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前瞻达沃斯——引领全球化4.0为解困世界经济社会提供新方案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7 19:02:26

摘要:即使是全球化曾经最主要的主张者,也不得不承认全球化发生了攸关全球未来的大问题,呼吁与会者提供关于这些问题的创新性的有效的解决方案。

前瞻达沃斯——引领全球化4.0为解困世界经济社会提供新方案

庞中英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创始于1971年。是一家非政府间的国际组织,号称是“公私合作”(public-private cooperation)的国际组织,其最著名的活动是每年一月下旬在瑞士达沃斯(Davos)的克劳斯特思(Klosters)举行的年会。

本文试图前瞻达沃斯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

我们知道,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10名“国际友人”获颁“中国改革友谊奖章”。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兼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Professor Klaus Schwab)赫然在列。

根据报道,获奖后,施瓦布教授在北京表示,“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我亲身参与了中国的发展。该奖章肯定了世界经济论坛对中国发展发挥的独特作用。我们在为中国发展全球关系、加强多边合作的方面提供了平台。”

由此可见,世界经济论坛与中国的关系太深刻了。

本文还想一提的是,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首批中国人之一是已故著名经济学家和社会活动家罗元铮教授。时间是1979年。那是中国第一次以代表团的方式与会世界经济论坛,罗元铮担任代表团的秘书长。我在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是罗元铮教授带的硕士研究生,兼罗老师的主要学术助手之一。记得罗老师多次和我说过,他实际上是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中国第一人,因为他认识施瓦布最早,也即,施瓦布是通过罗元铮才邀请中国代表团的。至于这第一个参加世界经济论坛的中国代表团的组成,我现在没有有关数据。希望看到本文的有关人士补充。在由中国计划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走向世界的求索一一罗元铮文选》(1996)一书中,罗元铮提到世界经济论坛和他的参与。对中国和世界经济论坛感兴趣的研究者不妨去查阅《中国走向世界的求索——罗元铮文选》。在写这篇评论文章时,我翻阅了《中国走向世界的求索——罗元铮文选》,三十年前罗老师指导我们攻读世界经济专业、我协助罗老师为全国政协提案、为罗老师参加国际会议做准备等往事,历历在目。这本书收入罗元铮关于世界经济的几篇著名论述,而其中一些文章是我帮助他整理的。

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是:1979年以后中国和世界经济论坛之间的关系,其过程,是世界经济论坛在中国改革开放中的角色。我认为,青年研究者可以选这样的博士论文题目:世界经济论坛在中国经济转型中的作用,或者,世界经济论坛在帮助中国走向世界、重塑中国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中的作用,甚至是,中国的“全球化”观念的习得(社会化)与对世界经济论坛的参与。

世界经济论坛不是联合国这样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却也具有几乎与一年一度的联合国大会(UNGA)一样巨大的影响。世界经济论坛被贴上“全球化”的标签。在制造、传播、主张、坚持“全球化”这一概念和教条上,世界经济论坛功不可没。所以,达沃斯是过去40多年(20世纪70年代以来)“全球化”的“地标”。在全球化演变的几个十字路口,世界经济论坛也承受了巨大的来自全球的压力和雪片般的批评,一再成为已经全球化的“反全球化”示威抗议抵制的对象。自2000年始,也是声势浩大的世界社会论坛(World Social Forum)举行,对垒世界经济论坛。

不过,我们知道,每年聚会在达沃斯的人,其身份、其世界观、其立场差别大,并不见的都是全球化的坚定支持者。

众所周知,2017年1月1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加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习主席在向参加达沃斯论坛的来自全球各地的商界、政界和社会代表发表了《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的主旨演讲,表达了“捍卫全球化”和“捍卫自由贸易”及其多边自由贸易体制(WTO)的中国立场,受到欧洲和全球的广泛关注。就在习主席在达沃斯讲话3天后,2017年1月20日,主张“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经济民族主义者”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位代表“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的美国总统在2018年1月居然首次参加了达沃斯论坛。而马上召开的2019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特朗普也会参加。

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的主题是“全球化4.0”(2018年1月22-25,达沃斯,克劳斯特思)。在世界经济论坛2019年年会的官网上,主办者这样宣传:“全球化4.0将是世界光明的未来,如果我们与过去的不公正切割的话”(Globalization 4.0 can be a brilliant future - if we break from the injustice of the past)。我认为,这个说法有意思:第一,说明世界经济论坛在继续摇身转型,与其过去的全球化主张大为不同。第二,说明即使是全球化曾经最主要的主张者,也不得不承认全球化发生了攸关全球未来的大问题,呼吁与会者提供关于这些问题的创新性的有效的解决方案。

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今年的达沃斯卡劳斯特思有没有什么可以称得上为世界经济和全球社会解困脱困的新思想和新方案。(作者为著名国际政治学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海洋发展研究院院长,澳门科技大学特聘教授、社会和文化研究所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