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首页政策正文

消费真的降级了吗?专家:当务之急是大幅减税

作者:史凯 陈岩鹏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9-14 17:23:53

摘要:<embed id="xunlei_com_thunder_helper_plugin_d462f475-c18e-46be-bd10-327458d045bd" type=...

消费真的降级了吗?专家:当务之急是大幅减税

家乐福双井店的方便面区域 史凯/摄

见习记者 史凯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陈岩鹏 北京报道

“喝啤酒不喝鸡尾酒,榨菜就着二锅头,骑着摩拜遛一遛,购物用’9块9’包邮……”近来,这句顺口溜流传网络。今年以来,主营二锅头的顺鑫农业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 96.78%,主营榨菜的涪陵榨菜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77.52%,并且股价一年暴涨200%,进而市场出现了榨菜、二锅头销量上涨的现象。与此同时,拼多多海外上市、一二线城市房租价格上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降,有人认为诸多迹象都表明出消费开始降级了。

随后网络和各大媒体就展开了反驳“消费降级”的论断,认为不是“消费降级”而是“结构升级”。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在9月6日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消费降级”的说法失之偏颇。当前市场出现部分大众化商品销售较好的情况,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消费升级的新趋势。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中国消费市场开始了“新消费”、“新餐饮”、“新零售”的革命,而在“消费升级”升温还没全热的情况下,“消费降级”这个词汇也在2017年开始频现。2018年以来,在内有经济下行压力,外有贸易战不断升级的“内忧外患”整体经济形势的笼罩下,更加弥漫着焦虑的气氛。“消费降级”的出现一定程度反应了近两年中国社会的整体经济和社会心态的走向。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陈及在接受本报记者记者采访时表示,客观上讲,“消费降级”由收入支出的刚性约束决定的,在当前时代,反映的是收入差距、收入分配两极化等问题,在不同收入阶层里反应的是收入结构的问题和经济结构转型面对的困境的问题。

“物美价廉”仍是大多数消费者的主要诉求

记者日前在北京几家大中型超市实地走访时,了解到在如今品类多样的方便面商品中,几种低价的热门款始终是卖的最火爆的。家乐福双井店的一名方便面销售员告诉记者,一些7、8元到十几元钱不等的新包装新产品的售卖情况并不好。

在7-11十里河便利店,一位购买4.5元一桶的统一藤椒方便面的顾客告诉记者,平时经常购买类似价格的新品方便面,或者10元左右的加热快餐,与点外卖相比更加便捷和省钱,并且外卖的食品安全性不敢保证。

2018年,伴随着拼多多在三、四线城市的迅速崛起,不到两年时间付费用户就达到2亿人,越来越多主打低价的品牌电商平台在快速蓬勃发展。与此同时,二手商品交易平台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记者在苹果App Store里随便浏览一番就看到很多下载量多的二手交易APP,如78.2万下载量的“转转二手交易网”、15.9万的“闲鱼”,以及目前比较热门的“二手市场”、“拍拍二手”、“猎趣”、“58同城”、“我转”、“优信二手车”、“瓜子二手车只卖网”、“链家二手房租房新房专业房产交易平台”等APP。就连书籍也开启了二手交易时代,比如热门的卖二手书APP“多抓鱼”,交易情况很可观。

在餐饮方面,记者从多方角度了解到,前几年大众趋向的“轻奢”、“高档”餐厅近一两年相比冷淡,而物美价廉的低消费大众快餐又重回消费者视野。

快餐式火锅品牌店呷哺呷哺时常满座的场面已被大众所广泛熟知。在呷哺双井富力广场店里,几位消费者告诉记者,选择在快餐式火锅店,主要是因为价格低和便捷,也适合单人和双人来消费,点一份套餐不用思考太多,是工作日中午短暂时间想吃一顿火锅的解决方案。呷哺店负责人也同样对记者表示,相对低价的套餐,是呷哺的特色和核心竞争力。今年上半年,呷哺总收入为21.29亿元人民币(去年同期为15.76亿元),同比增长35.1%。经营数据喜人,也正是印证了这一点。

记者从《中国餐饮报告2018》了解到,2017年虽然高端餐饮开始崛起,但是亲民型餐饮消费仍是主流。美团和大众点评双平台的数据显示,2017年人均80元以内的亲民型餐饮占据了市场93%的份额,“物美价廉”仍然是大多数消费者的主要诉求。

随着方便面的重振旗鼓,榨菜的热卖,中低端餐饮又重回视野,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此前也分析认为,自2017年以来,一直都存在着非常明显的“消费分化”趋势。

陈及认为,快消品、基本服务类消费的乏力以及低端商品需求的重新活跃,反应了经济的疲软发力和当前经济形势面临的困境等问题。

社零额.png

2018年,中国内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下降,5月增速仅有8.5%,创下自2003年5月以来的最低增速。另据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的监测数据显示,2018年7月全国50家大型零售企业零售额同比降低3.9%,其中零售额实现同比正增长的企业只有14家,各品类零售额增速均不及去年同期,服装类、家用电器类零售额降幅扩大尤为明显。

有观点认为,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数据并不能完全代表消费,因为数据不包含服务性消费和虚拟消费,仅包括实物性的商品消费。对此,陈及认为,社零额里面餐饮等项目就包含了服务消费,消费降级的时候同时服务升级不太符合逻辑。“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反应的正是当前市场的不景气。”陈及表示。

“过去的几年,我身边的朋友、同学买一条牛仔裤至少会选择李维斯、Lee等品牌,在城市里短途代步出行,有的备一辆一千多元的电动滑板车,有的骑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的智能双轮电动平衡代步车,闲暇时间一窝蜂地办健身卡、请私教。而近一两年,多数时候选择在GAP、H&M、优衣库等店里买条性价比高,样式大众化的牛仔裤,短途代步出行更多地选择共享单车,一些健身锻炼也逐步转变为在家看视频教学锻炼。”今年年初,在北京广告产业园区工作的靳先生与记者聊天时,说他身边的很多人都有或多或少的同样感触。

家住浙江台州,在杭州工作的吴珍晶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购买衣物选择网购的频次会多一些,逛街时看到有折扣的店或是原价低的店,也会考虑购买,在杭州工作期间也经常去H&M、GAP、优衣库等店购买性价比高的衣服。偶尔海淘会找微信里的朋友进行代购,比海淘平台更加便宜和便捷。购买化妆品去丝芙兰、屈臣氏等品类多的大众店面,而一般不去专柜购买。“台州工资水平在浙江平均水平偏低,房价均价每平米在14000元左右。”吴珍晶说。

“贷款买房,每月按揭还贷,还要供孩子上幼儿园的教育开销,而且不敢生病,所以也只能从省吃俭用上减少花销,平时购物多以物美价廉的商品为主,不会刻意注重没有必要的商品体验性和品位性。”明年打算要二胎的北京白领安女士告诉记者。

北京等各大城市7月以来租房价格环比大幅上涨,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成都、重庆、杭州7月房租出现20%-30%左右的同比涨幅,远超往年水平。另据我爱我家集团研究院的统计数据显示,7月北京住房租赁月租金均价为每套4902元/套,环比6月上涨2.9%,如果按年折算,涨幅达到34.8%。2018年前7个月,北京租房租赁市场交易总量同比增长14.4%。

陈及认为,“消费降级”应该是在市场低迷持续一段过程之后,才开始出现下降的。消费与收入有关,也与生活方式有关,个人工资收入增长乏力或下降、房租上涨、被信贷绑架等是导致消费降级的因素,也是生活方式固化以后的特点。“消费降级”、消费结构出现向下意味着一部分消费人群持续长时间的收入下降,产生出的这一客观社会问题。

此外,2018年以来受到贸易战的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缩水近10%。陈及认为,受到中美贸易战的影响,出口通道被严重打压,从“大量出口”到“有限出口”再到更少量的出口,导致订单萎缩,企业亏损,“消费降级”随即甚嚣尘上。“消费降级与中美贸易有一定关系,而且目前来看还会明显”,陈及说。

消费者为溢价买单会越来越少

在小米实体店的西直门凯德Mall店,一位消费者告诉记者,小米产品设计感强、价格低的特点是吸引她的原因,也有多数消费者均表示,最为看重的就是性价比高这一点。

有观点认为,一些价格低的商品被消费者热买并不代表“消费降级”,而是其品质的提升等方面更说明了是消费升级。网上也有同样观点认为,方便面再次赢得市场青睐,其根本原因也并非是消费降级,而在于方便面企业通过创新所进行的“自救”,即“产品高端化”。

有网友说,如果把眼界放宽一点,消费升级的现象并非是全民性的,它仅存在于少数活跃层人群中,或是假装自己过得很好的“隐形贫困人口”之中。对于大众而言,“消费降级”才是核心词汇,它是个中性词,并非是大家所认为的单纯的贬义。

也有观点认为,消费降级并不意味着消费品质的下降,所以消费品质和结构的升级同样也不能说明就不是消费降级。

到底是“消费降级”了还是“结构升级”了?

谈论消费降级要先从消费升级说起。记者了解到,关于消费升级,鲍德里亚在《消费社会》一书中所说,当今社会已经成为了消费社会,在消费社会里,消费已经不只是为了解决生存所需了,它被赋予了更多的社会意义。消费方式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一个人所处的社会阶层,人们通过自己的消费来回答“我是谁”的问题,从而实现社会价值的获得以及某一社会群体的归属感。我们消费的目的不再是生存,而是欲望。

而对于消费降级,有分析人士认为,消费降级和消费升级并不矛盾,二者可以共存。现实中多数情况是“物美”与“价廉”难以兼得,所以多数消费者将消费锁定在性价比高的商品上,一些品质性能外观良好且价格不高的商品备受消费者青睐,也同时体现出消费升级和降级的两面。

陈及也认为,消费降级与消费升级是并存的,存在于不同的收入阶层。

记者经过查找资料了解到,对于“消费降级”有据可循的最早表述,是来自于蜜芽CEO刘楠在2017年的一次长江商学院分享会作过的论断。她认为,消费降级不是消费升级的对立面,不是说有一方人在消费降级,另外一部分人在消费升级。而是消费升级,升到最后就是降级,因为我们对价格有更高的要求。一开始东西少,你做的品质好一些,故事讲得好一些,全面性好一点,服务好一点,就可以卖出比较好的价格。所有的东西成熟之后,最终为商品买单的消费者,他们成熟了,为溢价买单会越来越少。

专家建议大幅度减税

陈及分析认为,“消费降级”这个今年被争论的热词不是空穴来风,反应的是当前经济,更多是实体经济的困境。当前经济发展持续解决不了严重的发展质量问题和市场的萎靡不振,以及实体经济整体盈利水平下降等长期综合征的发作,导致部分收入群体的收入下降,消费必然降级。

陈及认为,目前简单来说是生产关系压制了生产力。应对消费降级,应该大幅度减税,让利于民,降低利率水平,给企业减负,创造宽松的发展环境。增加个人收入、增加企业盈利等方面。

陈及进一步分析认为,扩张性财政货币政策造成流动性过剩,导致整个经济的泡沫化,是导致消费降级的真正根源。国家一直在应对,如促内需、保增长、调结构,宏观上利用财政货币政策去刺激经济但不是万能的,打“强行针”只是一时性的,不可能长期永久的。“消费降级”时应把多余的资产泡沫,多余的产能、多余的库存彻底荡平,让经济结构、消费结构在新的市场上稳合起来,然后形成总供求关系的和谐化,保持价格的稳定,才能使市场过去的过剩问题清理掉,从而经济效益、经济增长质量才能逐渐恢复。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8)收藏(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