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老人全部积蓄换来一纸合同 上海福乐康养老院“高息”揽储骗局

作者:胡妍 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2-14 21:19:12

摘要:姜桂芝前往公司要钱过程中发现,和她情况相同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也在不断前往福乐康公司想要拿回自己的本金,他们大多有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资金“存”在福乐康养老院,不能按期拿回,而这些人大多也是看中了福乐康承诺的8%到12%的高额利息。

老人全部积蓄换来一纸合同  上海福乐康养老院“高息”揽储骗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胡妍 王晓慧 北京报道

一位来自河南农村在上海从事家政工作,为雇主接送孩子、每个月拿着三四千元工资的50多岁农村妇女,拿出自己的全部积蓄17万元,成为一家养老服务公司的会员,享受其养老服务。

这种看似不和逻辑的事,就发生在来自河南周口长期在上海谋生的姜桂芝身上,她提供给《华夏时报》记者的《福乐康社区服务平台会员合同》(下称“会员合同”)就显示,其在2018年9月29日与上海福乐康社区服务有限公司(下称“福乐康”)签订了为期3个月的上述合同,自愿成为其会员,可以在福乐康所有连锁机构进行购物、旅游、养生、活动、度假等消费。

不过,姜桂芝则告诉记者,作为收入微薄、没有接受多少教育的外地务工人员,她不可能在福乐康进行上述消费,当时把自己三四年的打工积蓄打给其公司账号,工作人员告诉她的是存款,在合同到期后,会自动退还到自己银行账户,而且会在资金转给福乐康的15个工作日后,拿到年化收益率8%,也就是3000多元的利息。

但是,在12月28日合同到期后她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拿到本金,春节前她多次前往福乐康要求拿回本金时,得到的回复总是公司资金紧张,暂时不能返还。而且,姜桂芝前往公司要钱过程中发现,和她情况相同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也在不断前往福乐康公司想要拿回自己的本金,他们大多有十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资金“存”在福乐康养老院,不能按期拿回,而这些人大多也是看中了福乐康承诺的8%到12%的高额利息。

此时,他们咨询相关人士才意识到,所谓“存”在福乐康的钱,实际上是福乐康以高息为诱饵通过会员模式进行的非法集资,在其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他们想拿回自己的资金非常困难。春节前夕他们多次找福乐康负责人沟通后,才拿到投入资金1%。

记者查阅资料则发现,实际上这并不是福乐康及其关联公司第一次以会员名义行集资之实,此前其关联公司康乐福、上海凯晨实业等都曾涉及非法集资,还曾被上海民政部门叫停、被公安机关调查,其实控人钟德才夫妇则曾被查封个人财产、限制出境。

《华夏时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康乐福公司法人代表梁维盛并发去短信,想就上述相关问题进行采访,但是截至发稿并没有得到回复。对福乐康公司是否涉嫌非法集资、为何延迟退还会员会费等问题,记者联系到的其公司另外一位管理人员周杰则表示,该公司就是养老服务,不涉及非法集资等问题,至于其他具体问题不想接受采访。

“高息”会员合同

同样遭遇的还有樊金凤,与姜桂芝类似,她在上海给一家公司做保洁,每个月2850元收入。

2017年11月18日,将自己多年积蓄20万元,打给福乐康指定账户,并签订为期1年的会员合同后,按照合同规定,樊金凤本该于2018年11月17日收到该公司返还的20万元会费,但是近3个月过去了她并没有收到这笔会费。

而且,直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她都不认为这笔资金是所谓的会费,因为介绍她将资金打给福乐康的工作人员,告诉她的一直是存款。他发给记者的《上海福乐康社区养老服务有限公折扣说明函》显示,樊金凤于2017年11月18日向该公司缴纳了20万元会员费,享受8.85折入会,会费折扣为23000元,会费折扣自会费实际到达福乐康公司指定账户之日起计算,当月1日至15日入会者,于次月1日返还到会员指定账户,当月15日之月底入会的,次月15日返还到会员指定账户。

对于这笔钱,樊金凤称为利息,按照福乐康业务员的解释,她20万资金存在该公司,可以得到年化收益率11.5%的利息,即23000元,而且能够按照前述约定,提前拿到。

用她的话说,把钱存在康乐福,比银行都保险,因为康乐福所从事的养老行业,是国家支持的,而且康乐福及其关联公司福乐康、上海凯晨等公司,也都在从事养老行业,建了很多的养老院,高端、大气,老人入住的话,每个月费用都要七八千元,公司实力雄厚、前景广阔。

在这位福乐康赵姓业务员的介绍下,樊金凤、姜桂枝还有其他几位和她一起信基督教的姊妹都把其多年积蓄“存”在了康乐福,数额从10万到20万不等。

记者了解到,他们都是超过50岁的农村妇女,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在上海做家政工作或者摆地摊做点小生意,多年攒下这些积蓄,因为信任这位在康乐福工作的赵姓业务员,把钱存在她在的公司,至于合同上写的是什么,根本没有想太多。

在“存款”到期不能取回后,她们纷纷找到这位业务员,她则表示无能为力,建议直接找公司领导,自己则离职回了安徽老家并且联系不上。而她们去找福乐康公司交涉时,得到的答复则是公司暂时资金困难,建议续签合同。

一位经济行业律师研究过上述合同后则告诉记者,所谓会费只是企业集资的一个借口,如果这种操作没有人民银行批准,那么就涉嫌非法集资。

合同内容则显示,合同到期前5个工作日内,会员可以申请合同续签,会员如果未在合同到期前申请续签,福乐康公司将在合同到期前退换会费余额。但是通观整个合同及其补充材料,记者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会员具体消费及价格等。

姜桂芝则告诉记者,业务员告诉他们的这就是存款,她们也并不需要任何消费,而且他们收入微薄,也没有什么养老需求,不可能在这里消费。把钱存在这里,看中的就是比银行高得多的利息。

但是,在福乐康公司要求他们签署的《会员声明书》中,则有一条明确表示“本人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认可康乐福社区服务平台的服务模式和收费方式,经贵司工作人员就《福乐康社区服务平台》的所有条款充分地提示,说明之后,在完全充分知悉、理解本合同全部条款和内容的前提下,自愿申请成为福乐康社区服务平台会员。”这显然和姜桂芝们所说的情况并不符合。

实控人及管理公司曾因非法集资被查处

对福乐康公司是否涉嫌非法集资、为何延迟退换会员会费等问题,记者联系到的其公司一位管理人员周杰则表示,该公司就是养老服务,不涉及非法集资等问题,至于其他具体问题不想接受采访。

不过,记者查阅资料则发现,其关联公司及实控人此前就曾采用过类似手段收取高额会费,并被相关部门认定为非法集资被查处。

2019年1月,上海市民政局通报了一起本市养老机构及其投资方公司违规非法集资的案例。上海市民政局发现上海凯晨实业公司及其出资创办的上海康乐福养老院,通过所谓的“预定养老服务”合同,向老人收取“会员费”性质的高额费用,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事实上,早在2018年初,上海市民政局就得悉,上海康乐福养老院存在违规收费问题,当时查明,上海康乐福养老院以1年至5年不等的“会员制”“终身制”等方式,向入住老人收取费用,累计高达人民币4600余万元。情况查实后,普陀区民政局责令上海康乐福养老院立即清退相关款项,还与区公安经侦部门联动,查封了养老院法人代表钟德才与妻子夏玉秋在沪个人产权房若干套,区公安部门还对钟德才夫妇采取了限制出境的强制措施。

2018年12月,上海康乐福养老院完成全部4600余万元清退。不料,违规收取的巨额资金清退完毕还不足一个月,2019年初,上海市民政局就在下基层调研中再次发现线索,上海康乐福养老院的出资举办方上海凯晨实业公司再次以同样的手段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相关部门调查结果显示,上海凯晨实业公司及康乐福养老院已通过这种方式在短期内收取资金高达2819万元,涉及公众239人。而这笔巨额收费实质上并无相关具体服务产品兑付,而是由公司及养老院向“投资者”承诺年回报率达9%—12%,且签约收费对象不特定、年龄不限定、金额不限定。其中,公众最高单笔“投资金”高达70万元。

而且,上海凯晨实业公司收取的239笔资金,无一开具发票,仅给所谓的“投资者”或“预购人”“预订人”一张不提及任何收费名目的收据。甚至有巨额资金,竟直接打入上海凯晨实业公司法人代表夏玉秋的私人账户,最高单笔达50万元。初步查明事实后,普陀区相关部门严令上海凯晨实业公司立即清退违法收取的全部2819万元。

对此,上海市民政局表示,上海康乐福养老院在2017年违规高额收费行为尚未处理完毕的情况下,再次涉嫌参与上海凯晨实业公司的非法集资活动,这又是一起性质恶劣的严重违规行为。上海市民政局将指导普陀区民政局,在查实违规行为的基础上,依据养老机构和民非组织管理的相关法规进行严肃处理。

对于上海凯晨实业公司的违法违规活动,相关消息显示,普陀区民政局将支持配合区市场监管局进行调查,按相关政策法规予以行政处罚。公安经侦部门将对此展开进一步调查取证,对涉嫌违法犯罪行为的,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此次姜桂芝们反应的情况则显示,上海凯晨实业涉嫌非法集资情况的关联公司不仅是已经被查处的康乐福公司,还有福乐康。姜桂枝告诉记者,康乐福是福乐康的母公司,记者通过启信宝软件查询发现,二者并没有直接关系,但疑似实控人同为钟德才,都宣称是从事养老服务的公司。

福乐康官网资料也显示,其创始人为钟德才,并介绍,钟德才先生先后创办有温州龙湾协和医疗综合门诊部、温州百姓医疗综合门诊部、云南楚雄博爱医院、温州平阳老年康复中心医院等。 目前,钟德才正带领团队从纯医疗转向国家政策倾斜的养老、康复项目,打造为中国专业从事高端医养结合型养老机构管理运营的龙头企业。 与此同时,钟德才还担任尊古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投资成立了上海福乐康社区养老服务有限公司。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