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专项债发行剩余额度不足一成 四季度地方债或大幅放缓

作者:张智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12 19:37:57

摘要: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地方政府债券的托管量达到17.99万亿元,较6月末增加了近2万亿元。从发行方面来看,今年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为23885亿元,比今年上半年的14109亿元超出了近70%。密集发债后,新增专项债发行额度仅剩1334亿元,占比已不足全年总额度的10%。

专项债发行剩余额度不足一成 四季度地方债或大幅放缓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听话听音。

10月9日,财政部部长刘昆以接受访谈的形式再次重申,积极的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随后,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政策初露苗头。不过,有关债券发行的表述却较少。

在国盛证券固收分析师刘郁看来,经过此前的“催发”,第四季度发债正面临压力。

据了解,今年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要求加大基础设施领域补短板的力度。8月中旬,财政部也发文要求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此后,地方政府债券,尤其是专项债券发行提速,三季度地方债发行量暴增,创近8个季度以来的新高。

根据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国地方政府债券的托管量达到17.99万亿元,较6月末增加了近2万亿元。从发行方面来看,今年三季度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为23885亿元,比今年上半年的14109亿元超出了近70%。密集发债后,新增专项债发行额度仅剩1334亿元,占比已不足全年总额度的10%。

“进入10月后,地方债发行进度将大幅放缓,地方债供给压力将趋于缓和,这对利率债形成利好。”刘郁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三季度地方债暴涨

8月14日,财政部发布《关于做好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明确今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进度不受季度均衡要求限制,同时要求各地至9月底累计完成的新增专项债券发行比例原则上不得低于80%,剩余的发行额度应当主要放在10月份发行。

此后,新增地方债发行进入高峰期。7-9月地方债发行量达2.39万亿元,其中专项债券1.18万亿元。中债数据显示,今年9月末,地方政府债券托管量为17.99万亿元;在今年6月末,这一数据为16.00万亿元。对比来看,地方政府债券托管量在三季度内增加了近2万亿元。

从债券发行量来看,今年7月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为7569.54亿元,同比下降10.45%;8月份发行量为8829.70亿元,同比增长87.97%;9月份发行量为7485.46亿元,同比增长110.48%。

国盛证券统计数据显示,8-9月,全国各地区共发行新增专项债1.06万亿元,远超1-7月发行量的总和。9月份共发行新增专项债6375亿元,创年内新高,带动国内新增地方债发行规模持续增长。

截至9月30日,一般债发行量达到年内新增限额的地区已有17个,如北京、上海、浙江等,专项债已有14个达到年内新增限额,如陕西、甘肃、广东等。

有分析显示,目前国内各地区剩余的新增专项债额度已经不多。目前剩余新增专项债额度最多的地区分别为吉林省、河南省和云南省,可用的发行额度分别为172亿元、158亿元和155亿元,从规模上看较8-9月各地区发行量并不算多。此外,吉林、辽宁、云南和厦门4个地区的新增专项债发行量仅占年内限额的20%-52%,并且9月内并无新增专项债发行,推测其新增专项债意愿较低或在实际发行工作中受到约束,预计这些地区的剩余额度很难在10-12月全部使用。

与新增专项债类似,新增一般债10-12月的可用发行额度也已不多。辽宁、天津等地在尚有发行额度的情况下暂停了新增一般债发行工作。

在刘郁看来,经历8-9月的发行高峰后,国内新增专项债剩余额度已经不多,预计后续发行进度将大幅放缓。

截至2018年9月30日,国内各地区累计发行新增专项债额度已达1.22万亿元,较意见要求的9月底前至少完成80%的目标多发行了1366亿元,超出市场预期。按此前意见要求计算,2018年新增专项债额度为1.35万亿元,9月底之前应发行1.08万亿元专项债,10月发行2700亿元专项债。超出额度后,新增专项债发行额度仅剩1334亿元,占比已不足全年总额度的10%。

严控风险

随着三季度地方债发行放量,市场对头寸风险担忧明显。此前的模式是银行投向地方政府项目,如今改为投向没有抵押的地方政府债券后,风险控制成为难题。据了解,巨额的地方债存量,既是导致我国当前杠杆高的重要原因,也是财政与金融问题的“集中症结点”。

不过,中央对地方债的管控力度正在加码。据了解,当前,地方层面正在密集摸底债务情况,紧锣密鼓地制订地方版化解地方债风险的方案,并将于本月底前集中上报财政部。

一位地方财政系统人士指出,此次是对隐性债务的总量、类别、结构、地区、用途等全面摸底进行统计,对统计结果将制定化解存量债务的实施方案。

据了解,截止到2017年末,我国政府债务余额为29.95万亿元,政府负债率是36.2%,低于国际公认的60%的警戒线。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万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限额的188174.3亿元之内。其中,一般债务10.33万亿元,专项债务6.14万亿元,地方政府的负债率为19%。仅考虑这些显性债务,地方债问题并不可怕。

不过,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陈龙指出,地方债的主要问题在于数额巨大、家底不清的隐性债务,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债务,棚改项目、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等产生的债务,政策性融资担保等。考虑隐性债务之后,政府的负债率将会显著上升。今年以来,财政部已经先后通报了安徽、宁波、云南、广西等地违法违规举债担保问题,释放严惩问责的高压信号。财政部方面此前表示,持续保持高压监管态势,建立健全跨部门联合惩戒机制,严肃问责地方政府、国有企业、金融机构、中介机构违法违规融资担保行为,做到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在摸底统计的同时,地方层面也开始制订方案,采取多项举措规范政府举债行为。一方面,化解存量债务;另一方面,牢牢守住防范风险的底线,严控增量,包括严禁违法融资担保、以PPP或者政府采购的方式变相举债、把控好新增项目融资金融“闸门”等。

“防范债务风险刻不容缓,要放在国民经济整体格局下综合考虑债务与高质量发展的内外关系,从去杠杆的政策体系的全局中优化、考虑。”社科院中国财经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蒋震表示,从根本上要建立机制,特别是用预算管理的手段按照依法治国的要求来建立化解机制,并完善常态化管理机制。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