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公募一姐”王鸿嫔复出遇阻:审批8个月未过,外资基金怎么了?

作者:石省昌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4 20:10:19

摘要:“公募一姐”王鸿嫔重出江湖出师未捷,摩根士丹利华鑫高管任职到底遭遇了怎样的难题?

“公募一姐”王鸿嫔复出遇阻:审批8个月未过,外资基金怎么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石省昌 陈锋 北京报道

2018年5月26日,当王鸿嫔的名字出现在基金业协会从业人员备案信息上时,还是引起了市场的关注。时隔8年,王鸿嫔再次回到公募行业?

但直到今天,虽然已经是公示的第8个月,王鸿嫔还是未能上任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的总经理一职,该职位由摩根士丹利华鑫的董事长于华代任。此外,摩根士丹利华鑫的督察长也出现空位,由副总经理李锦代任。同时出现总经理和督察长代任的情况,在基金公司的历史上并不多见。

“公募一姐”王鸿嫔重出江湖出师未捷,摩根士丹利华鑫高管任职到底遭遇了怎样的难题?

摩根士丹利华鑫高管难上任

对于王鸿嫔何时能走马上任新职位,有消息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深圳有关证监部门还在对她的任职资格进行审批。

根据公开资料,于华代任总经理一职已有一年多时间。2017年8月15日,摩根士丹利华鑫公告称,原总经理 Sheldon Gao(高潮生)因个人原因休假,董事长于华自 2017 年 8 月 3 日 起任代总经理。8 月 14 日,高潮生因个人原因离职。

“好几个月过去了,任职资格依旧在进行审核,这显然不正常。”一位基金公司从业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上述消息人士指出,证监会早在2016年4月就取消的4项行政审批事项包括: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法定代表人、经营管理主要负责人和从事合规监管的负责人的选任或者改任审批,证券交易所与境外机构重大合作项目、证券登记结算机构重大国际合作与交流活动、涉港澳台重大事项审批,境外证券交易所驻华代表机构审批,其他期货经营机构从事期货投资咨询业务资格审批。

其中,公募基金管理人的法定代表人、经营管理主要负责人和从事合规监管的负责人的选任或者改任审批,改为事后报告管理。人选,应当符合行业协会规定的从业人员资质管理要求,并在作出选任或改任相关决议后5个工作日内向证监会相关派出机构报告,并提交资料。

实际上,摩根士丹利华鑫遭遇的高管“就业难”不只发生在王鸿嫔身上,该公司的督察长一职也出现了空缺。

自2018年12月27日开始,副总经理李锦代任督察长一职。早前,原督察长陈竽于2018年12月8日因个人原因离职。算起来,陈竽于2018 年 3 月加入摩根士丹利华鑫,4月份开始担任督察长一职,仅仅8个月就火速离开。陈竽离职后,督察长一职空缺近20天,最后由李锦上马代任。

在陈竽离任后,摩根士丹利华鑫公司新增的一条从业人员公示引起《华夏时报》记者的关注:邓寰乐已经于2018年12月3日取得基金从业资格证书,从业机构为摩根士丹利华鑫。公开资料显示,邓寰乐此前在中国基金业协会担任法律部主任一职。有接近协会的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邓寰乐已经辞职,将去摩根士丹利华鑫就任督察长一职。不过,邓寰乐的就职显然也并不顺利。

“基金一姐”再创辉煌?

王鸿嫔曾在2004年参与创立上投摩根基金,并在3年时间内将上投摩根基金带入行业第一梯队,带领上投摩根成长为国内前十大基金公司。2007年10月,她旗下一只新发基金认购了1162.6亿元,创造历史纪录,这一新基金单日认购记录,至今仍无人能打破。

王鸿嫔将很多台湾先进的理念引入公募基金行业,在上投摩根期间,她开展投资者教育工作,其教育理念对基金行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时有报道称,2004年,上投摩根一成立就开展了投资者教育,在基金行业吹出一道新风。上投摩根最初的投资者教育活动叫“致富100”,2005年办了100场,2006年办了将近200场,2007年也办了200多场。

2010年,两任总经理届满,王鸿嫔选择回归家庭,仅能偶尔在公益活动中见其身影。2015年,王鸿嫔在上海复出二次创业,创立上海富汇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目前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王鸿嫔已从上海富汇财富投资离职。

如今重返公募,能不能再创辉煌?不过,这一次的开头,从外部环境来说,喜忧参半。显然,这是市场的低谷时期,王鸿嫔或许能够在这次市场的低谷找到机遇,重新做出一番投资事业。但市场担忧的是,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美资背景的摩根士丹利华鑫也许将面对更多的挑战。

外资基金抢食中国市场

除去总经理和督察长两大高管职位暂无法落定之外,摩根士丹利华鑫的股权变更也正在漫长的审批中。摩根士丹利意在提高其在摩根士丹利华鑫中的股权占比,加强对该基金公司的控制,布局中国证券投资。

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前身为巨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03年3月14日成立,注册资本1亿元。2008年6月12日,巨田基金完成股东出资转让,公司更名为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受让中信国安信息产业持有的35%股权和巨田证券持有的5%股权,华鑫证券受让巨田证券持有的30%股权。

目前,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注册资本2.275亿元,华鑫证券持有39.560%股份,为其第一大股东,第二大股东摩根士丹利国际控股持有37.363%股份,深圳市招融投资控股、深圳市基石创业投资、深圳市中技实业(集团)分别是第三至第五大股东。

2018年12月29日,证监会发布的公示显示,已于2018年4月13日收到摩根士丹利华鑫提交的股权变更材料。不过,摩根士丹利华鑫的受理和审批时间相对较长一些。

摩根士丹利华鑫的第一次反馈意见日就在2018年12月20日,距离证监会接收到材料,超过8个月时间。相比之下,证监会2018年4月2日收到兴银基金的申请材料,9月14日进行第一次反馈,前后仅用5个多月,而九泰基金、益民基金则分别用了4个月、3个月。

“虽然各家股权变更情形复杂程度不同,但是摩根士丹利华鑫的审批时间几乎是最长的,其他基金公司一般都是3到6个月。不过,摩根士丹利是美资,他们确实想要提高在摩根士丹利华鑫里面的股权比重。”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这和中国的金融开放息息相关。2018年4月11日,央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上表示,要大幅度放开金融业对外开放,提升国际竞争力;其中六项措施预计2018年上半年就能实施。将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人身险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放宽至51%,3年以后不再设限。

此外,有报道称,摩根大通旗下的摩根资产及财富管理正安排与合资伙伴和有关主管部门磋商,有意将其在现有合资公司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持股比例增加至控股比例。

资管市场对外开放在2018年迈上了新台阶。富达、贝莱德、先锋领航、瑞银、桥水等外资巨头正加速抢滩中国资管市场,纷纷争取私募牌照或公募控股权,而中国万亿级养老金市场也令外资虎视眈眈。根据相关规定,单个或多个外国投资者直接或间接投资证券、基金管理、期货公司的投资比例限制已放宽至51%,实施3年后,外资投资比例将不受限制。

2018年,摩根士丹利与Oliver Wyman(奥纬咨询)联合发布的白皮书指出,2025年中国公募基金管理规模将至7.5万亿美元,约47.1万亿人民币,为当前规模的4倍。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外资目前会考虑3种方式,在现有的合资基金公司里提升股权比例,寻找机会收购其他基金公司,或是通过私募基金业务未来申请公募牌照。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