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要闻正文

一票难求逼出“反向春运” 能都带火大城市节日消费市场?

作者:史凯 陈岩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2 11:31:27

摘要:分析人士认为,在“反向春运”今年受追捧的热潮下,北上广等一线大城市春节期间“空城”现象或将愈发得到改观,节日人气氛围将会升温,同时刺激大城市的节日消费市场。

一票难求逼出“反向春运” 能都带火大城市节日消费市场?

见习记者 史凯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岩鹏 北京报道

春运抢票,有人欢喜有人忧。而就在今年春运抢票大战正如火如荼之时,不少人却选择了另辟蹊径,打算换个思路过年。

“我回家从1月30日到2月3日这段时间所有种类的火车票都没有了,甚至2月4日除夕当天连一张硬座票都没有,只有1月29日有1163元的高铁商务特等座票,不仅价格贵增加回家成本,并且29日我还没放假。”在人头攒动的北京南站售票处,家住河南洛阳在北京工作的小穆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他之前几次在12306客户端抢票都无果,这次是顺道来车站碰一下运气,而再次失望的他无奈之下决定让父母来北京与他一起过节,毕竟从家到北京的车票很好买。

与小穆一样遭遇买票难而选择让父母来大城市与自己相聚的打拼青年不在少数。在北京上班的西安籍女士余朵告诉本报记者,春节前回西安的火车票“一票难求”,飞机票1800元左右,而节前反向机票最低才只有300元且票源充足,所以今年选择让父母来北京过年,正好带着父母在北京逛玩和消费。

据携程网大数据显示,今年“反向春运”现象凸显,上海、北京、广州、深圳、杭州、南京、天津、青岛、宁波、厦门是十大热门目的地,除夕前一周飞往这些城市的机票预订量同比增长超过40%,“四老一小”旅客订单显著增长,机票价格甚至比高铁票还便宜。

成都、重庆、哈尔滨、西安、长春、郑州、长沙、贵阳、合肥、武汉是十大热门出发地。这些城市所在的省份,都是传统的劳务输出大省。从1月28日起,四川、重庆、河南、安徽、湖南、湖北等地的老人们陆续踏上“反向过年”之旅,“反向春运”航线迎来客流高峰,2月11日将开启“反向春运”返程高峰。

分析人士认为,在“反向春运”今年受追捧的热潮下,北上广等一线大城市春节期间“空城”现象或将愈发得到改观,节日人气氛围将会升温,同时刺激大城市的节日消费市场。

大城市春节消费市场正逐年升温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近两年留在大城市过年的年轻人和春节期间选择到大城市旅游的人群较往年明显增多。

这一变化或许可以从春运人次数据的变化上得到佐证,中国春运人次近两年呈现下降趋势,2017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27亿人次,较2016年的29.1亿人次同比下降近9%。

一线大城市春节气氛的渐浓带动节日消费市场的升温,而这其中有春节期间来旅游的人群,也有“反向过年”的因素。

“去年春节前我在外滩附近订了星级观光酒店,春节前父母来了入住,除夕夜在酒店吃的年夜饭,与父母一起感受了一次不一样的春节。”在上海工作的90后小卢在电话里对《华夏时报》记者说,去年春节期间,她带着父母在上海逛了豫园,欣赏了新春民俗艺术灯会,吃了上海小吃,去了古猗园,热闹的体验感胜于家乡的气氛。带着父母在南京路步行街购物消费,还去了世博园、朱家角古镇等旅游景点,整个春节期间充实、愉快。

数据显示,2017年北京市春节7天总消费额达46.8亿元,北京市商务委重点监测的120家商业服务业企业春节期间销售额较2016年同期增长9.8%,创近5年来最高增幅;上海市20家大中型商业企业春节期间营业额同比增长10.6%。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陈及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以往对于大城市而言,一到过年就变成了“空城”,餐饮业的服务人员大多数都回家过年了,导致节日期间大多数餐饮业均处于不营业状态。“反向春运”以前也有,但没形成规模,随着近年来开始逐渐升温,一线大城市的节日人气也开始攀升。从今年“反向春运”规模化、白热化浪潮的角度看,对大城市节日氛围会有向上的拉动,对节日消费市场会起到促进和提升作用,将会一定程度上带动大城市的餐饮、零售消费和住宿、休闲娱乐、滑雪等旅游服务消费。但目前从整体来看,“反向春运”对刺激消费又是在一个总体有限的水平上,不能对此报有太高的期望值。

“反向春运”未来是否将变为常态化?

从“空城”逐渐变得人气升温和焕发节日消费活力的大城市,未来能否依仗“反向过年”这一形式来支撑和变为常态化?

家乡南宁的刘女士年初来到北京与儿子一起过元旦,之后就一直住在北京,最近她刚买了机票,准备2月初与儿子一起回家过年。

“去年由于孩子工作忙,我们一家三口是在北京过的年,对于家住南宁的我们来说,平时来北京少,趁春节假期在北京度了假,还改变了一直以来一成不变过年习惯。”刘女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说,但“反向春运”的过年形式偶尔来一年新鲜一次还好,不会年年如此,甚至不会连续两年都“反向过年”。毕竟亲戚朋友和孩子的同学们都在家乡,并且多数人都是一年只有春节这一次机会聚到一起,在家与亲朋好友团聚仍然是过年不变的主旋律。

陈及认为,“反向春运”揭示了购票难的现状,是面对很多票价上涨和票源紧张、供需不平衡的一种无奈之举或自发的理性化选择。未来不能对此抱有过高的期待,毕竟回家过年是绝大多数人所期望的,跋山涉水千辛万苦也要回家过年是中国人的传统。“反向过年”缺失很多社会关系的连接,家乡是亲戚、朋友、发小关系最多的所在地,家乡的厚重年味是工作所在地的一线大城市所不能比拟的。

有网友担心,“反向春运”的持续升温是否会带动目前“白菜价”的反向票价的上涨。

不过在陈及看来,“反向春运”若是到达一个极限值或爆仓了就会涨价,但如果没达到极限值,为了刺激购票反而还会降价,取决于市场供求。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