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陕北千亿矿权案“丢失卷宗”风波:真真假假的报道

作者:吕方锐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28 18:13:04

摘要:一说卷宗丢失,一说卷宗存档,让离奇的“陕北千亿矿权案”再次备受关注。目前3篇报道都被各自媒体删除,最高法院发布的相关消息也从中国法院网上消失。

陕北千亿矿权案“丢失卷宗”风波:真真假假的报道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北京报道

“陕北千亿矿权案”由最高人民法院宣判一年后,判决尚未获执行,又陷入口水战。多家媒体和前央视节目主持人崔永元牵涉其中。

12月26日《中国经营报》报道引述知情人士说法称,在最高法院审理的“陕北千亿矿权案”的二审卷宗,已于2016年11月一次性丢失。第二天,最高法院通过《新京报》发声称,报道中“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的说法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属于谣言,并在中国法院网进行了转载。第三天,最高人民法院又通过澎湃新闻发声称:“欢迎相关人士查阅正卷。”

一说卷宗丢失,一说卷宗存档,让离奇的“陕北千亿矿权案”再次备受关注。目前《中国经营报》和澎湃新闻的报道都被各自媒体删除,最高法院转载的《新京报》报道也从中国法院网上消失。分析人士认为,最高法院内部或对此事的处理意见不一致。

01.jpg

《中国经营报》的报道称,卷宗分为正副卷。正卷是开庭的文件,当事双方都可以查看,包括2013年开庭的全部材料。副卷则包括内部的一些审批、合议记录等。报道强调,卷宗丢失情况得到了多位知情人士的确认。具体细节是:2016年11月下旬,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曾多方寻找,并发现事发时监控为黑屏,随即便逐级汇报至院主要负责人。但过去两年里,有关单位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最高法院回应《新京报》记者称,经核查,上述报道和言论所涉案件为: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称“西勘院”)合作勘查合同纠纷案。最高法院已于2017年12月16日作出终审判决,12月21日送达双方当事人,并于当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该案二审卷宗已于2018年9月26日归档,目前完整保存在最高人民法院档案处。最高法院强调,上述报道和言论所称该案二审卷宗一次性丢失和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均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属于谣言。

之后,最高法院回应澎湃新闻记者称,按照法规规定,只有案件当事人及诉讼代理人可以查询案卷,“欢迎符合条件的人士查阅正卷”。

02.jpg

另外,前央视节目主持人崔永元近日在微博上接连发布疑似有关该事的消息,也遭到了最高法院的否认。其微博贴出一张未说明来历的“工作记录”照片,“工作记录”以法院工作人员的口吻称二审纸质卷宗丢失,电子卷宗无法找到。崔永元还发布了法院工作人员口吻的多段文字,讲述案卷丢失的细节。崔永元称手中掌握有卷宗丢失的证据,但并未在微博上展示。

03.jpg04.jpg05.jpg06.jpg

事情起源于凯奇莱公司与西勘院关于一起煤矿所有权的纠纷。2003年双方曾签订合作勘查合同,之后探出的煤矿蕴含20亿吨储量的优质煤矿资源,估值高达千亿元。按照合同,凯奇莱公司享有煤矿收益,但西勘院毁约,想将该煤矿转交其他公司开发。于是凯奇莱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发琦展开了一场持续十余年的“夺矿之战”。

在经历陕西省高院一审胜诉,重审败诉后,2017年12月21日最高院做出判决,赵发琦胜诉。“丢失卷宗”一说,就是发生在最高法院做出判决约一年前。另据了解,该判决至今没有得到执行。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5)收藏(0)

评论

水皮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