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视点正文

西藏发展股权纷争黄鹊在后国资华融或最终入主

作者:杨仕省 陈宏宇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21 23:25:40

摘要:据公告,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752,下称西藏发展)将于12月25日举行临时股东大会,选出新一届董事会,长达半年之久的股权之争有望彻底结束。

西藏发展股权纷争黄鹊在后国资华融或最终入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陈宏宇 北京 成都报道

据公告,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752,下称西藏发展)将于12月25日举行临时股东大会,选出新一届董事会,长达半年之久的股权之争有望彻底结束。

西藏发展成立于1997年,注册资本26375.8491万元,主营酒、饮料和精制茶等,在过去一直较为辉煌,不过最近半年因卷入几宗借贷纠纷,使得公司业绩一落千丈。同时,伴随纠纷的是股权分散的西藏发展第一大和第二大股东时而变化并产生对公司控制权的纷争。

记者注意到,西藏发展上月的一则公告引出了新的国资股东,即中国华融旗下专业的基金管理平台——华融渝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华融渝富)。或许,这才是西藏发展终极半年之久内乱和纷争的真正“金主”。

国资华融系或入主

华融渝富是国资中国华融控股子公司,中国华融持股为72.8%。中国华融背景深厚,是经国务院批准成立财政部控股的大型金融企业,中国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之一,到去年底,中国华融总资产已达1.87万亿,净资产1826亿元,2017年净利润为266亿,平均股权回报率为18.1%!华融渝富注册资本5.58亿,因擅长于股权投资、股权投资管理、不良资产投资特别是困难上市公司重组业务而名声大振。

今年8月,西藏发展公告称,目前公司无控股股东及无实际控制人。据记者了解,西藏发展的股权比较分散。其中,马淑芬及一致行动人李敏合计持有11.04%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天易隆兴持有10.65%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此外,西藏发展前十大股东之中,西藏国资持有7.3%的股份,阿拉丁持有5%的股份,分别为第三、第四股东。

西藏发展11月22日公告称,二股东天易隆兴将其持有的全部股份2809.96万股的表决权,委托给华融渝富,占西藏发展总股本的10.65%。据记者了解,天易隆兴愿意将持有西藏发展全部股份的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等相关股东权利委托给华融渝富,是为了让华融入主西藏发展,推动西藏发展债务问题的解决进程。

华融渝富积极运筹入主西藏发展,向西藏国资公司发了份名为“关于请求支持华融渝富推动西藏发展重组的函”。记者致电该公司求证进展时,被对方婉拒。华融渝富还分别向西藏国资委、西藏西藏证监局发函,恳请给予支持和指导。

“从目前来看,西藏发展债务负担十分严重,公司治理几近失控,如不采取有力的措施,西藏发展还会进一步恶化,甚至被监管处罚。”华融渝富业务六部主持工作的副总经理徐骏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问询时说。“我们有意愿、也有实力和能力协调各利益相关方,推动西藏发展问题的解决。”徐骏坦言。华融渝富称,拟通过天易隆兴提名推荐徐骏作为西藏发展董事候选人,提名推荐范利亚作为独立董事候选人。“如果我司推荐的董事人选获得通过,我司将积极参与西藏发展的经营管理,全面摸清上市公司债务、经营情况,协调利用中国华融整体的优势资源,支持西藏发展债务的解决和重组,以提升西藏发展的价值”。华融渝富在发给西藏证监局的函中写道。

现在的第一大股东马淑芬是何背景呢?本报记者就此问题采访到西藏发展总经理于宏卫。于宏卫坦言:“目前的大股东马淑芬是私募公司的,作为财务投资者通过举牌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除了理财,我们尚不知该公司还有无其他实业。马淑芬的实力不能与华融相比的,从人多力量大、主意多、办法好等几方面看,我们认为华融能入主公司是件大好事”。

一位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士称,大股东马淑芬背后的资金来源可能有很多不合规的地方,与万科被巨盛华险资举牌有相似之处。马淑芬已70多岁,收购西藏发展股权资金来源有待征询,不过天眼查询发现,其子李旭东为私募上海旭诺资产公司实际控制人,马推荐的新董事李敏则是马的女儿。

另据记者调查,大股东不规范,其实早有迹象。深交所2016年6月13日函告西藏发展称:你公司以马淑芬本人未与公司联系,及未至你司办事处当面签署报告书为由,拒绝代为公告该报告书,请公司及时予以规范。

公司深陷债务泥潭

目前,西藏发展的状况非常糟糕,甚至陷入泥潭不能自拔。  据记者了解,欠款上亿逾期遭催债、4个银行卡账户被冻结、财务总监辞职、前董事长涉嫌诈骗被刑拘,问题一大堆,这就是西藏发展目前的现状。

记者注意到,12月13日晚间西藏发展公告称,其前任董事长、总经理王承波,公司前任董事、子公司西藏银河商贸法定代表人吴刚因涉嫌合同诈骗,于12月10日被刑拘。同日,西藏发展公告还称,其3个主要银行账户和1个非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被冻结资金2.13亿元。

事情源于今年5月30日说起,当时西藏发展与浙江阿拉丁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阿拉丁)签订《借款合同》,约定西藏发展向阿拉丁借款8000万元用于经营性资金周转,借期3月,借息按年利率24%计算。合同签订后,阿拉丁向西藏发展指定银行账户汇款币8000万元。4月后的9月19日晚间,西藏发展公告称,公司与阿拉丁签订的8000万元已逾期,遭对方催债。该公司称收到阿拉丁催债的电子邮件,要求尽快按合同规定还款,涉及逾期利息人民币480万元。值得注意,本次借款合同金额为8000万元,按照相关规定在签署借款合同前应经西藏发展董事会审议并进行信息披露。但记者经核查,蹊跷的是,西藏发展董事会对该借款事项并不知晓。

祸不单行,西藏发展的公告还称,公司第二大股东天易隆兴向四川汶锦贸易有限公司借款1.5亿元,借款期限自2018年2月11日起至2018年5月10日止共3月,按12%年利率计收利息。和阿拉丁借款相似,这笔1.5亿的借款也没有经过董事会审批。西藏发展称,公司已展开对资金往来的全面核查,并将针对核查情况对相关人员进行问询,厘清资金往来实质。西藏发展公告称,第二大股东天易隆兴滥用股东权利凌驾于上市公司内控制度之上,严重损害了上市公司利益,有关人员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公司已报案。果然,11月21日,西藏发展收到杭州中院送达的关于与阿拉丁集团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应诉通知1日,西藏发展收到杭州中院送达的关于与阿拉丁集团民间借贷纠纷一案的应诉通知书、送达回执、民事起诉状等材料。该材料显示,根据相关法律规定,裁定冻结被告西藏发展、天易隆兴、北京合光人工智能银行存款人民币 8700万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相应价值财产的措施。至此,西藏发展的4个银行账户被彻底冻结。这让西藏发展立刻陷入再一次陷入被动。

中小股东苦盼公司好转

最近,本报记者就华融渝富派人参选西藏发展董事一事,采访了西藏发展董事长谭昌彬。谭昌彬表示:“我们希望更有实力、有能力、运作规范的股东加盟,这对稳定西藏发展当前局面,谋求未来可持续的发展,是大有好处的。华融此次拟派人参选董事,一旦当选,这意味着华融将实际参与公司大的发展决策和经营管理工作”。 记者还采访了证券业从事并购重组业务的陈先生,其称,无论从实力、资源、条件等看,国资华融系入主的可能性最大,这也是保护国有资产不受损失和保护中小股东(股民)的最可行和最好的办法。四川的王先生,他是西藏发展的小股东。“公司应尽快平定股权纷争和管理内乱,我们小股东已深受其害,亏损严重,我本人已亏40%多,另外一个股友亏80%多,从公司治理和长远发展看,很希望实力强大的国资华融入主公司,并带来优质资产和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不要再让那些玩资本运作和市场炒作的再折腾公司了。"该小股东称。

编辑:张赛 主编:蒋宏晨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2)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