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美国中选:“期中考试”评测特朗普半任功过

作者:马晓霖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1-7 00:16:33

摘要:选举人如何评判特朗普功过,将决定未来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从联邦到地方的力量消长,并对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的后半程执政是否顺利,乃至能否成功卫冕并开启第二个任期产生重大影响。

美国中选:“期中考试”评测特朗普半任功过

马晓霖

美东时间11月6日,美国第116届国会选举从位于东北部的佛蒙特州拉开帷幕,而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第一个任期才走过22个月。本次中期选举堪称特朗普的初次“期中考试”,选举人如何评判特朗普功过,将决定未来国会共和党和民主党从联邦到地方的力量消长,并对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的后半程执政是否顺利,乃至能否成功卫冕并开启第二个任期产生重大影响。由于美国的超级大国地位和强势话语权,这场中期选举也必然会对国际形势和力量格局形成涟漪效应。

根据美国现有选举体制,中期选举将产生35名参议员和435名众议院,并选出包括36名州长在内的150名各级政府官员,所以干系重大。不仅如此,从美国历史看,中期选举几乎都是执政党的“受难日”甚至是“滑铁卢”,因为在19世纪以来的38次中期选举中,执政党只有3次获胜,遭遇败绩的记录却高达35次。由于特朗普目前的民意支持率和反对率落差很小,继续分裂的美国选民究竟哪头能占上风,尚无人敢于断言。

特朗普:两年大刀阔斧,总体成绩不俗

特朗普执政近两年,作风简单,方式粗暴,雷厉风行,始终围绕孤立主义、美国利益优先和“让美国更伟大”这三大主题做文章。客观地说,特朗普成绩相当不俗,是一个在短时间内较为明显改变美国内外政策也产生了较大影响的总统。特朗普兑现了大部分竞选诺言,兑现率之高已超过绝大部分前任,而且让世界感受到“特朗普飓风”的冲击力和震撼性。

首先,特朗普厉行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远离国际主义和多边主义,量力而行、量入为出地重新设计美国的世界角色,不再刻意背负全球领导者的传统角色,更不在意国际舆论如何看待和评价美国。特朗普最令世人大跌眼镜的是“退圈”不止,持续并大规模告别多边机制和国际组织,相继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议(TPP)》、《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全面联合行动计划》(简称伊核协议)和万国邮政联盟等多边组织和协议,而且威胁退出联合国《全球移民协议》和美俄《中程导弹条约》,甚至暗示退出世界贸易组织……特朗普的逻辑很简单:只要不让美国利益最大化,只要不让美国随心所欲,尽可以丢之弃之。

其次,特朗普四面出击大打贸易战,力图扭转长期存在的巨额贸易赤字,并重振美国制造业。过去近两年间,特朗普已相继逼迫韩国、日本、加拿大和欧盟等主要贸易伙伴重新签署双边贸易协定、补充协定或贸易战停战谅解,迫使对方做出有利于美国的让步。此外,特朗普对美国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贸易战更是毫无顾忌,不断加码,尽管中美仍处于战略相持阶段,但中国做出的进一步开放市场、放松投资限制和增强知识产品保护承诺,并没有让特朗普鸣金收兵。

其三,特朗普的经济账单相当好看,尽管其“多吃多占”了奥巴马政府后期的实际贡献并不乏自吹和夸大之词。特朗普执政后,采取一系列刺激经济复苏的政策,包括大幅度降低企业和个人所得税、鼓励美元回流并使美元不断坚挺、持续扩大贸易出口。多个国际机构认为,美国经济表现是2008年以来最好的,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达到2.3%,明显高于2016年的1.5%,今年预计增幅会达到2.9%;美国的失业率也从10年前的10.6%下降到3.8%,处于历史最好水平。美国股市在特朗普当选后继续保持上涨势头,并在今年9月达到2900点,按标准普尔500指数测算,过去10年涨幅已达4倍。美联储今年3月底公布,美国家庭资产达到116.3万亿美元,首次突破百万大关而创下历史新高。

其四,特朗普逐步学会了如何当总统,并与传统主流精英实现合流,不再是共和党内的“异端”甚至换马对象。特朗普在大国外交方面整合了超党派共识,体现在对中俄“竞争者”、“挑战者”的重新定位,并通过一系列重要文件体现为新时期美国国家政策和战略。

第五,特朗普在地区热点问题上有破有立,突出了美国主导国际政治走向的地位和能力。在中东,特朗普延续奥巴马的收缩政策,避免美俄直接交锋,但是,也打破奥巴马避战、慎战和不战原则,两次空袭叙利亚军事目标;特朗普颠覆维持22年的巴以平衡,一边倒地强化亲以色列立场并重新巩固美以战略联盟;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并重置美伊关系框架和前提,试图以伊朗为切入点一揽子解决中东争端。在东北亚,特朗普对朝鲜经济制裁和军事威慑并用,又满足了朝鲜的核心愿景,推动朝核危机走出几十年的死胡同。

当然,特朗普也不是一个能拿高分的总统,执政以来也有不少被人指责的瑕疵,包括没有兑现大规模投入基础设施建设的承诺,也没有大刀阔斧地改革国会旧制和官僚体系,反而任人唯亲大搞裙带关系并深陷“通俄门”。此外,他的多方面排斥和限制移民政策,也动摇着美国作为移民国家的长久传统和移民带来的社会活力。

风水轮转:两党拉锯明显,社会持续分裂

尽管特朗普自我感觉良好,成绩也确实不俗,他却丝毫不敢大意,一如竞选总统时的全力投入和步步为营,在中期选举前数周奔走呼号,5天奔波8周连续站台11场,为共和党拉票,为自己继续顺利施政乃至获得第二任期奋力打拼。尽管最近发生的犹太教堂枪击惨案使特朗普背负煽动种族仇恨的道义责任,他却突出强调,选择共和党就是选择就业和安全,选择民主党则是将美国拱手让给毒贩子、人贩子等犯罪团伙。民主党人显然也想咸鱼翻身,扯出奥巴马这面大旗,抨击特朗普撒谎和制造恐慌,并将民主党政府积累的经济增长与财富攫为己有,粉饰太平。

这次中期选举呈现三个特点,首先是投票率低,估计与以往一样,大致在35%至37%之间,低于60%这一总统选举平均投票率。其次,双方拉锯明显且投入不菲。西班牙《国家报》网站估计,此次选举动用资金约52亿美元,远高于2010年和2016年的40亿美元,表明竞争炙热与激烈超过以往。其三,社会继续分裂,特朗普的支持率和反对率民调几乎持平,表明特朗普没有成为半数以上美国人拥戴的总统。

中期选举的焦点自然是争夺国会参众两院,选举前的民调表明,共和党与民主党各有高下,很难说谁将是大赢家。《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广播公司联合组织的民调显示,民主党在争夺众议院的博弈中保持着一定优势,在参议院的民调也高于共和党。但是,分析家们认为,全国性民调并不适用于各个选区的竞争,民主党不仅需要从共和党手中夺回23个席位才能控制众议院,掌握只更换三分之一席位的参议院难度更大。说到底,最终取决于选民更侧重于欣赏特朗普的经济业绩还是反感他惊世骇俗的政治理念,而经济似乎更能让选民感受到特朗普及共和党带来的实惠,更何况一般而言,低投票率从来不利于民主党而似乎更有利于共和党。

持续近两年的共和党控制国会的情景会不会发生局部改变或彻底颠覆,一切都是未知数。综合各方面的情况看,最大的可能是民主党夺取众议院而共和党固守参议院,最不大的可能是参众两院完全从共和党向民主党易手;因此,未来两党会在立法机构继续形成对峙和摩擦,进而增加特朗普的施政难度。当然,如果民主党全盘皆输而使共和党保持现有优势,“中期选举”无疑将变成一场结果一边倒的认可特朗普执政思路的“全民公投”,为其继续大刀阔斧的改革铺平道路,届时,特朗普不仅在内政方面更加趋于保守,包括彻底废除奥巴马医保政策,让保守派控制最高法院,继续限制移民入境、落户和分享美国福利,而且在国际上将扩大孤立主义、单边主义行为范式,进一步以零和思维来为美国博弈更多的利益,进而将国际关系特别是大国关系引入愈加云诡波谲的深水区。(作者为著名国际问题学者、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联社总裁)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商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8)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