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黄背心”阻击改革 马克龙略做让步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11 15:08:08

摘要:12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与工商界、政界领导人磋商后打破沉默,发表13分钟全国电视讲话,宣布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并公布4条新举措,被迫向折腾3周的“黄背心”街头运动略做让步。

“黄背心”阻击改革  马克龙略做让步

马晓霖

12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与工商界、政界领导人磋商后打破沉默,发表13分钟全国电视讲话,宣布进入“经济紧急状态”并公布4条新举措,被迫向折腾3周的“黄背心”街头运动略做让步。

据法国媒体报道,马克龙承诺自2019年元旦起,每月最低工资提高100欧元;当年起,加班费免税;工资年终奖免税;对于退休金不足2000欧元的退休人员,取消全年社会安全税上调计划。这些妥协以及上周承诺的推迟征收燃料税,旨在取悦部分低收入者而力保改革计划核心议程,但是,尚难断定能否瓦解第五次周六示威活动,而且法国深层的经济、政治危机并没有解决,社会政治图谱变化和马克龙执政前途,以及欧盟遭受的冲击依然面临不确切因素。

改革肇祸:法国动荡狼烟四起,民心涣散左右皆失

11月17日,法国各地2000个地点突然和集中爆发示威活动,抗议马克龙政府将于2019年元旦开始的燃油税征收举措。据官方称,全国近28万人走上街头表达不满,仅首都巴黎就聚集近10万示威者。最初的示威活动尽管存在零星暴力违法行为,但总体局面理性与平和。

11月24日示威者进行第二次周六抗议活动,并在第三个周六的12月1日变成全国性骚乱,规模堪称50年来之罕见:巴黎“满城尽带黄金甲”,身穿黄背心的示威者为了发泄不满与愤怒,点燃路边车辆,打砸抢烧商店,破坏路障、路灯和公交设施,甚至连凯旋门法国国家象征玛丽安娜雕像也被砸毁,一时间花都失色,火光处处,烟雾腾腾,玻璃、瓦砾、砖石、金属井盖碎片遍地……巴黎警方称,全市发生纵火249起,200多辆汽车被焚毁,6座建筑被烧,市政人员清理的瓦砾石块多达900立方米,仅凯旋门一处被破坏而造成的损失多达几十万欧元,大型超市营业额下跌15%至25%,零售业下跌20%至40%,生鲜市场和批发市场下跌15%,大型商场客流量下降14%……一天之内造成的经济损失估计为300万至400万欧元。

巴黎之外,波尔多、图卢兹、马赛、里昂、蒙彼利埃、尼斯,抗议浪潮和骚乱烽火几乎燃遍全国,参与者少则五六百人,多则两三千人,共同构成法国危机四伏的可怕图景。在圣诞节及新年到来的关键时期,骚乱活动对法国诸多行业形成负面冲击,经济增长和就业前景不容乐观,整个零售业的损失已超过11亿美元。

据法国内政部统计,12月8日第四次“黄背心”示威依然吸引13.6万人参加,警方出动8.9万警察和宪兵维持秩序和平息骚乱,仅巴黎就动用8000多名警力上街执勤,并配置14辆轮式装甲车。共有1723名示威者被捕,1220人因违法法规或暴力抗法被拘押,130多人受伤。巴黎继续首当其冲,原本歌舞升平、游客如织的周末再次貌似死城鬼城,地标建筑与景点如埃菲尔铁塔、卢浮宫、奥赛博物馆及大皇宫等被迫紧急关闭,著名的时尚大街香榭丽舍一片狼藉,更多的商车、餐厅、咖啡馆被迫临时关张,地铁系统更有36个站点被关闭。

连续且暴风骤雨般的骚乱恶化了法国的治安环境和国际形象,多国政府发布法国旅游风险警报,大量国际旅行机构取消前往法国旅游、观光和购物安排。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抱怨说,到处出现的混乱场面给巴黎经济和城市形象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法国连锁酒店业全国联合会12月初统计显示,年底节假日酒店预订出现停滞,同比下滑10%至15%。法国央行10日预测称,受“黄背心”运动冲击,法国第四季度经济增长预测将从0.4%下调至0.2%。

12月5日,迫于日益扩大且难以收场的示威及骚乱,马克龙政府被迫做出初步让步,由总理菲利普出面宣布,至少6个月内不会增加燃油税。他沮丧地承认,“谁对街头愤怒视而不见,不是聋了就是瞎了”。法国环境部长德吕吉5日也跟进强调称,他已与马克龙通电话,确认政府决定取消明年上调燃油税计划。

态度强硬的马克龙政府虽然被迫低头让步,但是,似乎调整政策来得太晚,抗议活动已不局限于对燃料税不满或增加最低收入,而是扩大到对整个政府现行政策和执政效果的不满;抗议者已不仅要求取消燃油税,而是要求提高最低工资、恢复“巨富税”、“资产税“,甚至改变现有民主形式乃至要求马克龙政府提前下岗;抗议者也已不单纯是某个团体、某个阶层,而是左右力量联手,中产阶级、低收入阶层、失业人员、退休公务员等各路人马同气相求。执政18个月的马克龙政府已陷入严重信任危机,执政前途乃至对欧盟未来政治图谱都可能受到负面冲击。

法国困境:政府画饼充饥谋长远,百姓务实求真看眼前

为了履行对《巴黎气候协定》所做承诺,马克龙政府2017年开始以提高燃油消费税的方式推进节能减排,导致法国人驾车常用的柴油价格飙升。本年度政府将柴油税每升价格提高6.2%,预计2018年价格将由每吨35美元提升到51美元,并计划在2022年翻番到达98.5美元。

11月底,就在抗议示威已此起彼伏的关键时刻,马克龙还曾依然强硬地表示,将继续支持《巴黎气候协定》,没有回应民众呼声。燃油价格的飙升引发七成法国人的强烈不满,并引爆他们对政府政策的全面质疑与反对。

银行家出身的马克龙执政后推出一系列改革措施,核心是削减公众福利并增加电力、烟草和燃料税,同时取消“巨富税”和“资产税”以便激励有钱人投资和扩大再生产创造新就业,其初衷也是希望通过发展做大蛋糕扩大红利而非劫富济贫、杀鸡取卵。但是,这个具有长远和发展眼光的改革方案似乎不接地气和脱离实际,因为忽视了经济不景气而导致的百姓收入持续下降和购买力减弱,因此他被指责为“富人总统”。在广大中产阶级被迫紧缩开支而低收入者为柴米油盐而苦恼的阶段,马克龙又不顾多数国民可支配收入有限的现实而执意按计划推进节能减排,试图以几何级方式提高燃料税,显然操之过急。

在英国退欧之际,法国在欧盟的地位得到突出和加强,马克龙雄心勃勃地想通过国内经济改革振兴经济使法国在欧盟与德国并驾齐驱,同时,也想在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之后做环保先锋,进而提高法国地位使其成为西方领袖之一而重塑欧盟。

但是,忽视百姓疾苦与眼前利益的改革使马克龙政府高处不胜寒,公众普遍质疑和不满情绪不断发酵并造成支持率严重下滑。“黄背心”运动前,马克龙的支持率就已跌至26%的历史低点,随着这次风潮刺激,英国舆观调查公司最新民调显示,马克龙和菲利普的民意支持率分别下挫至18%和21%,双双创下俩人就任以来的最新记录。

马克龙对示威者连续做出有限让步,固然希望平息眼下愤怒,避免政治危机并巩固执政地位。但是,停止增加燃料税,减少税收,势必缩小政府明年的财政收入,并使赤字水平有所提高,将引发欧盟伙伴对法国债务危机的担忧,进而对马克龙的威信造成打击,降低法国在欧盟的主导地位和发言权。而设置最低工资标准无疑将损害企业主利益,也将打击投资者积极性,不利于刺激经济发展。

从更大范围看,马克龙迫于草根革命而被迫让步,无疑将给民粹主义和疑欧主义党派注入信心,进而对明年5月的欧洲议会选举带来负面冲击。相比马克龙支持率的下降,法国极右翼和极左翼政党的支持率反而在上升,这不仅意味着法国未来谁将成为主导力量再次凸显,其他欧洲国家的左右力量消长也将变化,整个欧洲的政坛力量风向、国家发展方向乃至欧盟前途,都面临着相当大的不确定性。(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4)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