怖分子大量从伊拉克和土耳其两个方向渗入叙东叙北,库尔德人的生存空间面临挑战,被迫自我武装保卫家园。叙利亚政府军则因兵力捉襟见肘,也想借力打力,主动从国土东北角和西北角两片彼此不相连的库尔德聚居区撤离,将防务和军事主动权丢给库尔德武装。在“伊斯兰国”武装肆虐叙北特别是围攻边境城市科巴尼的过程中,叙利亚政府军无力北上救援,土耳其则坐山观虎斗,听任双方互相厮杀消耗,因为安卡拉视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为本国南部分离组织库尔德工人党的分支力量。由此,叙利亚库尔德人只能自我救亡图存,也幸亏得到伊拉克库尔德人西进驰援,以及美俄等反恐联盟的空中支持才取得胜利。

同时,过去长期平等公民权没有得到充分保障的200多万库尔德人看到历史机遇,不仅成立多个政党,还进行跨党派联合,以谋求和扩大本民族的权益。叙利亚库尔德人利用北方失控的局面,自作主张地建立叙北联邦区,更是展示了前所未有的分离意识和独立趋向。

叙利亚库尔德政党及武装力量的快速膨胀,不仅招致中央政府和其他主张确保叙利亚完整和统一党派的反对,更激怒了土耳其并导致其分别在2016年和2018年发动“幼发拉底盾牌“和”橄榄枝行动“入境围剿,不仅夺取叙利亚库尔德武装收复的多个城镇,还将其主力“人民保卫部队”逐出幼发拉底西岸。土耳其担心叙利亚库尔德人分离主义抬头会直接激化本国库尔德人的分离主义冲动,而这个顾虑又获得美国谅解和支持,也使叙利亚库尔德人看清自己的分离主义诉求不可能近期实现,于是退而求其次争取在未来国家权力重构中争取到联邦地位或单一国家政体内的高度自治。

去年2月,土耳其军队发动对阿夫林发动“橄榄枝”行动期间,构成民主军的“人民保卫部队”主动将部分地盘移交政府军,体现了对国家主权、领土和人民统一的认同,也算借机改变态度,调整立场,纳投名状。

巴古兹战役放在整个反恐战场并不算大战、恶战,却也是颇有意义的一场战事,如果完美收官,不仅意味着“伊斯兰国“武装在叙东残余的进一步覆灭,还意味着库尔德武装今后将失去更多用武之地,其战略重心将转向与中央政府讨价还价,用流血流汗取得的反恐胜绩和军事实力兑换国家权力重组的好筹码。总体形势对叙利亚政府越来越有利,这其实也是库尔德人谋划变现的最好机会,尽管不是最后的机会。(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责任编辑:胡妍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