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恒基现代城回迁房当商品房卖 200多名业主交了过亿购房款

作者: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8 15:55:27

摘要:由河北廊坊中恒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固安恒基现代城,不仅对外公开销售,还“一房多卖”,超过200户的购房者一共向开发商缴纳了上亿元的购房款。

恒基现代城回迁房当商品房卖  200多名业主交了过亿购房款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固安报道

5年前的2013年,一批购房者从北京赶至固安买房,相中河北固安县恒基现代城(下称“恒基”),并交了首付款、签了购房合同,合同明确了交房时间。按照恒基当时的宣传,其共17栋楼,每栋两单元,分两期开发,2、3、5、6、8、10号楼为一期,其余为二期。但没想到的,直到2018年12月这些购房人不仅没有拿到房,还被告知与拆迁安置户重号了。

“房没了,钱也难退。”近日多名购房者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们买了恒基的房,交房期过了几年交都不了房。

近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走访获悉,由河北廊坊中恒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固安恒基现代城,不仅对外公开销售,还“一房多卖”,超过200户的购房者一共向开发商缴纳了上亿元的购房款。据悉,该项目为拆迁安置房,位于固安永康路东侧、新昌街北侧交叉处,环境、地段都不错。

在采访中,多位购房者向记者证实,他们向政府相关部门反映情况,当地政府提供了“优选方案”。所谓优选方案,就是在恒基旁边再划一块地修房子,解决重号人的买房问题,但具体时间未定。

“这不现实,手续很难。”一位购房者向记者表示,开发商一直以“规划审批”为由拖而不决,“现在又说要等到明年3月”。

钱已交,房却没了

“2013年6月,我到固安恒基看房,觉得不错,就凑钱买了。”湖北宜昌人周琴告诉记者,她2013年8月26日买了恒基的房,交了首付款签了购房合同,还把户口迁至固安。“因没资格买北京的房,最终选择到固安买房。”周琴向记者出示了她的购房合同。该合同显示,周琴买的房子为恒基现代城14号楼1单元603,建筑面积84平米,每平米4100元/平方米,首付30%,已交204400元。

“当时,恒基售楼部工作人员承诺2014年年底交房。等到交房时,恒基告知我再等等,再问对方就不接电话了。”周琴无奈地说,直到2018年开发商才告知她,她买的房子与回迁户重号了,要房的话需等优先方案。

像周琴一样,买恒基房的人还不少。

辽宁朝阳人于勇波也向记者证实,她2013年1月买了恒基的房,价格为4650元/平方米,2014年“五一”交房。“我们是打工的,不是炒房,就是自己住。”于勇波说。

“听说固安买房还可以落户,我就到固安去看房了。”山东省淄博人赵伟伟对记者说,2011年她带着孩子到北京打工,租房住,到2015年5月13日才到固安买了房。“到恒基买了18号楼27层2703室,面积84.18平方米,5800元元/平方米,总价488244元,首付40%。”

“当时,买房只需交30%的首付,签合同补齐10%的首付,合同约定交房日期为2017年5月1日。”赵伟伟证实,首付款第一次交了11万多元,2015年6月2日签合同又交了6万元。“当时我欠下83000元的借债,想着再过两年就能住到自己的房子,孩子也有学上,很开心,但不久我却发现工地没有施工,也被骗了。”赵伟伟说。

据了解,恒基累计的外来购房者一共有200多户。“我们向开发商缴纳的购房款超过1亿元。”恒基购房者要冬辉告诉记者,他买的房子居然还被法院抵押了,开发商却一直不告诉他。

据记者走访调查,这些购房者缴纳了30%、40%、50%不等的预售房款,也有交齐房款的,他们都和开发商签订商品房买卖合同,但到了交房期也都没有拿到房子。

陷入两难

据周琴回忆,2018年3月12日她到固安办理准购证之后到恒基查房源信息,被告知“继续等待”,直到7月9日10:30恒基办公室工作人员电话通知她买的房和回迁户重号。周琴向恒基追问,恒基方面提出4个解决方案——购房者起诉开发商;开发商起诉购房者;退房;等待优化方案。

很快,与周琴一样,其他购房者也接到恒基告知重号的电话。

记者恒基公司求证,对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2018年7月10日,周琴等买房代表参与和固安县领导及开发商谈判。谈判的结果是,所有和回迁户重房的业主及12号楼高层的业主,继续等待优选方案。“优选方案能通过吗?即便通过了,也还要等两三年。”周琴担忧的说。

“交多少钱退多少钱。”2017年冬天,河北固安县公安局经侦科通知恒基购房人周琴、于勇波等人去登记、退钱。周琴、于勇波等人当场反驳说:“房价涨这么高,退的钱也买不了房,我们只想要房。”

“恒基一房多卖,我们也管不着。”固安房管部门向记者证实,恒基项目至今还没有取得房屋预售许可证。“没有预售证就卖房,不受法律保护。”河北廊坊房管部门相关人如是回应记者。

“未证预售,就是失职。”赵伟伟说,恒基公然明目张胆的“一房多卖”,骗取购房者的房款。

记者在查阅恒基规划相关手续时,被当地规划部门告知“不便透露”。随后,本报记者多次联系参与协调“恒基事件”的固安县副县长李建春、固安县城建局局长刘勇及恒基公司尚总,均未果。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任何固安官方对“恒基事件”的说法。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65)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