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北大年度研究报告称:中国经济须以不断升级的需求,引领好的供给不断产生

作者:商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8 11:57:57

摘要:北京大学1月27日发布主题为“高质量发展中的经济增长和宏观调控”的2018年度中国经济增长报告,用现代经济学方法,对需求问题进行深入分析,认为在当前背景下,中国经济必须以不断升级的需求,引领好的供给不断产生。

北大年度研究报告称:中国经济须以不断升级的需求,引领好的供给不断产生

商灏

北京大学1月27日发布主题为“高质量发展中的经济增长和宏观调控”的2018年度中国经济增长报告,用现代经济学方法,对需求问题进行深入分析,认为在当前背景下,中国经济必须以不断升级的需求,引领好的供给不断产生。

该报告主编、北京大学前常务副校长、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在发布会上发表演讲,深入系统地阐述了上述判断的内在逻辑。他说,现在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能忽略了需求方面的管理,特别是不能用劣质的需求,去带动引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是要用社会现代化发展过程当中,不断升级的需求,去引领好的供给不断的产生。他强调,在供给侧管理的逻辑框架里,需求管理对于经济增长具有不可或缺性。他并提到习近平总书记有一段话:需求管理和供给管理,任何国家的经济都有这两方面,不同的时期,不同的国家,以哪方面为主,视国情而定有所不同的,但二者并非割裂开,并非相互否定、相互对立。

刘伟还表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阶段性的成果的条件下,有必要重新审视需求管理,探讨中国经济现在要有什么样的需求管理。

该报告副主编、北大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北大经济学院教授苏剑说,在产能过剩的大背景下,经济的增长决定于需求的增长,经济增长的质量决定于需求增长的质量。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如果有购买力,那就意味着他的需求也是无限的,关键的问题是,怎样把这个需求刺激出来。试图总是用传统的产品来刺激需求,现在已不大可能实现目标,因为人们对于任何一种传统产品的消费,最终都会达到饱和。要想扩大的需求,只能提供新的产品,这是需求质量的扩大,而且这种需求的长期增长,决定了经济的高质量增长。

苏剑说,他和刘伟教授还在该报告中对中国宏观调控体系的创新努力,进行了深入探讨和总结,认为中国经济的宏观调控,可以遵循三条思路。第一条思路,就是需求管理政策,需求曲线可以向左右平移。第二条思路,是供给管理政策,即供给曲线也可以进行左右平移。第三条思路是价格调整,这是现代凯恩斯主义的分析框架,有一个严格的前提假设:价格必须是刚性的,或者价格必须是黏性的,价格调整的比较缓慢,如果价格调整比较快的话,问题就不存在了,古典经济学就复活了。

WechatIMG33.png

多位参与该报告相关章节内容研究和撰写的学者:国资委研究院研究员胡迟,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李绍荣,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周景彤,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新动能研究室副主任邹士年,北京师范大学教授、能源与战略资源研究中心副主任林卫斌,贵州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项凯标,新时代证券宏观分析师、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博士后邢曙光,信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研究人员、北京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博士后周治富等,先后在会上从各自角度,论述了其与主判断相关的理论逻辑。

其中,国资委研究院研究员胡迟的一段发言,颇有深意。

胡迟说,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全年的宏观经济数据来看,GDP总量超过90万亿,经济增长率是6.6%,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是30%,中国经济又上了一个大的台阶。然而谈高质量经济增长,可以更多的从结构方面来谈。根据统计局的数字来看,现在一般用结构性指标来衡量经济增长的质量提高,或者是优化,一般有几个方面的指标。用得最多的,是三产占GDP总量的比重,2013年是一个转折性的年份,那一年三产的比重超过二产的比重,这个数字这几年一直在增长,最新是超过了52%,相信这个数字还会继续增加下去。

他认为,如果进一步深入思考高质量的发展,就要看增长的基础是什么,到底是靠什么来增长。从这个口径来衡量,一些问题令人忧虑。

“现在中国经济增长进口的依赖度还是很高,这一点值得忧虑。工信部公布的最新最权威的数字显示,中国现在有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研究是空白,52%是依赖进口。绝大多数计算机服务器,通信通用处理器,95%的高端芯片,95%以上的智能终端处理器、芯片,都依赖进口。由此可见,中国经济高增长的基础是不牢靠的,因此有比喻甚至称中国的经济大厦是建立在沙滩之上。”

胡迟表示,这样一种格局的结果,从产业链来看,是中国经济一直处于产业链低端,这种情况和五年前、十年前相比,应该说没有发生本质的变化,而我们得到的是低附加值,环境也污染了。另外,从经济安全来看,外国人会卡你,像去年的中美争端一样,把芯片一断,中兴,甚至这个行业的生态安全都会受到很大的威胁。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首先最重要的是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虽然一直在解决的过程当中,但从深层原因来看,这是老问题,五年前、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从发改委、工信部的一些文件来看,其实已经大概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企业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政府出台了很多产业政策,来解决这个问题,可为什么效果不明显?

胡迟还说,前两天,在省部级干部的研讨会上,习总书记的发言中也谈到了这个问题,他说要建立自主创新的长效机制,我认为他主要还是指这方面的问题,所以,今后的改革,国有企业的改革,促进民营经济的发展,都要围绕这个来展开,这是解决中国经济长期过程当中,高质量发展最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中国经济才能真正的谈到实现高质量的发展,而不是像现在所说的,是建立在沙滩上的高楼大厦。

“但解决这个问题之前,不要忘了,国际分工的机制,该进口的,还是要进口。从当今世界各国来看,没有一个国家,即使像美国,也不可能所有东西都能自己生产,很多东西也是要靠进口。哪些是需要进口的,哪些是需要自主研发解决?去年6月,发改委规划司举行了一个内部研讨会,当时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是产业要细分一下,产业链上的东西,再细分一下,分了之后,确定哪些东西是以后还可以继续进口,靠国际分工来解决,哪些东西是需要自己来生产。

“现在我们看到,说芯片被美国人卡了,现在很多国内的企业,包括马云,包括格力都在投资芯片,到底哪些是应该投资的,企业自己要关注。宏观层面上,国家更要关注这些问题,把这些顶层设计做好,然后再一步步往下捋。遵循国际分工,利用全球资源,来谈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更为适宜。”胡迟强调,到这一步,中国的发展,中国的经济才能实现真正高质量的增长,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增长,才可能有更多的含金量。

另外,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新动能研究室副主任邹士年在会上有关楼市调控的一段分析,也很值得关注。

他说,2019年调控政策的放松,政府最希望的是成交量上去,但房价不能上去,这是调控的底线。因此,2019年极有可能出台房地产税,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1月21号的时候,习近平在防范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上,说过这样一句话:稳妥实施房地产平稳健康发展长效机制。以前都讲的是构建,这一次会上已经提到稳妥实施了。3.0版本的房地产市场调控,讲的是价格的控制,成交量的放大,当然,这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刘伟教授等学者还在会上回答了媒体记者的提问。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增长年度报告,至今已连续出版15期,最初是由时任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的刘伟教授在2004年发起和组织的一个原计划施行10年的研究项目,国家统计局参与推进。从2014年开始,该项目成为由教育部、中宣部资助的重大基础性研究项目之一。据透露,该项目研究报告的许多重要内容,经常会被以“奏折”形式递交高层,试图对政府决策发挥重要影响。

责任编辑:吴丽华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8)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