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中国好声音》王牌团队谋划上市 “综艺第一股”头顶17项风险

作者:韩永先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1-30 21:49:16

摘要:制作《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热播综艺节目需要多少资金支持,背后金主的收益有多大?正在冲击“中国综艺第一股”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文化”)招股书揭示了综艺节目的烧钱运作。

《中国好声音》王牌团队谋划上市 “综艺第一股”头顶17项风险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韩永先 北京报道

制作《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热播综艺节目需要多少资金支持,背后金主的收益有多大?正在冲击“中国综艺第一股”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灿星文化”)招股书揭示了综艺节目的烧钱运作。

赶上2018年末班车,灿星文化启动运作已久的上市大戏,公司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4260万股,募资15亿元用于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但是在目前综艺节目泛滥、同质化竞争严重的今天,其隐藏光环下的致命风险,也随之浮出水面,让综艺领域企业的上市之路阻力重重。

业绩突破瓶颈

招股书显示,灿星文化是国内领先的电视和互联网节目制作和运营商。

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报告期,公司共制作了30余部综艺节目,其中大型季播类节目26 部,周播类节目2部,日播类节目2部及其他综艺节目,代表作就是近几年热播的与浙江卫视合作的《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与江苏卫视合作的《蒙面唱将猜猜猜》《我们的挑战》,与央视合作的《中国好歌曲》《出彩中国人》等节目。

从依赖《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王牌节目起家,到多元化开发电视综艺、网络综艺节目,给灿星文化带来的不是经营业绩的直线飘红,在报告期反而出现巨幅的业绩波动。

近年来,灿星文化业绩显著下滑,营收和净利润均呈现下降趋势,2015年至2017年,灿星文化分别实现营收24.62亿元、27.06亿元和20.5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06亿元、7.29亿元、4.55亿元。

2018年上半年,灿星文化营收2.65亿元,扣非后净利润还出现亏损2726.05万元。对于亏损,灿星文化称受观众观看习惯、电视台排播计划等因素影响,大型综艺节目播放高峰期一般在5月至10 月,由于公司主要节目集中在下半年播出,收入在一年内并非均匀实现,存在一定季节性波动。

但是纵观公司的面临的市场环境和政策导向来看,灿星文化选择在影视娱乐行业“寒风凛冽”的2018年冲击上市,难免加重了困难。

在2015 年至2017 年,分别贡献了公司46.43%、37.33%、32.33%营收的王牌节目《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吸金能力已显颓势。2012年,《中国好声音》首播以来,《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系列节目已跨过7季,在观众审美疲劳等因素的影响下,首播收视率分别为1.477%、3.516%、4.241%、5.308%、3.843%、2.604%、1.730%,最近3季下滑明显,收益逐年下降,公司依赖单一系列节目创收的持续性风险累积。

对于报告期内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灿星文化提示称,公司未来的成长受经济周期、行业监管、市场环境、竞争格局、企业管理等内外部多种因素的影响。近几年综艺节目行业快速发展,节目类型、观众审美、偏好变化迅速,视频网站自制综艺与采购电视综艺版权之间此消彼长、宏观经济波动等原因均对公司的经营成果和成长性造成了影响。

如果外部环境出现重大不利变化或未来公司不能在节目研发、制作水准、营销渠道、版权积累等方面继续保持领先优势,不能顺应新媒体时代的快速发展进行合理的战略布局,公司将面临成长性不足的风险。

如何化解面临的市场困境,《华夏时报》记者为此致函致电灿星文化,但截至发稿始终没有得到回应。

不过一大型视频网站的公关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国内综艺节目制作领域的竞争已经白热化,同质化、类质化竞争已经让综艺节目市场饱和,传统电视渠道的流量收益连续下滑已是趋势,竞争的格局正转向视频网站渠道,但是面对自身都在为流量、资金犯愁的视频网站,支撑巨额的大型节目费用很难实现,此外,目前电视台、视频网站为节省成本开支也趋向自己制作节目,减少对外的节目采购,这给专注于综艺节目制作的公司来讲都是不利因素。

灿星文化在招股书中也表示,面临市场环境变化的风险,未来存在综艺节目需求被其他视频文化资源替代导致公司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下滑的风险,竞争格局的变化,采取“先台后网”的模式,随着网络综艺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公司仍面临着不能探寻出适应新的市场模式导致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下滑的风险。

17项风险压顶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灿星文化的盈利能力在报告期出现了巨额下滑,但是并没有影响到机构对公司的看好。从2017年12月,灿星文化先后引入包括阿里系、腾讯系在内的10位机构股东,引进资金高达15.25亿元。

灿星文化将阿里、腾讯两大互联网公司作为发展后盾,能否支撑起多元化开发节目的创收预期能以预料,仅从公司目前提示的风险因素来看,灿星文化上市融资路并不平坦。

行业政策层面,2018年国家对电视电影娱乐节目的监管形成风暴之势,如果灿星文化在业务发展中未能严格把握好政策导向,违反行业政策,可能面临作品被监管机构叫停、损失投资成本甚至取消市场准入资格。

市场环境上,此外,目前我国对境内资本从事电视节目制作业务已基本放开,政策准入门槛较低。截至2017底,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机构已达18728 家,后续如果更多有实力的制作公司涌现导致整个行业竞争可能加剧,而目前有“爱优腾”之称的三大视频网站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发力自制综艺,《中国有嘻哈》等爆款综艺节目出现,已经加入综艺节目分流市场的阵营。

自身经营上,除了营收业绩出现下滑、收益季度性波动、过度依赖《中国好声音》单一IP节目等困境外,灿星文化还面临着应收账款余额较大、大额商誉可能减值、业绩依赖政府补助的财务风险。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净额分别达7.39亿元、11.07亿元、7.07亿元及 3.6亿元,占流动资产分别高达48.00%、59.34%、63.28%及 28.40%。若个别客户出现资信状况恶化、现金流紧张、资金支付困难等不利情形,将给公司带来巨额呆坏账。报告期,公司已经面临乐视网巨额应收无法收回,陷入法律诉讼的事实。

截至 2018 年 6 月末,因为并购梦响强音,灿星文化形成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 19.83亿元,需要在未来每期末进行减值测试,若未来宏观经济、市场环境、监管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影响到经营情况,或其他参数变动影响商誉可收回金额,公司存在商誉减值风险,将直接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减少公司当期利润。

此外,报告期各期公司取得的政府补助分别高达3368.04万元、1.80亿元、8285.04万元及 3895.10万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达3.54%、20.56%、15.39%和 341.67%。如果未来地方政府对公司的补贴和扶持出现重大变化,仍会造成公司业绩直接。

不仅如此,《华夏时报》记者统计发现,灿星文化目前公开面临的风险因素多达17项目,是公司上市不得不面对的直接风险。而近年来,监管部门已逐渐提高影视娱乐公司上市的门槛,华视娱乐、和力辰光、开心麻花等公司纷纷宣布终止IPO计划,灿星文化选择逆流而上能否成功将经受多重考验。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