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问责65人,出现火点最高扣50万 黑龙江秸秆露天焚烧“基本杜绝”

作者:马维辉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9 10:43:08

摘要:11月5日,黑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公布10月份《黑龙江省城市空气质量月报》。结果显示,10月黑龙江省各市(地)空气质量平均达标天数比例为99%,同比提高17.7%。前十个月,哈尔滨收获了256个“好天儿”,创近年同期最好水平。

问责65人,出现火点最高扣50万  黑龙江秸秆露天焚烧“基本杜绝”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马维辉 北京报道

11月5日,黑龙江省环境监测中心站公布10月份《黑龙江省城市空气质量月报》。结果显示,10月黑龙江省各市(地)空气质量平均达标天数比例为99%,同比提高17.7%。前十个月,哈尔滨收获了256个“好天儿”,创近年同期最好水平。

特别是秸秆露天焚烧,过去一直是黑龙江的“老大难”问题。而今年9月以来,黑龙江全省截至目前还暂未发现秸秆焚烧火点,相比去年10月9日至11月10日一个月之内就发现了1889个火点,改善非常明显。

“前不久我去黑龙江开会,今年的情况要好多得多,火点不多,不像去年那样‘一塌糊涂’。”11月8日,在农业农村污染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政策吹风会上,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副司长李波表示,之所以取得这样的进步,一方面因为加强了监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采取了很多利用措施。

问责65名责任人

今年以前,秸秆露天焚烧一直是黑龙江省大气污染防治的头号难题。

2017年10月18日至20日,黑龙江省哈尔滨、佳木斯、鹤岗、双鸭山等4市连续出现重度及以上污染天气,AQI长时间“爆表”。当时,原环保部到黑龙江省来开展专项督察,当督察组乘坐的航班飞临哈尔滨市上空时,整个城市弥漫着烟尘,四处遍布着秸秆焚烧的起火点。

原环保部督察组表示,黑龙江省频频发现大面积秸秆焚烧火点,火势猛烈,浓烟滚滚,污染严重,成为导致重污染天气形成的重要原因。

数据也显示,当时哈尔滨等4市耕地范围内火点及热敏感点总数分别为843个、2190个、1205个、471个,焚烧火点数较2016年同期分别增长了5.1倍、0.87倍、20倍、3.3倍。

“因为这个事,我还调了卫星影像图来看,有些地方确实是不管不顾,‘火烧连营’的,造成了很大污染。”黑龙江省省委书记张庆伟也表示。

为此,去年11月28日,原环保部联合黑龙江省政府对黑龙江省农委和哈尔滨、佳木斯、双鸭山、鹤岗4市政府主要负责同志进行过约谈。原环保部指出,哈尔滨等4市秸秆大面积焚烧污染严重,秸秆综合利用工作严重滞后。

针对这一问题,黑龙江省高度重视,党政主要领导均作出明确批示,要求依法依规严肃问责。随后,省纪委监察委立即组织调查,厘清责任,根据调查情况并报请省委批准,决定对65名责任人实施问责。

据了解,被问责的65名责任人中,包括省农委主任王金会、哈尔滨市委常委张万平等8名厅级干部,以及省农委种植业管理处处长庞海涛等39名处级干部。严重的如双城区副区长武传刚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因另案合并处理),其他的也分别予以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警告处分、诫勉谈话和通报批评等处理。

出现火点最高扣50万

今年秋收季,黑龙江省启动了“史上最严”的禁止秸秆露天焚烧规定,打响了禁止野外焚烧秸秆的攻坚战。

按照《黑龙江省禁止秸秆露天焚烧工作奖惩暂行规定》,黑龙江省紧盯“第一把火”,严查重处违规焚烧秸秆责任人。每年9月15日至12月10日,翌年3月10日至5月15日期间,出现第一个火点的,省财政直接扣拨相关县(市、区)、农垦总局、森工总局、监狱管理局50万元,再出现火点,按每个火点30万元扣拨资金。

此外,全省还建立了禁止秸秆露天焚烧网格化管理体系,将管理责任层层分解,实行分片包干、分级负责,确保责任落实横向到部门、纵向到村。

在绥化市绥棱县上集村,网格员们穿着厚厚的棉衣,带着红色的秸秆巡查袖标,24小时不停地在田间地头穿梭。尤其到了夜晚,更是提高警惕,确保不烧一把火,不冒一处烟,不黑一块田。

在这之前,当地政府已经向农户做了广泛动员,并且有秸秆禁烧巡逻车在不间断宣传。从9月15号之后,每天也有网格员不间断地巡查。从目前情况看,大多数农户能支持政府工作,放弃焚烧秸秆。

像这样的网格,黑龙江全省已经建立了11327个,其中一级网格16个、二级网格153个、三级网格1121个、四级网格10037个,基本完成了网格化管理体系的四级网格建设。

“除了加强监管,更重要的还是采取一些利用措施,如秸秆直接还田、能源化利用、肥料化利用等。”李波表示。

以绥化市兰西县为例,今年计划建设年生产能力2万吨和2500吨的秸秆压块站共30处,目前已有5处压块站投入使用,其余的争取在11月中旬建完。这些压块站可实现秸秆离田95.5万亩,消耗秸秆50.6万吨。

“所谓压块,就是把秸秆收集起来,压块变成生物质能源,然后送到专门的集中供暖企业那里,作为燃料来燃烧,这个消费量也是比较大的。”李波说。

在利用秸秆方面,黑龙江各地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有的安装生物质锅炉,有的建设生物质热电项目,有的利用生物腐熟剂掺混秸秆、粪便制作生物有机肥,还有的回收秸秆作为生态驴养殖基地的饲料,用来喂驴。

“总的来说,效果还是比较好的,尤其是水稻秸秆,基本都解决了。”李波表示,“不过,无论是粉碎、深耕,还是其他各种手段,都需要资金作支撑。要给农民补贴点钱,否则无法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所以,还是需要地方政府拿出强有力的政策,把这个事持续做下去。”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