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美国强行改变世界经济秩序,G20又增新的分歧,全球经济治理危机恶化

作者:庞中英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10-8 15:31:44

摘要:截止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欧盟和日本等世界最大经济体对这一“毒丸”条款的反应,当然,也没有看到G20轮值主席国阿根廷以及G20有关会议的评论。但是,我们都知道,欧盟和日本也没有在世界贸易组织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美国强行改变世界经济秩序,G20又增新的分歧,全球经济治理危机恶化

庞中英

国庆长假最后一天,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定向降准。为了刺激我国经济,这一降准肯定还不够,接下来,中国将择时降息。中国的这一宏观经济措施发生在与美国之间的“贸易战”或者“贸易摩擦”加剧之际,所以,很快就被评论为标志着中美货币政策趋向“脱钩”,而不是中美货币政策之间的协调。

确实,目前,人们(包括市场)在担心,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失控而扩大到其他领域,如“货币战”爆发。

当前,中国央行和美国联储都强调其货币政策的独立性,而非强调中美之间的货币政策协调。这是令人担心的,货币市场不确定性加大。

在多边领域,人们也看到了宏观经济政策之间加剧的不协调和恶化的冲突。

2018年二十国集团工商峰会(B20)10月5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不和谐地落幕。由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和B20中国工商理事会代表的“中国工商界”意外发表声明指出,“今年的B20政策建议文件罔顾中国工商界的正当关切和合理诉求,片面突出国有企业扭曲市场竞争等议题,案文内容没有真实体现工商界实际讨论和政策建议精神,也严重背离B20协商一致原则。”所以,“中国工商界坚决反对以B20名义散发或发布未经共识的文件,坚决反对以任何形式向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提交该政策建议文件,呼吁B20采纳中方意见建议,对有关政策建议文件的内容作出实质调整。”

这是继美国特朗普政府在G20进程中抵制“反对保护主义”等条款之后,G20发生的另一种冲突。目前的中美差异和冲突,正在影响今年的阿根廷G20峰会进程。G20成员国,尤其是特朗普政府治下的美国,在G20提出了“国有企业扭曲市场竞争”议题,使中美双边贸易冲突延伸到这个多边场合。中美之间在G20等类似的多边经济论坛讨论双边贸易冲突解决的前景变得暗淡。

2017年,德国轮值G20主席,是特朗普政府在美国第一年执政,该政府在G20进程中首次表示了与其前任奥巴马政府和小布什政府等非常不同的G20政策,在关于自由贸易的G20声明中,不同意和反对“反对保护主义”的表述。

其实,即使在主要由传统的“西方国家”参加的七国集团(G7)峰会,多边的宏观政策协调也变得困难重重。人们应该记得,今年6月在加拿大举行的G7峰会,尽管职业外交官在G7《联合公报》一事达成了一致,并决定发表《联合公报》,但在最后一刻,由于美国和G7其他成员国之间的贸易紧张关系,特朗普总统居然指示美国代表,最后美国没有签署这一公报。

从G7和G20等发生的事情,就可以窥见全球经济治理正在发生的重大改变。

G20诞生在局部的全球危机(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际,在全球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升级,更被表扬为“非教科书的解决方案”(non-textbook solutions)。针对诸如2008年爆发的金融危机,当时各主要方(美国、英国和欧盟等)都认为没有“教科书的解决方案”(textbook solutions),也就是说,危机是前所未有的,现存的知识应对不了新的问题。

本文认为,自2008年起G20的10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2008-2010年是第一阶段,G20在这一阶段充当了“非教科书的解决方案”,协助美欧实现了“(金融)危机管理”,发挥了重大的积极作用;2011-2017年是第二阶段,这一阶段,尽管不再为了缓解金融危机而“同舟共济”,但是,通过加强在更大范围的(即全球领先的经济体之间)“宏观经济协调”,甚至“宏观经济合作”,G20在协助各成员国和全球经济的转型(走向“可持续发展”,以及进行全球气候变化治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从2017年德国轮值G20主席国开始,G20进入其第三阶段,在这个阶段,许多G20成员国国内政局发生变化,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上升,抵制全球化,多边协调困难,甚至发生严重分歧。

特朗普政府目前的重心并不在多边体制(包括G7和G20这种关键的全球论坛),而在一些关键的贸易协定。9月30日,美国和加拿大就修改原来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达成最终协议。北美自贸协定通过改名为“美国-墨西哥-加拿大协定”(United States-Mexico-Canada Agreement,USMCA)而延续。尽管无可奈何,因为有协定总比没有协定好,墨西哥和加拿大总算松了一口气。

这一三国协定却是特朗普政府的全球战略——对付其要对付的主要对手中国的一个重要环节。美墨加《新协议》第32章第10款(32.10)规定,成员国如果与“非市场化经济体”(non-market economy)签署自贸协定,要提前3个月通知其他成员国,还要将缔约目标告知其他成员国,并提前至少30天将协议文本提交其他成员国审查,以确定是否会对USMCA产生影响;其他成员国如果认为协议涉及“非市场化经济体”,可以在6个月后退出USMCA。这一条款被形容为“毒丸”(poison pill)条款。

我们知道,美欧等尚未承认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等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市场经济地位”,加拿大和墨西哥今后与中国进行自贸谈判将变得困难。如果今后美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以及欧盟之间也达成如此协议,中国所面对的全球贸易环境将大为恶化。

美墨加三国协定与原来的北美自贸协定的最大不同正是其超出北美而影响中国与世界贸易关系的作用。这使人们不得不认为,特朗普政府可能在重建世界经济秩序,而这样的重建是大大不利于中国的。

在当前困难的经济形势下,墨西哥等拉美国家正在寻求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对他们的支持。“一带一路”因为拉美、非洲等的参与而更具全球意义。但美墨加三国协定将限制墨西哥深度参与“一带一路”。

截止目前为止,我们没有看到欧盟和日本等世界最大经济体对这一“毒丸”条款的反应,当然,也没有看到G20轮值主席国阿根廷以及G20有关会议的评论。但是,我们都知道,欧盟和日本也没有在世界贸易组织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

今年的G20是否将对美墨加三国协定以及特朗普政府正在推进的以美国为中心世界经济秩序的后果做出反应?(作者为《华夏时报》专栏作者、中国海洋大学特聘教授、澳门科技大学特聘教授)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5)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