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金融正文

储蓄率下滑并不可怕

作者:冉学东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9 18:47:07

摘要:由此可见消费的增长,是储蓄率下降的主要因素。其中最近几年,借助人口因素、收入增加、消费观念叠加新金融科技提高了效率,消费信贷从根本上推升了居民消费增速,导致居民储蓄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占比则从25.4%下降了近一半至12.7%。另外,理财、信托、互联网理财等都分流了存款。

储蓄率下滑并不可怕

冉学东

近日,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表示,中国的储蓄率在高峰的时候曾经达到了差不多50%,现在已经降了好几个百分点,有可能下降的趋势还是挺快的,当然下降有一定的好处,表明我们内需的增强。

中国是一个储蓄率大国,储蓄率大国的好处就是“家有余粮,心中不慌”,但是造成的问题也不少,比如消费不振,只有通过政府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或者出口来解决这些过剩的资源,这样就容易形成经济发展模式过分依赖政府投资和外需,并容易产生不良贷款和过分依赖国外需求的局面。

因此追求储蓄率下降曾一度成为宏观管理的一个目标,但是最近几年储蓄率真的开始下降,但这又引发一些金融高层的担忧。比如今年3月24日,中国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指出,从2010年开始,中国居民储蓄开始出现持续下降。从增速角度看,中国储蓄从2010年的16%下降到了2017年的7.7%。

易会满认为要高度关注居民储蓄的问题以及下降过快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居民储蓄率过快下滑,不利于经济转向高质量发展。其次,会降低金融资源配置效率,抬高实体经济整体融资成本。再次,会加大流动性风险,影响货币政策传导。

长期以来,中国的经济高度发展其实就是建立在高储蓄之上的,高储蓄决定了中国经济发展模式,以及中国经济目前转型的难题,比如中国经济主要的发展方式是政府主导的大规模投资和大量的出口,最后形成为“世界工厂”,但是这其中塑造了以银行也间接融资为主体的金融体系,同时也形成了债务增速高、杠杆率高等特征,尤其是非金融企业的债务以及近几年住户债务也提高了,这方面已经威胁到了中国宏观经济的安全。

而这个时候,只有较高的储蓄才能有政府的投资来提振经济,保持经济增速,也才能削弱债务危机风险。也就是说,高储蓄是目前我国高债务杠杆的最重要的护城河。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国民储蓄率已经开始下降,当时的储蓄率达到顶点是51.2%。据IMF预测,在2022年之前,中国国民储蓄率将持续下降至接近40%的水平。

国民储蓄主要包括居民储蓄、企业储蓄和政府储蓄。居民储蓄一直占大头,2010年前,居民储蓄的提高是国民储蓄提高的重要力量,此后便一路下滑,成为拉动储蓄率下滑的主要力量。2008年前居民储蓄增长很快,2008年以后开始出现下滑。政府储蓄占比较低。由此金融危机引发的宏观经济的转折性变化,导致2009年左右居民储蓄和企业储蓄下滑,并拉动国民储蓄率的下降。

按照央行的披露,今年9月末我国人民币存款余额176.13万亿元,同比增长8.5%,增速比上月末高0.2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8个百分点。由此可见,储蓄是增加的,但是增速在以较大的速度下滑。

今年前三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74299亿元,同比增长9.3%,增速比上半年回落0.1个百分点。1到9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只有48.34万亿元,同比增长5.4%,增速下滑明显。

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78%,比上年同期提高了14个百分点。消费增长的速度比较快,消费的贡献还是在提升,这种趋势还将持续。

由此可见消费的增长,是储蓄率下降的主要因素。其中最近几年,借助人口因素、收入增加、消费观念叠加新金融科技提高了效率,消费信贷从根本上推升了居民消费增速,导致居民储蓄占家庭可支配收入的占比则从25.4%下降了近一半至12.7%。另外,理财、信托、互联网理财等都分流了存款。

更加需要重视的是,房地产在家庭资产配置中占有非常大的比例,已经大大超过存款,按照易会满的披露,2016年、2017年居民贷款增量连续超过居民存款增量,中国居民由资金的供给方转变为资金的需求方。

投资的过快增加,一方面会引发银行坏账,一方面恶化债务风险,而消费的增加又是我国经济转型的目标,那么目前的储蓄率下降就是一个乐见其成的趋势。

所以目前宏观政策的应对不是遏制消费增加的趋势,而是要调整居民支出结构。比如转变金融结构,将间接金融为主过渡到以直接金融为主,融资依靠资本市场,逐渐削减银行在融资中所占的过大的比重;逐渐理顺扩大消费的体制机制障碍;进一步抑制房地产市场的过快发展,减慢居民储蓄向房地产市场的转化,进一步鼓励金融科技对于居民消费的拉动,逐渐代替投资对经济的拉动,以转型的速度化解转型的风险。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1)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