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调查正文

“江苏高院原院长许前飞干预牧羊案”一说溯源:许前飞说“不记得了”

作者:吕方锐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7 19:34:47

摘要:“江苏高院原院长许前飞干预牧羊案”一说,源自2016年12月,江苏高院曾以内部电传方式,将涉及牧羊集团案件全部移送到南京法院审理。之后案件的发展,逐渐转向对牧羊集团不利的一面。

“江苏高院原院长许前飞干预牧羊案”一说溯源:许前飞说“不记得了”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吕方锐 陈锋 南京报道

12月6日,备受关注的江苏牧羊集团股权争夺案在江苏高院二审开庭。

开庭伊始,牧羊集团(陈家荣、范天铭)一方就围绕江苏高院指令牧羊案全部移送到南京法院审理一事,以高院原院长许前飞干预案件为由,申请江苏高院整体回避该案。法院方面强调回避问题属于管辖权异议,不属于二审庭审的审理范围。短暂休庭后,法院宣布驳回其回避请求。

据公开报道,“江苏高院原院长许前飞干预牧羊案”一说,源自2016年12月,江苏高院曾以内部电传方式,将涉及牧羊集团案件全部移送到南京法院审理。之后案件的发展,逐渐转向对牧羊集团不利的一面。先是许荣华妻子李美兰发起的诉讼在一审、二审败诉后,被江苏高院裁定再审。

2009年,许荣华曾向扬州市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要求撤销股权转让协议。2016年仲裁裁决驳回了许荣华的请求。2016年12月,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仲裁审理时间过长为由撤销扬州仲裁委的裁决。

仲裁法对案件管辖权有明确要求,即仲裁案件由被执行人住所地或者被执行的财产所在地的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因此牧羊集团方面认为,江苏高院指令牧羊案全部移送南京法院审理的决定不合理。

2017年5月,许前飞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同年7月中纪委正式通告,许前飞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接受与其关系密切的律师和私营企业主请托,干预和插手具体案件审判工作。

通报中所指的“干预和插手具体案件审判工作”,具体是哪些案件,包不包括江苏牧羊案,至今没有公开的官方结论。但牧羊集团方面认为,江苏高院的内部电传、牧羊案的反转和许前飞落马3件事接连发生绝非巧合,三者存在必然的联系。

为此,有媒体曾电话联系许前飞。问及是否介入牧羊案,许前飞仅表示“不记得了”。

二审开庭过程中,为证明这一必然联系,牧羊集团方面多次要求法院调取许前飞相关笔录等材料,为此甚至与许荣华方面当庭发生争执。但法庭认为,许前飞案与本案缺乏关联性,没有采纳牧羊集团的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二审合议庭中,江苏高院副院长李玉生担任审判长。李玉生与许前飞曾经是正副职的同事关系。这也是一开始牧羊集团方面就申请江苏高院整体回避该案的原因之一。

为体现该案公正审理,江苏高院采取全程公开审理,并对庭审过程进行了视频直播。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前,中国庭审公开网上,该案庭审视频的直播和录播点击量已突破40万人次。庭审中,合议庭还多次表态,将在全国人民的监督下进行公证审理,并愿意接受历史的考验。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夏申茶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7)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