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全球劲吹降息风 中国央行如何选择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2-13 10:10:53

摘要:变化就是在一线之间,全球金融市场进入加息通道的呼声话音未落,突然大家就异口同声的喊降息了。

全球劲吹降息风 中国央行如何选择

冉学东

变化就是在一线之间,全球金融市场进入加息通道的呼声话音未落,突然大家就异口同声的喊降息了。

周四,在新任行长的首个货币政策会议上,印度央行意外宣布降息,下调回购利率25个基点至6.25%。此次降息是印度自2018年8月降息以来首次放松货币政策。也是全球央行货币政策方向开始微调之后,第一家宣布降息的央行。

而始作俑者是美联储。

上周的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按兵不动,其决议声明删除了有关进一步循序渐进加息的前瞻指引。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未来加息的可能性一定程度上下降。联储正评估缩表的计划,将在今后数次货币政策会议上完成相关计划。不希望缩表计划造成市场动荡。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则说,尽管美国经济有放缓迹象,今年仍会表现稳健,但若全球经济放缓影响到美国,联储的下一步行动可能是终结加息,转为降息。耶伦的此番表态对金融市场的影响相当大。

除了印度央行降息,澳大利亚央行也暗示了降息的可能,澳洲联储主席Lowe在周三的一次演讲中称,在以往的议息会议中,澳洲联储下次利率行动加息的可能性超过降息,但这次,加息和降息的可能性更加趋于均衡。

其实,判断未来全球央行是否降息,主要是看美联储这次是暂缓加息,还是开始降息。

2月ISM制造业PMI仅为54.1,大幅低于预期值57.5和前值59.3。在欧日和新兴市场经济景气回落的大背景下,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强势能否持续本就有着担忧,12月制造业PMI大幅下行则集中加剧了市场对美国经济下行的担忧。

但是就业却非常强劲,2月1日晚间,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1月非农就业人口变动 30.4万人,预期 16.5万人,前值 31.2万人。

同时,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1月份美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6.6,不仅高于前值的54.1,而且高于市场预期的54。

由此看,美国经济目前的走势并不明确,难下定论。增长尽管有放缓趋势,但笔者认为可能是短期的,一方面是由于特朗普降税政策的边际影响正在消退,另一方面美联储去年加息频密,对市场的投资产生了一定打压,加之中美贸易战对经济发展也有一定挫折。这种情况随着未来特朗普政策的进一步展开,尤其是特朗普“政策包”中基础设施建设的推出,可能会引发美国经济的再次强劲。所以笔者认为,这次美联储跟2016年一样,很可能只是暂缓加息,经济重拾升势还会继续加息,而轻易改弦易辙开始降息的可能性不大。

这样的预期对中国央行的政策会产生影响,美国经济阴晴不定,美联储尚在观察,而中国央行从去年后半年就开启了更加宽松的货币政策,政策手段目前仍然主要是数量型的,从去年到今年已经连续四次降低存准率,但大型银行的存款准备金率仍然处于高位,还有较大的降准空间,今后央行的货币政策主要工具应该还是存款准备金率,而不是利率。

尽管央行一再强调要用价格型市场化的利率工具来调控经济,逐渐代替数量型工具,但是由于中国经济中大量存在的预算软约束,数量型工具在未来一段时间仍然是央行的主要手段:降息是一个强烈的货币宽松信号,会导致房地产价格再次失控,而攸关于经济转型的中小企业和三农也不会由于降息而更容易地得到资金。

许多论者认为,2019年由于美联储暂缓加息,或者降息,打开了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放松的空间,中国央行可能通过利率的双轨并一轨,而实现降息,比如淡化存贷款的利率管制,并进一步降低金融市场利率,以市场利率中的某一个比如逆回购利率作为基准利率来实现利率的市场化。这种设想有些操之过急,利率市场化是长期的过程,并且利率并轨也不可能今年完成,如果过快实现存款利率的市场化,反应在市场上只可能是加息,而不是降息,这样危险的操作不是中国央行的风格。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