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不良率19.54% 评级被下调 新董事长如何助贵阳农商行走出困局

作者:王仲琦 冯樱子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2-7 17:50:38

摘要:贵阳市人民政府网公布多项人事任免信息,其中原贵阳银行行长的李忠祥转任贵阳农商行董事、董事长,免去王大鸣同志所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董事职务。

不良率19.54% 评级被下调 新董事长如何助贵阳农商行走出困局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贵阳农商行又换董事长了,这是该行两年的时间里第三任董事长。此前,贵阳农商行因为不良贷款率19.54%,而被下调主体信用等级。

日前,贵阳市人民政府网公布多项人事任免信息,其中原贵阳银行行长的李忠祥转任贵阳农商行董事、董事长,免去王大鸣同志所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董事职务。

公开信息显示,李忠祥在担任贵阳银行行长的3年时间里,贵阳银行处于高速发展中,并于2016年8月在A股上市。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贵阳银行夸张的规模、净利与营收增速,超高的净资产收益率和净利差使其主要财务指标均处于上市银行的前三位,从未缺席。

而贵阳农商行去年接近20%的不良贷款率震惊业内,今年以来又遭遇净利大幅下滑,有着“黄金履历”的新任董事长能带领贵阳农商行走出困局吗?贵阳农商行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待请示后答复。”但截至发稿时为止,本报记者没有收到该行的回复。

两年三任董事长

贵阳农商行官网显示,该行是贵州省规模最大的地方性农村法人金融机构。经中国银监会批准,由有着50多年历史的原贵阳市云岩、南明、小河、白云四城区农村信用社(合作银行)整体改制而成,是贵州省第一家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

2011年12月23日贵阳农商行正式挂牌,注册资本18亿元人民币。目前经营范围主要有存款业务、贷款业务、代理业务、结算业务、融资业务、银行卡业务等。全行1个营业部、9个一级支行,共86个营业网点。

最近两年,贵阳农商行先后经历了3任董事长更替。

2016年3月22日,贵阳农商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并于2016年9月被“双开”。该行一时群龙无首,时年59岁的贵阳银行原董事长、行长王大鸣被紧急调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充当“救火队长”的角色。

王大鸣到任后,根据监管要求,贵阳农商行存量贷款风险集中暴露。

年报显示,该行2014年末和2015年末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2.99%和2.93%。到了2016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上升至4.13%,不良贷款余额从2015年末的8.41亿元增至13.74亿元,增幅逾63%。截至2017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大幅飙升15.41个百分点至19.54%;不良贷款余额同比大幅增长64.69亿元至78.43亿元,增幅高达470.82%。而其资本充足率则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由于处置不良的过程消耗了大量拨备,该行拨备覆盖率仅为34.15%。

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诚信)发布贵阳农商行主体与相关债项2018年度跟踪评级报告认为,不良贷款大幅增加的原因,是贵阳农商行为贯彻监管部门降低不良贷款偏离度的要求,将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贷款计算后造成的。同时,由于不良贷款攀升导致该行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达51.75亿元,虽然在该行发行的二级资本债合计12亿元计入后,缺口有所收窄,但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仍然出现骤降。

据此,中诚信将该行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为A+,评级展望为稳定;将二级资本债券的信用等级由A+下调为A。

相关业内人士认为,不良贷款风险的集中暴露,对于贵阳农商行来说未必不是件好事,一次出清后,把包袱甩掉,以后轻装前行。

如今,李忠祥调任贵阳农商行董事长,带领贵阳农商行改善经营状况、提高资产质量并不轻松。

历史包袱较重资质较差

贵阳农商行由农信社合并而成。2011年12月23日,贵阳当地的南明、小河、白云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和云岩农村合作银行四家农村中小法人金融机构,合并组建贵阳农村商业银行,业务基础较为薄弱。成立之时,贵阳农商行注册资本18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59亿元,各项贷款余额99亿。

天风证券研究所一份研究报告认为,贵阳农商行脱胎于农信社、农村合作银行,难免受限于地域欠发达的经济结构,在业务开展上对当地人脉圈高度依赖,无法做到像全国性银行一样建立行长轮换制度以防止利益输送。再加上农商行农信社风险管理能力普遍低下,对管理层缺乏有效的制度约束,资产质量容易积累风险因素。

从贵阳农商行发展历史看,其本身资质较差。2013到2016年,贵阳农商行的关注贷款率基本都在35%以上(除了2015年在30.11%),远远高于同期全国商业银行平均水平;逾期贷款率在2016年底达到34.01%的高峰,亦远远高于同期上市银行整体逾期贷款率。2016年,贵阳农商行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高达623.49%,不良贷款偏离度100%的标准,贵阳农商行未认定的不良贷款达61.99亿,其不良认定标准极致宽松。为了让不良率保持在看来合理的区间,绝大部分逾期90天以上贷款未及时列入不良贷款。

实际上,贵阳农商行近几年资产质量有所改善。2016年末、2017年末逾期贷款率分别为34.01%、25.82%;2016、2017、2018一季度逾期90天以上贷款比例分别为25.75%、24.3%、18.33%,已经有所下降。2018年一季度,该行不良贷款余额由年初的78.43亿元降至58.97亿元,降幅达24.81%;不良贷款率也下行5.68个百分点,从19.54%至13.86%;贵阳农商行去年处置不良贷款的过程消耗了大量拨备,截至去年年底拨备覆盖率仅为34.15%,今年一季度拨备覆盖率已经回升至42.42%。

尽管如此,由于存量问题太严重,逾期贷款率与不良贷款率仍然远远高于行业平均。

从经营方面看,贵阳农商行仍难言乐观。该行2018年三季度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9月末,该行累计实现营业收入17.97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3.47亿元,增幅23.96%。但同时,各项支出却高达14.46亿元,同比增加了4.38亿元,增幅43.42%。进一步看,支出中贡献最大是资产减值损失一项,达到9.48亿元,同比增加5.1亿元,增幅116.48%。受此影响,贵阳农商行今年前9个月实现净利润2.76亿元,同比下降了18.93%。

由此可见,为改善去年恶化的资产质量,贵阳农商行的经营利润受到巨大影响,而且影响短时间难以改变。因此,改善资产质量化解不良,对贵阳农商来说可谓是任重道远。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