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汽车正文

维持进口? 雷克萨斯在华本土化背后

作者:孙斌 于建平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12 16:22:34

摘要: 以日方谨慎的态度,以及对中国市场的长期理解看,维持既有的进口渠道布局,显然更有利于丰田计算利润,并且保持住雷克萨斯这一豪华品牌“匠心”的调性;但在短期利润面前,如何一窥中国的产业政策,在华保持长期的优势,则恰恰需要丰田高层的魄力和决断。

维持进口? 雷克萨斯在华本土化背后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孙斌 于建平 东京报道

10月5日据路透社报道,4位丰田内部人士透露,为了拉动增长并缩小与德国竞争对手在销售上的差距,丰田正考虑在中国本土化生产雷克萨斯。对丰田总部而言,以目前雷克萨斯的出口格局,维持现有的进销存渠道显然更为稳妥,毕竟从距离中国最近的九州雷克萨斯福冈工厂(位于日本最南部的九州岛的北端),将产品海运到上海仅需两天。

更为重要的是,2018年7月1日起中国已将进口车关税从25%降低至15%,政策利好显然对日系主机厂维持现有进口车的利润格局更为有利。最新披露的销售数据显示,9月份雷克萨斯在华销量达到1.6万辆,同比上升36%。

中国设厂的安全考量

实质上,真正引起雷克萨斯国产话题关注的,反而应该是另两大事件。

丰田汽车10月5日对外表示,将在日本本土和国外召回243万辆油电混合动力汽车,因一个混动系统问题可能造成熄火。本次召回包括普锐斯(Prius)和Auris两款车,涉及到从2008年10月至2014年11月期间生产的汽车。

此次召回影响到大约125万辆在日本出售的汽车、83万辆在北美以及29万辆在欧洲出售的汽车。此外,丰田在中国、非洲、大洋洲和其他地区卖出的部分车型也受到影响。

而之前的9月6日,北海道发生里氏规模6.7级的强震,丰田位于北海道苫小牧的组装厂以及变速箱工厂也受到影响,目前,丰田总部附近的爱知县工厂及其子公司丰田汽车车身公司,以及其他生产线都已于9月13日恢复运营。

上月强震,造成了丰田18家工厂暂时停产。也就是说,供应链体系的安全程度,决定了丰田本土精益制造的安全,而代表日本匠人精神核心诉求的雷克萨斯,其主要生产地恰恰都在日本本土。

目前,丰田在华已拥有天津、广州两个合资伙伴,并在四川、江苏常熟分别建有基地,尤其是江苏常熟,丰田已将其EV/PHEV三电技术的研发、制造都辐射至中国长三角区域,在丰田的240万召回名单中,目前尚未看到涉及常熟工厂的相关供应链因素。

一声令下为时尚早

既然中国设厂确实符合日方诉求,为什么此刻会从消息面放出画外音?

路透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所有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其中一名人士表示,“我们现在就等管理层‘一声令下’。”

对此消息的真实性,雷克萨斯中国市场推广部部长陈忱称,雷克萨斯从来没有放弃对雷克萨斯在中国国产的研讨,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研讨到什么程度现在还不会对外公开,“但可以肯定的是,不管从日本总部还是雷克萨斯中国内部,目前我们都没有接到任何即将国产的消息,内部也没有任何即将国产的传言。”

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公关部人士也对外表示,雷克萨斯要国产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品牌本地化、管理本地化、产品本地化。当这三个条件完全满足,并充分提升了好感度之后,才会决定国产。“当然,针对国产化的调研和讨论是我们内部的常态工作,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是没有时间表的。”

其实早在2013年4月,丰田中国总经理大西弘致就曾对外透露,丰田有意在华投产雷克萨斯品牌车型,但并未透露时间表和项目合作方。直到2014年5月,雷克萨斯新晋总裁福市笃雄明确改口,雷克萨斯不会入华国产,至少在2018年以前没有任何计划。

2015年7月,丰田总裁丰田章男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虽然丰田在不断提高海外产能,但他们更热衷于日本本土生产。待至2016年4月,雷克萨斯中国执行副总经理江积哲也明确表示,雷克萨斯暂时没有国产计划。

也就是说,从2013年,甚至更早的时间段算起,丰田高层就早已在探讨雷克萨斯国产事项,但依据《华夏时报》记者日前在日本接触的信息源以及丰田方面的表态看,路透或者国内媒体的猜测更接近一个美好的愿望。

为什么此刻传消息

以日方谨慎的态度,以及对中国市场的长期理解看,维持既有的进口渠道布局,显然更有利于丰田计算利润,并且保持住雷克萨斯这一豪华品牌“匠心”的调性;但在短期利润面前,如何一窥中国的产业政策,在华保持长期的优势,则恰恰需要丰田高层的魄力和决断。

依据10月10日日本方面的消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可能将于近日到访中国,在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严重加剧的时候,中国是日本扩大出口无论如何绕不开的市场,中日关系对日本的战略意义不断增加。安倍是看到了这一点的,因而尝试积极推动改善中日关系。

据中国政府网消息,李克强总理10月10日会见了参加第四轮中日企业家和前高官对话会的日方代表并座谈,他表示希望中日双方发挥互补优势,拓展在贸易投资、财政金融、创新和高技术等领域的合作,共同开拓第三方市场,维护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体制。

可以想见,在这一微妙的时间节点,从有关人士处传出这样的消息,至少展示了部分日方的想法和双向对话的意图;更为重要的是,恰恰是在10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中南海紫光阁还会见了德国宝马集团董事长科鲁格,而宝马将成为在李克强总理今年7月访德后,首个具体感受到中国对外开放新举措的国际汽车厂商。

今年4月17日,国家发改委已经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并计划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可以说,在2022年到来前,目前发生在丰田内部、围绕进一步商讨雷克萨斯落地可行性以及丰田在华更多项目进展可能性的论证,都是合理真实的,毕竟宝马已将在2022年达成控股合资企业华晨宝马的实际愿望,而伴随中日经贸关系的转暖,丰田以及日本三大汽车厂商或许正迎来最好的时间窗口。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