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保卫日本汽车摧毁戈恩帝国 东京地检拟再逮捕卡洛斯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7 20:49:31

摘要: 作为汽车行业曾经的偶像,戈恩现在正被羁押在东京东北部的Kosuge拘留所,到目前为止,戈恩与凯利两人都没有被正式起诉。

保卫日本汽车摧毁戈恩帝国   东京地检拟再逮捕卡洛斯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北京报道

12月4日,据日经中文网披露,东京地方检察厅特搜部基本决定将再次逮捕日产汽车公司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理由是其在截至2017财年的3年间,也在有价证券报告中少记载总计约40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4亿元)报酬的嫌疑加重。

11月19日,特搜部已经以在报告中少写自己的约50亿日元报酬、涉嫌违反《金融商品交易法》为由逮捕了戈恩。报道称,预计检方将于12月10日再次逮捕戈恩以及被视为合谋的其亲信、前代表董事格雷格凯利(Greg Kelly),特搜部将与上级机构协商,作出最后判断。据分析,未记载报酬的立案总额可能为约90亿日元。

如果戈恩最终被判有罪,他可能面临长达10年的监禁。

事态进展

作为汽车行业曾经的偶像,戈恩现在正被羁押在东京东北部的Kosuge拘留所,到目前为止,戈恩与凯利两人都没有被正式起诉。

相关人士透露,戈恩的报酬从2010财年起,包括拟退任后收取而未写入报告的部分,数额可能年年递增。特搜部正增加检察官人数等加强态势,推进最后阶段的调查。目前戈恩在承认没有写入报告的基础上表示“退任后的报酬支付尚未确定,没必要在报告中记载”,否认了嫌疑。凯利也进行了同样供述。

对于卡洛斯•戈恩而言,他现在既不是“犯人”也不是“罪人”,现在还只是“涉嫌”。在这期间,还有机会获得保释,如果这个案子进入司法程序的话,戈恩还可以在法庭上捍卫自己的清白。

此前,日产汽车一项内部调查称,戈恩在2009年开始的8年里少报90亿日元(合8000万美元)薪酬。凯利帮助戈恩隐瞒了这笔款项,将其作为递延酬劳,于戈恩退休后支付。1999年,45岁的戈恩出任当时日产汽车公司的社长。

日产汽车还称,两人密谋用日产汽车的资金在世界各地购买戈恩专用的住宅和公寓。

据日本媒体报道,戈恩告诉调查人员,他命令凯利在法律监管下进行金融交易,并声称自己是无辜的。

“戈恩不太可能把责任转移到凯利身上,让他做替罪羊。”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律师奥布里•哈威尔说,“虽然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但我判断,这绝对不会发生。据我所知,这两人都没有犯罪。”目前,他正与另一位日本律师Yoichi Kitamura(该律师曾代理政治家小泽一郎案)一起,致力于让凯利重获自由。

而据法新社援引日本媒体报道,称戈恩的辩护律师为大冢茂(Motonari Ohtsuru)。此人对起诉应诉策略了如指掌,他曾任正在调查汽车大亨戈恩的精英团队——东京地检特搜部部长。

背后机构

颇有深意的是,实施调查和执行逮捕的机构是东京地检特搜部,这是一个明星机构,多年来以调查日本政治人物而闻名,尤以当年前首相田中角荣的受贿案而一战成名。

该机构的前身隐匿退藏搜查部,1947年成立,主要负责搜查二战中日本掠夺的隐匿物资,其第一任负责人是长期主导日本战后事务的美国名将麦克阿瑟。因此,该机构的肇始并非日本检察机构,而是驻日美军主导下的检察机关,具有一定的战后历史背景。

除了田中角荣外,遭到该部门调查并获罪的还有竹下登、金丸信、桥本龙太郎、鸠山由纪夫、小渊惠三、小泽一郎等,其中多数都是经济案子,但他们这些人都有排除美国影响的政治行动,多是反美标签的经世会成员(除田中外)。

对于日本政府而言,地方检查人员在自己的国土里,悍然逮捕他国公民,而且是一个他国极端重要企业的CEO,并已造成了该公司的股价下跌了6.8%,将会承受巨大的压力。如果无足够多的证据,显然不能长时间地羁押戈恩。

作为戈恩事件重要的当事方,日产汽车公司现任CEO西川广人已于19日在位于横滨市的公司总部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并对200多名记者公布了戈恩的三大“罪状”,隐瞒实际报酬、擅自挪用日产的投资资金用于个人支出;擅自挪用日产的经费用于个人挥霍;但作为另一当事方之一的雷诺汽车,至今并未对此事件明确发声。

目前,雷诺汽车控制了日产43.4%的股权和相应的投票权,作为事实上的法国国企,法国政府是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拥有15.01%的股权和30.02%投票权,日产虽然拥有雷诺15%的股权,但没有投票权。

对于西川广人而言,他应该很清楚雷诺汽车依然掌控着日产这一现实,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他还要发动如此决绝的“突袭”,又作何解释?

专注于日本报道的亚洲通讯社社长徐静波认为,戈恩的野望,是要将日产、三菱、雷诺实行最终统合,合并为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将“戈恩王国”建为“戈恩帝国”,而当下“保卫日本汽车业”,早已成为日本产业界乃至政界的共识。不排除这一共识,加快了戈恩人生毁灭的进程。

如果没有这场囹圄之灾,戈恩将以与管理奇才杰克•韦尔奇、安迪•格罗夫等并列的身份结束职业生涯。他不但拯救了一家日本标志性车企,还史无前例地担任三家车企的联合董事长。

2017年,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年度销售量超越丰田,成为全球第二大车企。戈恩曾经说过,“如果我失败了,我就变成哲学家。但如果我成功了,这将是本世纪汽车行业最大的成功之一。”戈恩的话没有错,过去的10年,日产是成功了,但在汽车产业巨变的前夜,倒下的戈恩却让人看到了传统汽车产业价值观浸淫下、人性根深蒂固的另一面。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