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观点正文

新奇个人特质逆袭“绿营”大本营,韩国瑜式“非典型”力量或冲破蓝绿轮替格局

作者:杨晶华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11 16:50:26

摘要: “韩国瑜现象”引发国、民两党的高度重视,导致两党排兵布阵、选战资源分布的调整。

新奇个人特质逆袭“绿营”大本营,韩国瑜式“非典型”力量或冲破蓝绿轮替格局

2018年6月1日,中国台湾,国民党新北市长候选人侯友宜(左三)与高雄市长候选人韩国瑜(左二)首度在高雄国民市长合体造势,并帮蕉农促销香蕉。 联合报系-东方IC

杨晶华

台湾地区的“九合一”选举已经开始倒计时,“绿营”的传统“铁票区”高雄市,在此次选举中最受关注。本无任何胜算的国民党籍高雄市长参选人韩国瑜民调支持度日趋上升,与民进党籍参选人陈其迈的差距已缩小在毫厘之间。韩国瑜能否逆袭已引发外界的高度关注,“韩国瑜现象”也成为选举研究的重要观察点之一。

“非典型”另辟蹊径出奇招

高雄市作为台湾的“六都”之一,历来被视为“绿营”的大本营,稳固程度不易撼动,尤其在近年来的县市长选举中,更是令“蓝营”强兵猛将望而却步。在起初几乎被视为“打酱油”的韩国瑜能将选情提升至五五波,并使外界将其与柯文哲相提并论,自身的“非典型”特质功不可没。

一是韩国瑜属于非典型国民党人。韩国瑜曾任台湾地区第二届、第四届“立法委员”,并于2001年淡出政坛,后于2012年12月任台北农产运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一职,直至2017年1月11日正式辞职,宣布参选国民党主席,并带动选举的气氛。韩国瑜始终隶属于国民党黄复兴党部,但并非典型的国民党人,官僚气息淡,江湖气味浓,在党内没有明晰的派系标签,并能与许多绿营人士打成一片。他经常不按常理出牌,言辞犀利,舌战绿营民意代表而占尽上风,并深受年轻人的热情支持。在这方面与柯文哲的气质有相似之处,被外界并提为“柯文哲是要绿不绿,而韩国瑜则是似蓝不蓝”。

二是韩国瑜属于非典型政治人物。韩国瑜曾离开政治风暴圈16年,缺少政治人物的八面玲珑、圆滑世故、瞻前顾后,处事直率果敢,敢于直面政斗,不惧外界的流言蜚语,特立独行。在多年“立委”的任职期间,他曾因陈水扁侮辱“荣民”就愤而掌掴之,不惧“打人”“流氓”标签。同时,韩国瑜自备“话题体质”,并且幽默感十足,诙谐自黑的语言风格容易增强亲民感,缩小距离感。另外,从政、从业经验也使他看尽人生百态,既熟谙“庙堂之高”,亦深知“江湖之远”,能够亲善各界,待人处事有温度。

三是韩国瑜采取了非典型选战路线。因为蔡英文执政后,强势通过《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并成立党产委员会,以釜底抽薪之势削弱国民党的实力,导致国民党在选战中缺少资源支持。且韩国瑜起初在党内也不被看好,所以韩国瑜既没有派系加持,没有桩脚固桩,也没有足够的“金援”支持,没有执政资源助推,仅依靠勤跑基层并屡出奇招,扣心弦,博眼球。选战议题紧扣高雄市的“又穷又老”,主打“经济牌”。竞选理念为“蓝绿放一边、高雄摆中间,让高雄政治归零、经济起跑、游子回港、百业兴旺”,以契合高雄民众的心之所系。

在选举路线上,韩国瑜坚持正面选举,不以炒作陈其迈父亲贪污的事件提升选情;在选战方式上,采取网络作战与传统选战相结合的方式,在传统选战条件不利的情况下充分发挥网络军团的战斗能力。柯文哲网络军团战斗能力超强,而韩国瑜的网络团队也初露锋芒。例如,作为选举候选人重要宣传利器的Line能够透过支持者社群人脉扩散宣传,拉近与民众距离。数据显示,韩国瑜的Line官方账号7月10日成立后两周,粉丝人数就超越蔡英文,并仅次于柯文哲。另外,韩国瑜在选战中剑走偏锋,采取了“一周2天在台北论述,5天在高雄拜票”的新式战术,因高雄市是一个人口外移非常严重的城市,此举意在将鼓励北漂回乡投票作为突破选民结构困境的关键,当然也有提高曝光度的效应。

“韩国瑜现象”背后的多层次因素

“韩国瑜现象”与“柯文哲现象”有异曲同工之处,也有大相径庭之处,除了个人特质的作用外,还受到大小环境的多层次影响。

一是大环境的改变。主要包括几个方面:一是国际形势的变化。随着全球化发展与民粹主义的盛行,台湾地区民众对于国际形势与大陆发展的了解已经深入到一个新的层次,并有较强的政治参与意识,较之以前,不再封闭保守,对于民进党煽动民意的传统操作有了一定的判断力与抵御力;二是中美关系的变化。在中美贸易争端背景下,蔡当局选择投机方式、提升台湾地区的战略地位,依靠美国反制大陆、赚取政治资源的做法,有可能使台湾地区卷入“风暴眼”;三是两岸关系的变化。蔡英文执政以来,因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并采取柔性“台独”路线而导致两岸交流机制化停滞,两岸关系僵化,使得岛内提振不彰的经济状况雪上加霜。

二是民进党的不变。民进党依然将传统模式奉为圭臬,主要表现在:一是民进党重新上台后,执政坚持以意识形态挂帅,以复仇国民党为目的,将公权力机构视为政治操作的工具,系列改革举措成效不彰并引发民怨;二是选人、用人上重政治角力,轻行政能力。参选人提名与行政长官的任免均存在这个问题,因此屡屡出现行政官员的适用性争议问题,已引发信任危机;三是民进党各县市长均存在重选举而轻市政的问题。由于政治斗争严重,经济发展缺乏长远规划,产业转型滞后,曾经繁华的高雄市如今变成了台湾地区负债最多、失业率最高的城市。“又老又穷”成为民进党执政20年的重要标签。

三是选民结构、诉求的改变。随着网络资讯传输的发展,及高雄市政治、经济、社会等生态的变化,人员的流动、选民的结构与诉求也在发生变化,教育水平、文化素质都在不断提升,政治参与度在提高,求新、求变、求发展的诉求也在逐渐增强。因此,当“新鲜对上陈腐”“非典型对上传统”, 更激发了选民求变的诉求。

“韩国瑜现象”的几大重要观察点

“韩国瑜现象”引发国、民两党的高度重视,导致两党排兵布阵、选战资源分布的调整。国民党从中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民进党从中感到了败选的危机。国民党内大佬已轮番前往高雄市帮其助选,而原本打算“躺赢”的民进党高雄市竞选团队也不得不使出“洪荒之力”,重新调动选战资源投注到高雄市。

“韩国瑜现象”的后续发展有几个非常重要的观察点。

一是“韩国瑜现象”是偶发还是必然?“韩国瑜现象”的持续性还有待检验。很多人将其视为暂时现象,仅是昙花一现,或是韩国瑜新奇特质对民众的一时吸引。要使选情持续升温,仍然需要政党强大在地力量的支撑与网络组织战的助力。目前的支持恐怕很多都是“空气票”,要想取得选战的胜利仍然需要回归传统的选战模式,主要依靠蓝绿的对决。同时,也有很多人认为“韩国瑜现象”是多层次影响因素共同作用的产物,是具有持续性的,并应该正视与研究现象背后的变化。

二是“韩国瑜现象”能否产生衍生作用?“韩国瑜现象”的效应仅在高雄市发酵,还是会持续扩大化,“韩国瑜现象”与“柯文哲现象”一南一北能否形成共振等,也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重要的观察点。之前柯文哲以一种较新奇的方式取得了成功,目前韩国瑜也走在看似正确的轨道上。韩国瑜如果在此次选举中取得成功,可能会带动一波选战风格的发展走向,并可能持续壮大“非典型”政治力量对选举结果的影响,并逐步形塑出一股真正巩固的选举范式,或可冲击蓝绿轮流盘亘的政治局势。

三是传统的选战模式是否会持续式微?不管是主动谋划,还是“无米之炊”,韩国瑜与柯文哲都善用年轻竞选团队,选取新式选战手段,利用新媒体等方式,增加曝光度。韩国瑜大大增加了高雄市长选战的可观性,也同时刺激了民进党在“铁票区”的选战热情。尽管许多人依然坚信韩国瑜很难撬动绿营势力版图,但就目前选情看来,韩国瑜选情看涨,不仅唤醒了国民党的信心,也引发了民进党的恐慌。近来,由《漂向北方》改编的台湾神曲《穷到发慌》在网络上爆红,也可能成为年轻选民求新求变的助推剂。单纯依靠传统选战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已难敌新网络时代情景下联合作战的效力。“韩国瑜现象”与“柯文哲现象”都说明了传统选战模式在式微、不可或缺性在降低。(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编王义伟 编辑严葭淇)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0)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