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美方透露与华“贸易磋商”关键难点有多重含义,亦是为万一达不成协议埋下伏笔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20 15:57:12

摘要: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构部分的情况到底如何和将要如何,我们在中国春节前后的中美“贸易磋商”中就能看出一些。

美方透露与华“贸易磋商”关键难点有多重含义,亦是为万一达不成协议埋下伏笔

庞中英

路透社2018年1月19日的“独家报道”,即“美国在与中国的贸易谈判中提出对中国承诺的贸易改革进行定期进展评估(以下简称“定期评估”),以此作为达成协议的条件之一,一旦认为中国违反了协议,就可以再度对它采取关税行动。”这一被评论为“单方面”的要求(美国当然不会接受中国也对美国的承诺进行定期评估,美国也不存在对中国的承诺,所以,中国也不可能对美国的承诺进行定期评估),很快受到举世瞩目。这条消息至少在中国微信圈中“刷屏”。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的报道,“中国谈判代表对于定期评估改革进展的提议并不感兴趣,但美国的提议也没有妨碍谈判”。

这条消息再次让人们知道了美国方面所说的与中国之间的结构性问题到底是什么,也就是说,目前的中美“贸易磋商”,美国方面其实真正在意的不是钱(中国多买,美国多卖),而是“结构性问题”。

“结构性问题”才是中美“贸易磋商”的难点,才是中美“贸易磋商”的关键。这次“贸易磋商”要成功,需要在“结构性问题”上达成协议。

表面上,特朗普政府尽管信奉的是老掉牙的“经济民族主义”,但实际上,这“经济民族主义”也是会“现代化”的或者“与时俱进”的。特朗普政府抓住的是当前的美国与世界之间经济关系要害的结构性的议题,例如,知识产权保护、技术转让、产业补贴等。

面对美国此种结构性压力,中国头脑的冷静和谈判的专业也许最为重要(切忌不要用诸如“霸道”、“侮辱”等恶言回应特朗普政府的压力)。我们知道,美国在与贸易伙伴(中国只是其贸易伙伴之一)的谈判上,一再如此压力。这是事实。

当年美国与日本发生贸易冲突时,美国就直触日本最敏感的神经——日本与美国的结构性问题,即所谓解决美日之间的“结构性障碍”(The US-Japan Structural Impediments Initiative)。由此可见美国谈判的高度或者深度。

这次与中国的谈判,我认为,特朗普政府尚未达到当年的美国政府对待日本那样狠度,结构性问题也是有选择性的,并没有单独拿出来谈结构性问题。也许,过一段时间,中美“贸易磋商”下一步就专门集中在结构性问题。

我举日本的例子是想说,日本等早已遭遇到美国的这种贸易打击。中国是后来者,要平常心对待。中国不妨汲取一下日本是如何应对美国的。

我还想说,冷战结束后的全球经济治理之所以与以前的不同,就在于有一系列机制解决敏感的甚至危险的“结构问题”。GATT只是国际贸易治理,而WTO则是全球贸易治理,原因是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我们很多人把国际治理等同于全球治理。“国际”与“全球”差别大。

2008年金融危机后,G20要求“相互评估进程”(MAP),确立“国际经济合作”,主要是“宏观经济政策合作”的核心机制。只是,这个东西太超前,太重要,这几年在实质上即在真正的全球经济治理上不断走下坡路的G20,在执行MAP上,IMF等在这MAP也虎头蛇尾,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比如,各国中央银行都进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本来欧美和“新兴经济”要在这方面协调,却各自为政,甚至以邻为壑(以邻为壑就是经济民族主义的要义之一)。

“评估”(review)一度非常流行,是“新经济自由主义”的全球治理的关键政策工具。因为既然全球化了,全球治理当然要进入“心脏”等结构的要害部位,否则,怎么也谈不上“治理”(governance)。比如,非洲发展伙伴计划(The New Partnership for Africa's Development – NEPAD) 要对参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进行“评估”。

中国是G20和NEPAD等进程的主要参与者,应该知道“评估”的要义。

这次特朗普政府提出对中国贸易政策尤其是中国改革的情况进行“评估”,还有一个核心词,即美国不是听中国说什么,而是要亲自“核查”(verify)。这可能更让中国难以接受。但是,我们知道,美国对朝鲜“无核化”也是这种“核查”的要求。我们对于“核查”一词不要吃惊。

到底我们怎么对美国进行反击或者驳斥?

我们知道,现在的这个特朗普政府与以往的美国政府最大的不同在于其强调“主权”。查一查从特朗普总统到其内阁成员的讲话,强调美国的“主权”不可受到侵蚀不可受到影响,到处都是。美国不让别国和其他国际行为体碰触美国的主权,美国却要侵犯或者冲击其他国家的主权,这是赤裸裸的单边主义,“双重标准”,岂有此理!

在道理上,特朗普政府是矛盾的。如果中国不接受特朗普政府的多方面“定期评估”和“核查”,就要拿特朗普政府的高调的主权论说事。你特朗普不是很看重至高无上的主权原则吗?

不过,在具体谈判中,中国不必如此教条!因为美国毕竟仍然是“唯一的超级大国”。我认为,中国方面在谈判时要美国也做出对中国的若干“承诺”,并要求也“定期评估”美国对这些承诺的落实情况,以及进行“核查”。也即中国提出与美国之间相互评估。否则,就有理有力地驳回美国的“定期评估”和“核查”要求。

最后,美国方面透露出与中国“贸易磋商”的要害之难点,可能有多个含义,自然是施加压力了,但更是试水,更是检测中国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给美国以承诺,也是为假如“贸易磋商”达不成协议埋下伏笔。

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构部分的情况到底如何和将要如何,我们在中国春节前后的中美“贸易磋商”中就能看出一些。(作者为著名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特聘教授、社会和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