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电商法》落地挤压生存空间 代购们年关难过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1 18:12:52

摘要:每年岁末年初,都是代购传统的旺季,国外的打折季,加上国内春节前物流停运,让许多人都会选择在此时囤上一些货。但今年,代购的旺季比以往提前了,淡季也过早的到来了。而淡旺季之间,只隔了一个1月1日。

《电商法》落地挤压生存空间 代购们年关难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这几天,北京女孩小宇的朋友圈格外清净。动不动刷屏的微商不知去向,时不时发数条“九宫格”照片刷存在感的代购也十分低调。不过,一些类似少儿涂鸦的图片在她朋友圈中时不时就会出现一张。这是生存欲极强的代购们在新《电商法》下想出的应对之策。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尽管新颁布的《电子商务法》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提高准入门槛,杜绝个人代购行为,这在很大程度上阻碍了代购们的路,但充满智慧的代购们和急需代购的“剁手族们”,总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成功交易。

而在淘宝上,一些代购的店铺甚至在盘算着涨价。“如果被征税,商品可能涨价”被回复给每一个咨询的买家。

高额利润驱使着专业代购们绞尽脑汁见招拆招,但精力有限的留学生代购们已经率先感受到寒意。

“不敢在朋友圈发广告了,生意本来就一般,现在更淡了。”澳大利亚留学生李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而以往代购出没频繁的香港屯门,也同样冷下来了。“主要是不知道后果究竟会有多严重,就怕钱没挣到,还惹一身麻烦。”在香港读研的广州女孩方卉说。

代购悲喜剧

每年岁末年初,都是代购传统的旺季,国外的打折季,加上国内春节前物流停运,让许多人都会选择在此时囤上一些货。但今年,代购的旺季比以往提前了,淡季也过早的到来了。而淡旺季之间,只隔了一个1月1日。

“请尽量语音沟通”“发微信询问时不要涉及银行、转账、支付、下单及品牌名称等敏感词”,成了元旦以来每一个代购的潜规则。

而将所有内容通过一张简笔画和夹杂着汉字的中式英语,让顾客看懂自己的商品,则成了代购们的新技能。

无法抵挡的代购,背后是高额的利润。澳大利亚一档名为《A Current Affair》的电视节目还曾讲述过一个中国代购从业者月入100万澳元的事迹,让很多人叹为观止。

事实上,就在2018年年末,借着“元旦后马上涨价”的噱头,不少代购上演了一出“奇幻剧”,在年底的最后关头创下了历史销售新高。

“代购的价格优势十分明显。”代购娇娇说。她能熟练说出中国女孩最欢迎的几十种商品,并且精准报出国内专柜和代购之间价格差。

即使近年来天猫国际、网易考拉、小红书等众多海淘网站轮番上场,都没能让代购偃旗息鼓。但对于留学生代购来说,寒冬早已到来。

“许多电商平台的东西,比我在药妆店里买的还要便宜。我寄回国内,即使不被收关税,走最便宜的海运,一箱化妆品运费也得好几十,还不算我在日本代购的交通费。真的很难跟别人比价格,只能说保真。”日本留学生易莎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由于代购太多,日本许多药妆店都开始限购商品,规定每人只能购买一至两种同样商品。

在澳大利亚的李娜就更尴尬,许多找她代购的都是需要奶粉,但奶粉不仅限购,而且兼职代购也很抢不过专业代购。

1月8日,《每日邮报》报道,由于澳大利亚在线售卖的配方奶粉很快销售一空,亚洲代购转战超市,造成了哄抢奶粉的现状,逼得超市不得不将奶粉全部下架。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委员会专家邱宝昌,现在还在朋友圈做代购,实际上是有风险的,首先需要登记,其次如果逃税会被追究责任。平台也会做出相应规范,一旦被举报,核实后会对违规个人微信号实施封禁部分功能、冻结、永久封停等不同等级的处罚。

趋于正规

近两年,随着海关越来越严,代购的日子已经越来越不好过。

2018年11月,淘宝一家服饰店店主由于做进口代购被判刑十年,并处罚金550万元,引起轩然大波;当年9月,浦东机场上演了一出“代购的黑色星期五”,所有入境旅客都排起了长龙,等待海关开箱检查,超过100个代购被查出来,罚款处排起了长长的队伍;7月,深圳罗湖口岸和深圳湾口岸安装人脸识别系统,轻易识别代购和水客,被视为对代购的精准狙击。

不过,这都比不上今年的新《电商法》。

据了解,1月开始实施的《电商法》提高了代购的准入门槛。按照新《电商法》规定,代购需要营业执照,而且是采购国和中国双方的营业执照;需要缴纳税务,偷税漏税需承担刑事责任;没有中文标签,不是国家认监委认证工厂生产等奶粉保健品之类不得销售。

这意味着,无论是在微信朋友圈里卖货,还是在淘宝开代购店,都将被列为电子商务经营者并纳入监管,违规者最高罚款200万元。个人代购靠“赚差价、不缴税”致富的日子或一去不返。

不过,一些代购发现,新规在某些细节上并不完善。比如,其中提到的“零星小额交易”,定义模糊不清,而该范畴的电商主体恰恰属于豁免登记的范围。

此外,从目前看来,有关部门的监管力度也仍是未知数。这些都成了代购们眼中的“缓冲”,成了他们套路频出、继续经营的倚仗。

小代购们观望、试探的越来越多,大代购们则有不少打算转型升级。早已经摆脱了“人肉”“邮寄”等简单模式的大代购,普遍有专业的清关公司合作,让商品在尽可能免税或是少税的情况下,快速顺利地通过海关。

“以前真代购的生存空间,被真假货一起卖,或是全卖假货的‘代购们’挤压得极其有限,市场内劣币驱逐良币的情况太多。新《电商法》实施后,假代购能受到约束,这对打算做大代购业务的人来说也是好事。”一位代购表示。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