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北京市政府东迁 环境承载力对于城市来讲有多重要?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11 14:49:24

摘要:1月11日上午,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迁入北京城市副中心。市委书记蔡奇,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市政协主席吉林出席升国旗仪式,并分别为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揭牌

马维辉

1月11日上午,北京市级行政中心正式迁入北京城市副中心。市委书记蔡奇,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吉宁,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伟,市政协主席吉林出席升国旗仪式,并分别为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揭牌。

北京市政府东迁,在北京城市发展史上是历史性的一刻。

北京文明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距今70万年前的周口店。但城市建设的历史,则远没有这么久远,目前公认的、有考古发现支持的就是位于房山区琉璃河镇董家林村的西周燕都遗址。这里发现过“克罍”和“克盉”,罍与盉是器皿,“克”则是人名,他是召公姬奭的儿子,召公姬奭是周武王姬发的弟弟。武王克商之后,来自西北偏远地区的周民族为了控制河南、河北、山西、山东等广大新征服地区,不得不通过分封建制的办法加强控制力,三弟姬鲜被封到管(郑州),监视商族遗民;四弟姬旦被封到鲁(曲阜),和姜子牙的齐(临淄)一起对付强大的东夷;召公姬奭则被封到燕(北京),控制广大的华北、东北和内蒙地区。

北京是华北的十字路口,无论是西北走八达岭去内蒙,还是东北走古北口去承德,抑或是正东走山海关大道出东北,正西走紫荆关大道通山西,以及南下华北和山东,这里都是必经之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不过,随着燕国的日益强大,小小的琉璃河显然无法承载越来越多的人口和野心。到了春秋中期,燕国消灭了东边的邻居蓟国,把首都搬到了现在的广安门一带。从那时起,“广安门-莲花池”区域就成了北京市的中心,一直延绵了1800多年。直到1267年,忽必烈决定兴建元大都城,北京市的中心才从西南转移到现在的紫禁城。元朝以后,明清基本上也是萧规曹随,城市重心有所南移,但大体位置相同。

从琉璃河到广安门,从广安门到紫禁城,再从紫禁城到通州,北京市的中心为啥一步步东移?原因有很多,但环境承载力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

人类繁衍发展,从来都是逐水而居,城市建设也基本遵循这一规律。北京最早的西周燕都遗址,南边就是大石河,但发展到春秋时期,由于诸侯兼并的需要,井田制逐步瓦解,生产力解放,人口增多,城市规模扩大,小小的大石河已经无法匹配燕国的国力了。于是,燕国人把首都迁移到了广安门附近,那里是莲花池的下游,有着更加充沛的水源。

随后的一千多年,北京的名字改叫过蓟县、涿郡、幽州、范阳,但城市中心大致都位于广安门一带。这一时期,北京主要是作为中原王朝的北疆重镇存在的,作用类似于今天乌鲁木齐、哈尔滨等城市,地位基本稳定。

从五代中期开始,中原王朝丢失了“燕云十六州”,北京也摇身一变成为了草原政权的南方桥头堡,地位与日俱增。辽代称南京,金代称中都,到了元代则进一步达到顶峰,名义上成为了那个横跨欧亚大帝国的首都。尼泊尔的工匠阿尼哥在这里修建了白塔寺,威尼斯的商人马可波罗则称呼这里为“汗八里”。

与之相匹配的是,北京的城市中心再一次东迁,转移到了如今的紫禁城一带。这里有“积水潭-什刹海-中南海”的水系,比莲花池水量更加丰沛。郭守敬北蹈白浮泉,南疏通惠河,打通了京城的水脉,也成就了元明清700年的北京建都史。毕竟,要想承载如此庞大的一个中华帝国的首都,没有充足的水源是万万不行的。

北京城的水危机,在新中国建国以后日益凸显了出来。随着人口增长和城市化的发展,北京市的常住人口从1949年时的420万增长到了2013年的2100万,人均水资源则达到了仅有100立方米的底线,远远低于人均500立方米的“极度缺水”国际标准,比号称干旱的中东、北非还严重。同时,人口膨胀带来的交通拥堵、房价高涨、环境恶化等“大城市病”也让北京城不堪重负,濒临环境承载力的边缘。

怎么办?这一次专家开出的药方是“拆分”,市政府拆分到通州,企业学校拆分到雄安,从一个高度集中、臃肿不堪的首都,变成品字格局、互为犄角的世界级城市群。

值得注意的是,拆分出来的部分,去向也都是具备环境承载力的地方。通州有大运河,雄安则有白洋淀。

从琉璃河到大运河,北京城的历史正是一部逐水而居的历史,环境承载力则是它的关键逻辑。什么是环境承载力?它可能是充沛的水源、干净的空气,也可能是古人所说的风水、今人讲究的生态……总之,它是一座城市发展的基础,也是一座城市兴衰的关键。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莱芜划归济南”事件。中国的经济重心正在由东部向中西部转移,在这一轮转移之中,成都、武汉、西安、郑州、合肥、贵阳等城市显然占得了先机,济南“掉队”了。吞并莱芜,正是山东省省会的亡羊补牢之举。

济南为何会掉队?恐怕环境承载力也是关键因素之一。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泉城”是济南的名片,也是城市发展的桎梏。为了保护敏感的“泉脉”,济南直到最近才开通了第一条地铁,而且还是绕城而过,进度还不如无锡、东莞等非省会城市。“保护泉脉”已成为济南发展的一大制约,毕竟,再好的蓝图也要落实到“一土一石”的城市建设上面去。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