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30亿投资三亚土地一级开发 民企遭遇8年拖欠陷入经营困境

作者:帅可聪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7 20:55:41

摘要:随着政府领导班子换届,新任领导于2014年底向企业提出回收项目,并于2015年向企业发出《关于解除三亚半岭温泉项目合作开发相关协议的通知》,以政策变化为由,解除合同。

30亿投资三亚土地一级开发  民企遭遇8年拖欠陷入经营困境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帅可聪 陈锋 北京报道

8年前,响应政府招商引资政策,一家民企投资30亿元在三亚进行土地一级开发,项目完工了,土地也增值了300亿元;然而,随着三亚市政府换届,新领导不认旧账试图解约,投资款回收至今无下文。

近日,国内著名法学家江平、民商法与仲裁法专家何山、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亚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邵景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国内知名维权人士蔺文财等法律界专家,围绕深入贯彻落实总书记关于加大营商环境改革力度的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持续优化营商环境的决策部署,就如何破解民营企业投资生产经营中的“堵点”“痛点”,增强民营企业发展信心,激发民营企业家投资热情等展开主题发言和深入探讨。

在研讨会上,专家学者围绕三亚沈煤信诚公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三亚沈煤信诚公司”)在与地方政府投资合作中遇到的生存发展困扰案例,以解剖麻雀的方式,提出若干意见与建议,为建设诚信政府,优化营商环境,开出了新的药方。

民企投资三亚陷入困境

据三亚沈煤信诚公司企业代表介绍,2010年,为加快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推进三亚市城市发展,打造国际旅游岛示范区,三亚市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的方式,吸引三亚沈煤信诚公司入驻,与政府合作进行“三亚半岭温泉项目”土地一级开发。按双方合作协议约定企业负责出资开发,项目土地一级开发完成后,政府依法组织公开出让,返还企业开发成本后的收益部分,按政府50%、企业50%的比例进行分配。企业为组织实施开发建设任务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精力、物力,截至2015年,投资逾30亿元,完成安置区及部分基础配套设施建设、征地2370亩,将三亚半岭温泉项目从昔日的“毛草地”打造成为集温泉、康养、度假为一体的健康产业园区,村民安居乐业,土地增值逾300亿元。

示意图.jpg

三亚半岭温泉项目效果图

然而,随着政府领导班子换届,新任领导于2014年底向企业提出回收项目,并于2015年向企业发出《关于解除三亚半岭温泉项目合作开发相关协议的通知》,以政策变化为由,解除合同。因双方就半岭温泉项目回收条件未协商一致,根据《合作开发协议书》约定的争议解决方式,双方同意将合作开发协议解除纠纷提交仲裁解决,双方确认关于未返还企业成本投资、合同履行及解除产生的争议等事项最终以仲裁裁决结果为支付依据。

海南仲裁委员会于2018年1月作出关于返还企业投资开发成本的先行部分裁决,裁决政府还需向企业返还项目投资开发成本15.57亿余元。剩余根据协议约定的可分配收益部分还未裁决。

三亚沈煤方面表示,虽然先行裁决金额无法覆盖企业实际投资与损失,但历时4年,企业因无法收回投资已濒临破产,只能祈求快速执行裁决,解救企业困境。而就在政府应依法履行生效裁决期间政府换届,新任领导因不了解“旧账”情况,无法决策,同时考虑财政情况,对生效裁决又要推倒重来,向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撤销仲裁裁决,要求重新审理。

“更为严重的是,在仲裁结果出来后,政府成立仲裁领导小组,安排公安机关到企业合作银行进行调查,引起企业的金融信任危机;同时,受仲裁影响,各部门以‘有色眼镜’看待企业,拿本应该正常推进的项目作为筹码逼迫企业让步,甚至对原有书面认定的事宜进行否定或不予执行,目前所有项目基本停滞。在法院组织调解程序中,政府方代理人也表达如企业想尽快收到未支付的仲裁先行裁决金额,就要放弃其他仲裁申请。”三亚沈煤负责人非常气愤地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三亚沈煤公司负责人表示,三亚市主要领导目前表态将积极主动与企业进行沟通,扭转下面人员的官僚思想,愿意快速推进解决企业困难,企业表示感谢。

但该负责人同时称:“我们对于三亚市新任领导愿意理清旧账、敢于理清旧账的积极态度表示赞赏,但企业更关注怎么理、是否能得到执行、何时能拿到应收款等,政府会不会说一套做一套。因为如今企业已命悬一线,近3000名员工面临失业风险。后续裁决部分不管是给企业现金的方式还是给企业政策推进项目,企业有了前车之鉴,对后续政府的诚信履约非常担心。”

地价大涨合同被解约

三亚沈煤的代理律师则认为,该案凸显了民营企业的尴尬和弱势。他在研讨会上表示,这是一个典型的政府与民争利的案件,政府在发出解除合同通知书的时候,是四五年之后,整个三亚的土地价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200万-300万元一亩变成大约1000万元一亩,土地整理预期收益由原来的数十亿元,变成一两百亿元,巨大的利益推动了政府后来的解约行动。

他指出,此案经海南仲裁委的裁决书确认,政府违约事实清楚,案例在海南乃至全国具有典型性。他还表示,此案仲裁过程中,政府存在利用公权力干预司法的情形。根据《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对于干预人员必须记录在册,相关部门彻查,无记录在册,法院、高院、仲裁院等受干预的相关领导必须承担相应责任。

研讨会.jpg

法律界权威专家研讨现场

对此,曾参与《仲裁法》《合同法》等法律起草的何山则在会上指出,仲裁委已经作出的仲裁裁决,应依法得到执行。除非撤销裁决,仲裁裁决应严守。

刘俊海分析认为,法治是民营企业最好的定心丸。撤销仲裁裁决的申请,海口中级人民法院应在两个月内作出裁决,不能无限期拖延。在该案中,政府单方面解除合同其实就是违约,政府不应当与民争利。既然是契约关系,那就应当信守契约,如果要撕毁裁决书,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仲裁委的裁决如果不存在超越仲裁协议的情形,且不存在违反法定程序的情形,海口中院应当尽快依法做出裁决。

王亚新指出,该案主要有“是否超裁”与“法定程序是否违法”两个问题。首先要判断裁决有没有超出合同约定的范围,裁决的部分事项若超出仲裁协议的范围,仲裁委员会无权仲裁。而若没有超裁,在法定程序没有违法的情况下,就无法撤销仲裁裁定。

“这起案件实质的问题是三亚市政府能不能单方面解除协议。”江平称,若项目土地因规划等原因发生调整,政府可以回购项目,解除合同,这属于情势变更原则下的政府合法权利。双方可协商解除合同,按合法的程序进行,双方达成解约对价。

江平认为:“合同就是当事人之间的法律,合同至高无上。不商量对价,三亚市政府单方面解约是不合适的。”

邵景春则认为,该案中的问题在于合同是协议解除的,还是单方面通知解除的。政府单方面解除,应当承担单方面解约责任。他直言:“政府不诚信,怎么让他的人民诚信?即使政府没钱,也不能成为不诚信的理由。”

吴英案代理人蔺文财表示,当前国务院对政府部门拖欠企业账款问题非常重视,强调对欠款“限时清零”;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严厉惩戒问责。他因此建议,可对严重拖欠债务的地方政府领导进行限制高消费等惩罚措施,由此推动营商环境优化。

多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关注

本应一裁终局的裁决,却在三亚市政府的异议下,陷入长时间的纠缠中。

对此,刘俊海教授表示,我国的《监察法》《公务员法》对于国家公职人员滥用权力,干预司法、违反工作职责,都有问责机制,情节严重的可以追究刑事责任。撤销仲裁裁决申请是有审理时限的,人民法院要延长时间,必须由上级人民法院批准;否则,相关法官或被追责。

与会专家一致认为,通过仲裁解决政府对企业的欠账问题,是非常好的解决方式,因仲裁有快立案、快审理、快裁决的特点,能快速息纷止争。裁决一旦生效,政府和企业都应存敬畏之心,依法执行,不能让诚信成为口号。在建设海南国际自由贸易港的大背景下,三亚应成为依法治国、诚信政府的典范。

据悉,三亚沈煤因三亚市政府拖欠款而陷入经营危机一事,引起多名全国人大代表的关注。

近日,他们联合署名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最高人民法院致信称,鉴于该案标的额巨大,案件审理结果关系到企业的投资收回,也关系到职工的生计民生,社会影响重大。该案在海南审判,三亚市政府作为特殊民事主体,无视国家三令五申政府不得干预案件的相关规定,通过向有关法院施压,逼迫企业调解撤诉。他们希望最高人民法院能对该案高度重视,并进行监督审理,以保证仲裁裁决能公平公正履行。

对此,本报将继续关注。

背景链接

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聚焦企业关切进一步推动优化营商环境政策落实的通知》,其中特别强调,各地区、各部门要把政府诚信作为优化营商环境的重要内容,建立健全“政府承诺+社会监督+失信问责”机制。凡是政府对社会承诺的服务事项,都要履行约定义务,接受社会监督,没有执行到位的要有整改措施并限期整改,对整改不到位、严重失职失责的要追究责任。国家发改委要组织开展政府机构失信问题专项治理。各地区要梳理政府对企业失信事项,提出依法依规限期解决的措施,治理“新官不理旧账”等问题,研究建立因政府规划调整、政策变化造成企业合法权益受损的补偿救济机制。同时,要加大政府欠款清偿力度。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