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造车不如铺“路” 谁是华人运通跑通5G的“佩奇”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4 16:11:17

摘要:自主知识产权的C-V2X技术被确立为国家标准,中国5G业务基于用户端的实际需求和庞大移动端基盘,这些客观助力,都是中国吸引福特、丰田、以及越来越多华人运通式运营整合型服务商投入其中的最大吸引力。

造车不如铺“路”  谁是华人运通跑通5G的“佩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在V2X(vehicle to everything 车与所有物体的连接)技术趋势尚未有全球化定论前,抓住游戏主导权,是每一个耕耘车坛的老司机理应在战略高度考量的方向。

去年才正式入局“造车”大军的华人运通,正如其董事长丁磊(81年进复旦、05年就任上海通用总经理、13年赴任浦东新区副区长)身披的历史使命一样,在自我进化的一开始,就聪明的选取了“三智”(智能汽车、智捷交通、智慧城市)战略中的“智捷交通”作为首个对外披露的项目进程。1月20日,全长8公里的华人运通“智路”盐城示范项目开通试运行,即从两个维度解释了外界的疑问:自动驾驶谁做,和谁一起做,华人运通与周遭造车新势力最大的不同,是对周围资源的运用高度和对人车路协同长远的谋划。

自动驾驶病理病根

q5c2nakitj.gif

从2018年10月22日发布“三智”战略,到2019年1月20日盐城“智路”示范运行,四个月来,华人运通给外界的印象非常低调,甚至外界开始猜疑丁磊从造车到造城的宏大规划,究竟该以怎样的落地形式呈现。

据丁磊介绍,智捷交通的终极演进目标是实现由车端的单体智能到车路的混合智能,直至城市的群体智能的演进。《华夏时报》通过2018年为期一年的造车新军采访梳理得出,当前单车自动驾驶无法解决的痛点恰恰是缺乏协同,技术流和资本派自弹自唱,而高效安全全场景的智能通勤愿景,则需要通过“车路协同”的方式来彻底解决。

说白了,市场需要有人造车,做L1-L3阶段智能驾驶的尝试,靠资本推动单体技术进步,但更重要的是构建生态,车路协同,从华为、高通,到UBER、通用、福特均在试水,实践证明仅靠造车新势力的一己之力实难系统完成。

1月15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全球媒体专访时谈到,“现在真正无人区的探索就是降低时延,任何电路都一定有电容、电阻,一定会产生时延,人类社会要求无时延的时代是不存在的。”

而车路协同的真正含义,恰恰是最大限度地降低时延。

大洋彼岸,当下的福特与通用之间正为此打的不可开交。目前,通用、福特两家车企因为各自供应商的原因,在V2V技术(车车协同)路线产生分歧,两家车上装的V2V设备基本无法对话,首先车车协同效果就大打折扣。

谁的技术标准占主导,谁的车辆便会在未来的车车协同,车路协同中获得更多的“通信机会”,这一点,美国两家老牌汽车制造商在各自转型中都看的分明。

而最终谁掌握话语权,最终要通过美国各大洲路上跑的荷载V2X技术的车辆保有量、以及各州政府对技术的容忍度来决定。

中国V2X的天时地利

wx_article_20190121094533_MQeqt7.jpg

全球化的优势,来自于别人走的弯路,恰好将成为后来者的经验。

《华夏时报》从诺基亚贝尔实验室专业人士处获悉,之前国际厂家中,通用、包括丰田都在坚持的是技术路线是一种类似WIFI的专用短途通信技术DSRC,这一技术的特征是信号覆盖范围短,但也延时短;而福特所采用的是基于蜂窝网络的C-V2X技术,即通过网络运营商去与其他车辆或设施进行连接通信。相比DSRC模式,C-V2X因为多了一个步骤,不可避免的延时会更高,但随着5G的普及,这一问题或将得以缓解。

这就回到了问题的关键,自动驾驶通信技术和谁做?上述采访证实了若离开运营商的支持,基于5G路线的自动驾驶将成为空中楼阁。

wx_article_20190121094533_aKr06e.jpg

1月20日,丁磊在对外表述中陈述了这样几个信息点:包含路侧感知体系、边缘计算平台、5G V2X通讯设备和云调度中心的“智路”预计2019年上半年具备正式运营条件;激光雷达、微波雷达、摄像头将打包构建起真正意义上“3D+3感”的全息路端感知网络,而最重要的运营商环节——正通过与江苏省政府包括盐城市政府的沟通协作,尝试与中国移动、中国电信等运营商的车联网部门开始接触。

而一切合作的基点,是政府要允许修一条有信号的路,然后华人运通才有可能与运营商之间展开大数据交流,而至于路上跑谁的车,《华夏时报》在《受惠汽车产业投资新规 华人运通或喜提造车资质》一文中已有涉及。

与周遭造车新势力相比, 从这点上也确实可以看出华人运通操作思路的不同——后者的思路趋向于先通过V2I(Vehicle to Infrastructure 车与基础设施之间的连接)建立试点,吸引政府意愿带动运营商加入,不求急功近利;而多数前者的思路是上来先造车,投资方在量产前夕快速找到接盘侠,所以才有“2019年哪家造车新势力先倒在沙滩上”一说。

《华夏时报》从华人运通公关部获悉,当下除了通用系的多位前高层,包括德国交通、建筑与城市发展部咨询委员会委员、德国宝马集团前全球研发副总裁沃尔克·辛德勒、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宋京都已受聘华人运通。据了解,宋京在北航时的硕士攻读方向即为微波工程和电磁场,而微波和5G的应用能力,也恰恰在媒体对华为任正非的近期访谈解读中被任总重点提及。

加盟专家的技术指向或许只是巧合,但真正吸引他们“佩奇”是——相比较国外,工信部已将华为等公司掌握了自主知识产权的C-V2X技术确立为国家标准,中国5G业务基于用户端的实际需求和庞大移动端基盘,这些客观助力,都是中国吸引福特、丰田、以及越来越多华人运通式运营整合型服务商投入其中的最大吸引力。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