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观点正文

由中美在APEC对抗想到的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20 08:14:40

摘要:这届APEC会议对21个成员组成的本地区(“亚太”)和主办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意义到底如何没有多少人关心,各类媒体在第一次时间报出来最重大新闻却是:自1989年成立和自1993年升级为“经济领导人”峰会后, APEC首次在结束时没有达成《联合声明》,这显示APEC成员之间分歧的严重性。

由中美在APEC对抗想到的

11月18日,亚太经合组织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莫尔兹比港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题为《把握时代机遇 共谋亚太繁荣》的重要讲话。会议开始前,习近平同其他亚太经合组织经济体领导人、代表合影 新华社/图

庞中英

2018年11月18日,第30届APEC会议在莫尔兹比港(Port Moresby)结束。这届APEC会议对21个成员组成的本地区(“亚太”)和主办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意义到底如何没有多少人关心,各类媒体在第一次时间报出来最重大新闻却是APEC的一项历史记录:自1989年成立和自1993年升级为“经济领导人”峰会后, APEC首次在结束时没有达成《联合声明》,这显示APEC成员之间分歧的严重性。取而代之的是巴新总理发布的《主席国声明》(closing statement)。

巴新总理奥尼尔( Peter O'Neill)就此指出:“房间(指APEC代表的亚太地区)里的两个巨人分别是美国和中国”——他说的是中美在APEC上的冲突——“一般而言,APEC成员必须达成共识,如果大家无法达成共识,我们将发布主席声明。这是APEC程序。”

那么,首次没有《联合声明》的APEC峰会意味着什么?

“大国政治的悲剧”和“小国政治的喜剧”

芝加哥大学杰出政治学家John Mearsheimer在2001年的名著是《大国政治的悲剧》(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虽然大国政治的悲剧常常上演,但这次APEC上的中美冲突,还不是中美悲剧,而是总体的中美关系紧张的一个小案例。

不过,大国之间的政治是悲剧,并不意味着世界政治都是悲剧。我曾在中国的《世界知识》杂志上写过一篇题为《小国政治的喜剧》的评论(The comedy of small power politics)。我们看到上面的APEC主办国巴新以及其他参加APEC的非大国,分明在上演着不同于中美冲突的喜剧嘛。巴新以及其他太平洋岛国(这里不仅是作为APEC成员的太平洋岛国)从与中国的关系中获益巨大,而且加强了传统的与澳大利亚的关系。美国这次公开宣称为了对付中国加入澳大利亚与巴新正在进行的军事合作,重建在巴新的一个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海军基地。更重要的是,参加APEC的其他国家,都注意而利用中美之间的争论。从好的方面讲,小国因为大国之间的竞争而客观上加强了多边贸易体制欢欣鼓舞。

谨慎乐观中美贸易战

习近平主席在峰会所在的太平洋探索号(P&O Pacific Explorer)上的演讲强调的是自由贸易和同舟共济。我认为,这给与会的各国官员和国际工商界吃了“定心丸”:越来越大的中国市场在更加开放。而且,中国再次承诺按照“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自由贸易体制办事。中国也要一个改革(现代化)的WTO。当然,中国关于WTO的改革与美国不同。这很正常。接下来,世界将就WTO的未来进行谈判。

美国副总统彭斯展现了他一贯的好斗,话语“霸凌”。APEC是寻求合作、加强合作的外交场合,他在APEC的讲话很是“经济民族主义”,有失昔日的APEC的发起国和国际领导的风度,为美国的一国私利反击中国,让其他国家看了美国的笑话。他说中国对美国贸易不公,难道别国就相信中国做了对美不公的贸易?旁观者,尤其是在大国之间的小国,不会轻信任何的一面之词。不过,彭斯的讲话,反映了美国特朗普政府深刻的矛盾的外交政策:赤裸裸的经济民族主义在中国等主张的自由贸易面前实在是理屈词穷,所以,不得不也告诉其他国家:美国也要“开放的贸易”。

从这个意义上,中美在APEC上的争论实际上并非如许多媒体说的那样水火不容,实际上仍然有很多被严重忽略的本质上的客观的共识(common grounds)。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通读习近平主席和彭斯副总统在APEC上谈的东西,就能发现中美官方观点还是能找到某种交集的。本来嘛,中美过去四十年的关系中,有很多客观的“同”。两国“求同存异”多年了,中美的相互依存(interdependence)是巨大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总是认为即使中美关系陷入低谷,也能够通过新的沟通(communication)和新的谈判(negotiation)最终化解冲突。

有人认为,APEC上激烈的中美冲突可能预示着即将在G20峰会期间举行的中美两国元首峰会是无果的。甚至有人悲观地认为,布宜诺斯艾利斯并非是中美贸易战得到有效管理的转折点。

在APEC上的美国咄咄逼人,无疑是美国在中美阿根廷峰会前向中方施压。但是,特朗政府并非铁板一块。彭斯是强硬派,认为开启了的贸易战不会轻易结束。贸易战是双刃剑,对特朗普政府有的人来说,贸易战的持续,尤其是贸易战的失控,是不利于美国的。

在中国方面,已有不少学者指出,贸易战对中国确实是大的挑战,但也并非是坏事,而是中国调整国内经济、深化改革、再造与世界的关系的机会。在阿根廷的峰会外交,即使不是向着解决与美国贸易冲突迈出的关键一步,也将帮助中国最终摸清特朗普政府到底在想什么和要什么。

APEC等代表的在“冷战后”时期形成的地区安排无可奈何花落去了

在20世纪90年代,作为精心设计的美国政策,APEC起到了延缓或者阻止东亚国家集体行动、走向东亚经济共同体的作用。“亚洲金融危机”发生(1997)后,东亚国家集体努力,搞了东盟加中日韩的合作,冲击了APEC。在小布什执政的21世纪初,美国试图让APEC成为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但是,因为其成员国越来越多,集体行动日益困境,亚太自贸区终究是泡影。到了奥巴马政府时期,实质上放弃了APEC的万丈雄心而另起炉灶。奥巴马政府居然苦心做成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可惜,TPP被特朗普不分青红皂白拉出去毙了。

以东盟加中日韩的务实经济合作和TPP为标志,APEC进入了衰落期。

在APEC的兴衰中,“中国崛起”无疑是一个中心因素。在兴起时,APEC最需要的是中国,崛起的中国带动了APEC的兴起。APEC是包括美国在内接触中国、包容中国、治理中国的中心平台之一。遗憾的是,APEC的衰落,应该也是因为“中国崛起”。崛起的中国冲击了这个美国发起的跨地区、跨海洋的框架。

如今,特朗普政府公然撕下伪善,公开不要“亚太”,用“印太”取而代之,APEC即便不终结,也失去了其原初的意义。

尽管是非正式的论坛性质,但APEC是冷战后时期(1993-2018)出现的最重要的地区安排之一,代表了一度时间美国的冷战后地区秩序的理论与实践。如今,在新的诸如中美贸易战的严峻形势下,诸如这类的地区安排,即使仍然上演着小国政治的喜剧,却渐渐退出历史舞台。

结论:2018年是APEC诞生29周年,其经济领导人会议第25周年。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地区经济合作进程,为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做出重大贡献。“成也萧何败萧何”。我对美国副总统彭斯这次在莫尔兹比港表演的评价是,如同宣布了美国的又一个“退群”。美国总是退出了其建构的“群”。美国经常另起炉灶。“印太”是取代APEC的新“群”。目前,这个“群”不仅有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而且有一些其他国家。顺便一提,我最近在接受某通讯社记者采访时指出,欧洲国家,至少包括法国,对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国家对正在推进的“印太”战略是十分重视的。法国不仅在印度洋,而且在太平洋有其传统和长期的存在,法国也有针对“印太”的政策或战略。法国等欧洲国家对待“印太”的做法值得中国借鉴。随着中非发展伙伴关系的升级、“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继续,及全球海洋治理的推进,“印太”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极其有用的概念,完全可以拿来使用,并及时推出中国的“印太”战略。(作者为《华夏时报》专栏作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澳门科技大学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