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吴秀波再遇一劫: 撑不住的资本赌局遭深交所关注 当代东方控股股东欲甩手而去

作者:杨柳 陈锋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11 19:06:18

摘要:10月9日,上市公司当代东方(000673.SZ)收到深交所关注函,针对公司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投资电视剧《赵氏孤儿案》的合同纠纷事项以及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的收益权转让事项,深交所表示关注。

吴秀波再遇一劫: 撑不住的资本赌局遭深交所关注  当代东方控股股东欲甩手而去

见习记者 杨柳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锋 上海报道

10月9日,上市公司当代东方(000673.SZ)收到深交所关注函,针对公司全资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投资电视剧《赵氏孤儿案》的合同纠纷事项以及电视剧《大军师司马懿》的收益权转让事项,深交所表示关注。

据了解,在影视剧《赵氏孤儿案》发行委托协议签订后,当代东方旗下公司东阳盟将威

未按照合同约定向中视传媒支付剧目销售收入,且向中视传媒发函表示不再履行协议,还拒绝就合同履行事宜沟通。中视传媒为此向北京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申请。

同时,另一部剧《大军师司马懿》的卫视及网络发行收入也未按照最初约定份额分配给项目最初投资方,而是将高达95%的项目投资份额和收益权给了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公司,这一公司,由演员吴秀波全资持有。

深交所要求当代东方说明,上述两件事是否属实及是否及时履行披露义务。两部剧使当代东方深陷影视债务纠纷。

资本运作后陷入困局

当代东方的前身是大同水泥。2010年,当代集团收购后者29.99%股权,成为*ST大水实际控制人。之后,大同水泥逐步置出水泥业务,开始注入文化传媒资产,2013年正式更名为当代东方,从水泥行业跨界到影视传媒。

根据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当代东方营业收入5.06亿元,同比增长25.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3亿元,同比增长360.04%。

与大多数跨界转型的公司一样,当代东方也是一路靠收购前进,且被业内人士认为是资本运作的高手。

自从转型之后,当代东方先后收购了东阳盟将威、北京华彩天地、永乐影视等影视公司。据《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16年,当代东方新增纳入合并报表子公司34家;2017年,当代东方新增纳入合并报表的子公司22家。2017年7月至今,当代东方参与投资、设立的公司多达10家,涉及金额超55亿,且包括大量的现金交易。

国元证券分析师对记者表示:“通常上市公司通过不断的收购来进行扩张,很可能会影响公司的现金流,一旦现金流出现问题,就会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再继续下去公司就会通过股权质押进行融资,然后再扩张。”

记者查阅当代东方的现金流发现,2014年至2017年4年间,当代东方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65.22万、-4.89亿、-9411.84万、-4.65亿,连续为负。

现金流不健康,很容易引发债务纠纷。除了上述纠纷之外,当代东方还曾在去年11月被爆料,没有向其标的公司威丽斯影业支付1496万元增资款,以及3000万元的财务支持。去年12月,《军师联盟》的联合制作方江苏华利文化也对其提起了诉讼,称其并未按约定进行收益分配,要求支付4836万元的电视剧发行收益。

不仅如此,受一系列危机的影响,当代东方的股权质押尤其严重,其控股股东厦门当代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股权也被司法冻结,且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等多位股东的股份处于全部质押状态,

一位影视行业投资者王华(化名)表示:“疯狂的扩张过后,当代东方正面临一场严峻的资金危机。目前影视行业普遍低迷,大量的质押股权必定会造成投资者的不信任,负面缠身的情况下,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影响股价。”

今年8月2日至8月14日,当代东方连续经历9个“一字跌停”,直到8月15日打开跌停板。今年以来,当代东方股价已经跌去57.9%,10月11日报收5.44元/股。

控股股东欲离场

事实上,自从中秋的“吴秀波”事件爆出之后,与其有所关联的当代东方便更加频繁地出现在大众眼前。

吴秀波与当代东方的关系要追溯到2015年。根据媒体报道,当时,吴秀波通过南方资本-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以1500万元认购了当代东方138万股,认购价约为10.8元/股,限售期为3年。截至2018年6月底,南方资本的这只资管计划持股比例为22.12%,是仅次于厦门当代的第二大股东。

一位影视行业业内人士对记者透露:“进入当代东方之后,2015年9月,吴秀波成立了霍尔果斯不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这是吴秀波日后参与多部知名影视作品投资的主要平台。此后,吴秀波先后参演的影视作品《军师联盟》和《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也都是由当代东方子公司与霍尔果斯不二文化联合投资、打造的。”

业内人士表示,吴秀波深陷的“资本赌局”,与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王春芳密不可分。过去8年来,王春芳先后拿下国旅联合(600358.SH)、*ST厦华(600870.SH)、国旅联合(600358.SH)三家上市公司控股权。

但是,据记者了解,在王春芳多年的资本运作之下,三家公司的前景并不明朗。

今年7月23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王春芳欲将公司控制权转让给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根据协议内容,山东高速将对当代东方进行股权投资(不超过29.99%股份),山东高速将成为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山东高速投资成立于2010年,是山东高速集团的全资子公司,山东高速的股东则为山东省国资委。

并且,7月份王春芳还以6.1亿的总价,将另一家A股上市公司国旅联合的控制权,转让给江西省旅游集团。江旅集团为江西省国资委旗下企业。

某券商人士表示:“金融去杠杆大背景下,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处于较高水平,频频出现大股东平仓危机,这个时候,有实力的国资接盘,确实可以缓解控股股东的压力。”

这也意味着,王春芳承受着不小的压力。虽然公告中并没有明确披露双方交易的价格、方式、原因等相关细节,但面对股价跳水、债务纠纷、股权质押等问题,负面缠身的当代东方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22日,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当代东方公告称拟以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方式募资不超过15亿元,其中8亿元用于影院建设项目,5亿元用于购买影视版权,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上述投资人表示:“从当代东方目前的股价来看,近3个月跌去69.9%,总市值43.61亿,不足此前的一半,种种负面消息之下,当代东方前景堪忧,此时控股股东甩手退出,或许不失为明智之举。”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