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陨落的保健品巨头:华林总部空了,沧州传销顽疾难除

作者:白宇洁 王晓慧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01-22 21:41:00

摘要:1月18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外面看到这样的景象。而就在二十多天前,这里还堪比观光胜地——每周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到此“培训”,周边的餐饮场所生意火爆。“一到饭点儿根本忙不过来。”一位还在营业的餐馆老板对记者说。

陨落的保健品巨头:华林总部空了,沧州传销顽疾难除

见习记者 白宇洁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晓慧 沧州报道

内部人员拎着行李走出大门、专用停车场空空荡荡、南北两侧百米内的餐厅宾馆悉数关闭……1月18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河北华林酸碱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外面看到这样的景象。而就在二十多天前,这里还堪比观光胜地——每周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到此“培训”,周边的餐饮场所生意火爆。“一到饭点儿根本忙不过来。”一位还在营业的餐馆老板对记者说。

保健品直销企业权健涉嫌传销被查之后,同行华林也步其后尘。1月9日,河南都市频道曝光林酸碱平公司虚假宣传、疑似传销,随后四天里,华林酸碱平河南商丘分部被工商部门查封,位于沧州下属县级市黄骅的华林总部也有调查组进驻。1月15日,由黄骅市政府相关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发布通报称,初步查明河北华林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

1月18日,守在华林总部大门北侧的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不清楚公司的具体状态和调查进展,以联合调查组发布的消息为准。截至本报22日发稿时,调查进展尚未更新。

各方撤离华林

针对华林的调查还在进行,但记录其辉煌历史的文章已开始从网络上消失。记者发现,1月17日尚可检索到的与华林相关的三条新闻已从“黄骅在线”撤除,详细记录刘德林个人成就的《河北华林集团董事长、总裁刘德林》一文也无法显示。华林公司官网则在17日至19日进行了“系统维护升级”。1月20日,网站恢复访问,但记者发现,频繁更新华林发展成就的“公司新闻”栏目已经被清空。

与此同时,华林总部的繁荣景象也悉数“下线”。1月18日,记者在华林总部门外看到不时有人和车辆出入。“人家是来弄被褥的,以前在这儿上班,现在把行李弄家里去。”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我在这里面卖吃的,里头没人了,我就走了,具体情况我不太清楚。”两手拎着行李的一位女士走出华林大门时对记者说道。

记者还看到,华林大门北侧,由华林酸碱平公司法人刘玉龙持股的沧州寿源酒店也摘除了招牌,大厅里坐着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和其他部门人员。一百米外的华林停车场陷入沉寂,入口处的门房被锁,停车场内没有车辆。与停车场相通的酸碱平DDS仪器配件集市空无一人,所有摊位均已清空。记者还发现,附近一家超市的招牌上印有“配件批发零售”字样,但前面有三个字被黑色墨迹覆盖。记者问起其中缘由时,超市老板称“那是之前印错了”。

据澎湃新闻报道,多位黄骅当地人证实华林总部从12月底就开始放假。华林停车场附近的一家餐馆老板则向《华夏时报》记者回忆,人是从1月6日以后变少的。“元月6号那一批华林的人在我这儿吃完饭说他们要回家了,一位从山西过来的学员还说,9号有个年会可能也开不了了。”餐馆老板告诉记者,华林“出事儿”后买卖就不好做了,店里的营业额从每天一千左右降到“百八十块”。“来吃饭的华林会员给我推荐DDS理疗仪器,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我本来还打算过完年去总部里边体验一下。”

根据联合调查组1月15日公布的调查进展,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华林公司的主要负责人和相关人员已被警方控制。不过,被警方控制的人员名单并未公布。黄骅市委宣传部新闻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了解调查详情还需关注联合调查组发布的信息。

曾是明星企业

“他家一开始是烧锅炉的,后来研制紫花苜蓿,开始做酸碱平这种保健品。”提起华林的发展史,许多当地人都能说上一二。

据华林官网介绍,该集团下设17家全资子公司和分支机构。记者查询公开资料发现,注册于1994年的华林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华林事业的起点。“黄骅在线”文章显示,该公司前身是市属企业无压锅炉厂,时任厂长即华林集团创始人刘德林。1994年锅炉厂改制,刘德林买断企业产权,并企业更名为“华林”。据一位接近黄骅市政府的人士描述,锅炉厂改制是刘德林的商业生涯中的重要经历。

2002年,华林酸碱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华林酸碱平公司”)注册成立,华林的保健品生意就此展开。多份公开资料显示,刘德林于2003年非典期间研究苜蓿产品深加工,后与南开大学生命科学院博导李建民取得联系,研制出营养代谢酸碱平衡调节剂和其他十余种酸碱平系列产品。在产品销售方式上,刘德林瞄准了直销。据“黄骅在线”2006年刊登的文章介绍,刘德林认为,传统的销售是不科学的,得借鉴国际先进的销售模式,“那就是说指直销”。

2015年,华林酸碱平公司获持商务部批准的“直销经营许可证”,但其运作模式却在违规边缘游走。一方面,会员缴纳入门费加盟、通过发展下线获益的模式与《直销管理条例》中“直销企业及其分支机构不得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作为成为直销员的条件”“直销员只能直接向消费者销售产品”的规定相悖。另一方面,华林的主打产品——酸碱平酵素苜蓿和DDS美容养生按摩器也不在商务部直销系统备案的8款“直销产品”之列。华林的产品还被曝出过质量问题。据媒体报道,曾有用户使用酸碱平生物电DDS按摩器时遭电击身亡。

争议未能阻碍华林高歌猛进。直销道道网数据显示,2016年,华林酸碱平公司拿下36亿元的直销业绩。2017年,这一数字增至39亿元,比黄骅市同年的财政收入高出5.8亿。同年,华林新楼华林大厦动工。记者查询发现,华林大厦曾作为“重点工程”和城市经济繁荣发展的表现,先后被2017年和2018年的黄骅市政府工作报告提及。另据澎湃新闻报道,华林官网文章显示,黄骅市委书记、市长等领导曾出席华林大厦奠基仪式。

作为华林集团创始人的刘德林也有多重荣誉加身。农业部乡镇企业发展中心主办的刊物《中国城乡桥》曾于2006年刊登人物专稿介绍刘德林,文章称其是河北省优秀企业家,也是黄骅市政协常委。另据北京青年报、澎湃新闻援引公开资料信息报道,刘德林于2014年、2015年两度获得黄骅市优秀企业家称号,2017年获得黄骅市委授予的“乡贤典范”称号。记者注意到,华林酸碱平公司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刘玉龙却很少出现在公开报道中,多位黄骅人对记者表示,刘玉龙在当地的名气远不及刘德林。

传销顽疾未除

地方名企涉嫌传销,知名度平平的县级市黄骅因此跃入大众视野。而对于黄骅所属的沧州市来说,屡禁不止的传销活动也是多年难除的顽疾。

“从小到大,报纸几乎每个月都会报道又打掉了多少传销团伙,每周也基本都能看到被骗来传销的人成功逃离、被警方送回老家的新闻。”90后沧州人张凡(化名)向记者回忆道。沧州一位陈姓出租车司机则告诉记者,他曾在2017年载过一位自称从传销组织中逃出的乘客。“当时是晚上12点多,有个看起来30岁左右的男的慌张地上车,让我开到天津,说他在传销组织里待了半个月跑出来了。”

京津冀反传救助中心创始人王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沧州是北派传销组织的聚集地之一。 “这和沧州临近北京的地理位置有关。传销人员发展下线时可以告诉对方,我们离北京很近,更容易取得对方信任。”据王明介绍,在沧州活动的传销组织包括水玲珑、蝶贝蕾、盛美、美一美等。“和权健、华林这种持直销牌照的企业不同,这些组织销售的多是三无产品,甚至买空卖空。主要以欺骗手段发展下线,对成员进行人身控制和精神洗脑。”

记者在“沧州晚报”官方微博检索发现,2018年,该报报道了39件警方打击传销窝点或解救传销受害者的案例。另据沧州晚报消息,2017年8月13日,沧州全市开展打击取缔非法传销专项行动,4天内即发现346处传销窝点和3705名涉嫌传销人员。彼时,大学毕业生李文星身陷“蝶贝蕾”遇害一案引起舆论对非法传销的密集关注。

在部分沧州人看来,政府的打传行动取得了一定成效。沧州祁孟庄以西、泰和世家小区以东的铁路沿线一度传销窝点泛滥。1月18日,一位途经此处的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说:“最夸张的时候,在这条路上开着车都能听见传销人员喊口号,不过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现象了。”据沧州本地媒体报道,2018年6月,沧州市新华区联合执法队整治清理了这一带40处传销“教室”。

不过传销阴霾并未散尽。1月19日,新华区九中前街的多位居民处告诉记者,有疑似传销人员在附近居住。“他们基本都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有男有女,外地口音,每天早上六点左右集体出去,好像是去上课”“晚上还能听到他们在室内鼓掌的声音”“前两天这些人还和附近的中学生打起来了”,附近居民向记者介绍道。记者在逗留的一个多小时里观察到,九中前街两侧分布着多个小巷,其中两个巷口外各站着一名年轻男子,一直没有离开。有居民猜测,“那是传销人员站在路口放风。”但记者未能证实其确切身份。

19日下午14时左右,记者向在九中前街西侧约一公里处巡逻的民警反映情况。该民警坦言,沧州的传销窝点并不少见,九中附近的居民也多次举报相关情况。“如果没有掌握非法拘禁或者危害生命安全的证据,我们一般只能做遣散处理,但传销人员可能又会回来。”

一位不便具名的公安系统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介绍,传销活动的打击一般分为两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由工商部门对普通的传销活动进行行政管理。第二个层次是刑事打击,即按照刑法规定的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对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成员达三个层级以上、30人以上的传销活动组织者进行打击。”该人士表示,传销组织一般比较分散,由十几个人单独聚集为一个单元,其中的新成员往往了解情况有限,老成员则大多不配合公安调查,因此加大了取证难度。“如果达不到刑事立案的要求,那么对传销组织的处理就会相对较轻。”

责任编辑:胡妍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