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或受权健危机影响 金财互联演绎“跨年绿”

作者:贾谨嫣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9-1-4 19:44:41

摘要:1月3日,金财互联(002530.SZ)发布关于股价异动公告,再次强调束昱辉仅为公司财务投资人,不参与公司的运营及管理。

或受权健危机影响   金财互联演绎“跨年绿”

见习记者 贾谨嫣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北京报道

1月3日,金财互联(002530.SZ)发布关于股价异动公告,再次强调束昱辉仅为公司财务投资人,不参与公司的运营及管理。

事实上,1月1日,公安机关依法对权健集团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或受此影响,在新年之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金财互联跌幅7.89%。在去年最后一个交易日跌幅8.98%的金财互联,可谓是经历了一场“跨年绿”。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自去年12月25日知名自媒体发文,剑指权健涉嫌传销引发社会舆论后,金财互联便开启一路下跌模式,从25日开盘价7.9元开始,几乎一路下跌,截至2019年1月3日,收盘价为6.27元,跌幅达20.6%。

剪不断理还乱

在权健事件引发社会舆论狂潮的第4天,2018年12月29日,金财互联发布《关于与权健集团有限公司以及束昱辉先生关系说明的公告》称,从持股比例可以看出,朱文明为权健东润投资的实际控制人,同时控制权健东润投资所持公司19.75%股份的表决权。同时,金财互联强调,在董事、监事委派、提名方面,不存在由束昱辉操控情况。

实际上,朱文明和束昱辉之间,以及其二人共同持股的金财互联,朱文明实际控制的权健东润投资之间,有一定的渊源。

2014年,盐城市大丰东润投资管理(权健东润投资前身)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更改为朱文明。

2015年3月,丰东股份(金财互联前身)发出公告,新增股东束昱辉,持股比例23.99%。

2016年11月,束昱辉出资4.3亿元参与丰东股份资产重组,收购国内领先财税服务互联网公司方欣科技。同月,东润投资更名为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江苏丰东热技术有限公司在2017年申请名称变更,新名字为金财互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

金财互联第一大股东权健东润投资,在更名事项上的变更,是否表露其是束昱辉“权健系”下的一员,针对此时,《华夏时报》记者向金财互联求证,但截至发稿,没有回应。

根据企查查显示,金财互联的第一大持股股东为江苏权健东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占总股本19.75%,束昱辉作为自然人,持股5.43%,与实际控制人朱文明是一致行动人关系。

针对一致行动人关系,金财互联近日在互动平台回复称,束昱辉虽为朱文明一致行动人且持有公司股份,但双方约定,表决意见以朱文明意见为准。

急于和权健撇清关系的金财互联,可谓是“求生欲”表现到了极致。

《华夏时报》记者在股吧中看到名为“说束昱辉对公司没有影响是非常不客观的!”的帖子,直指官方发布的公告不客观,发帖人将金财互联和长生生物相对比,认为“这种敢拿骗子投资的上市公司,说不定也有相同手段还没被曝光”,发帖人还认为,未来金财互联的股价难免会因权健事件影响一跌再跌。

“权健系”掌门人束昱辉

上阵父子兵,束昱辉父子俩拥有权健集团百分百控制权。

今年51岁的束昱辉,持股权健集团51%的股份,儿子束长京持有49%。

《华夏时报》记者通过企查查发现,束昱辉共关联34家企业,控股企业达52家,关联风险为64条。

其中,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2018年7月和11月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同时,该公司名下还有13条裁定书,买卖合同纠纷、生命权纠纷、产品责任纠纷、网络购物纠纷原因不一。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开启了束昱辉父子俩的百亿保健品帝国之旅。

一位不愿具名的司法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权健此次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虽然此前权健声称合法持有直销牌照,但根据目前已经披露的事实依据,在权健集团的销售行为中,几乎确认其涉及非法直销行为。

权健帝国身后的上市公司

除了金财互联和权健千丝万缕的关系受市场极大关注外,ST升达(002259.SZ)因高层团队中,出现权健集团副总裁沈建宏的身影,也非常引人瞩目。

公告显示,2018年12月11日,ST升达通过董事会决议,同意提名选举沈建宏等人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

12月25日,ST升达发布关于取消股东大会并延期审议相关事项的公告,称因会议筹备、工作安排等原因无法在法定延期时间内准备完毕,取消此次股东大会,并推迟审议各项议案,股东大会的召开日期及股权登记日另行通知。

值得注意的是,1月3日,ST升达发布公告称,1月18日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议案中包括选举权健集团副总裁沈建宏为第五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的议案。

《华夏时报》记者在企查查搜索发现,束昱辉作为实际控制人的南京东旭投资管理合伙企业,该公司投资的江苏高投邦盛创业投资合伙企业,其基金规模约3亿人民币。

高投邦盛的投资涉及三家上市公司:鼎胜新材(603876.SH)、剑桥科技(603083.SH)和越博动力(300742.SZ)。

根据鼎胜新材招股说明书,高投邦盛在2015年12月以2661.38万元购入鼎胜新材377.50万股,占发行前总股本的1.03%。该股票受权健事件影响不大,2018年12月24日收盘价为19.61元,2019年1月3日收盘价为18.66元,期间跌幅4%。

高投邦盛的身影还出现在剑桥科技的股东名单中。招股书显示,高投邦盛持有公司股份130万股,占公司发行前总股本1.77%。该股2018年12月24日收盘价为25.17元,2019年1月3日收盘价为22.98元,期间下跌8.7%。

高投邦盛还是2018年5月8日在创业板上市的越博动力的股东,其以198.9万股持有其2.53%的股份。该股2018年12月24日收盘价为43.88元,2019年1月3日以37.93元/股收盘,期间跌幅13.6%。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