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证券正文

高质押悬顶大股东求变 金贵银业拟投身中信系

作者:李雍君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018-9-14 17:15:50

摘要: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考场。 9月11日,宇晶机器IPO过会,湖南迎来第103家上市公司。欢呼声未落,次日湘股金贵银业(002716.SZ))就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拟将控制权转让给中信旗下上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

高质押悬顶大股东求变   金贵银业拟投身中信系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李雍君 长沙报道

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星夜赶考场。

9月11日,宇晶机器IPO过会,湖南迎来第103家上市公司。欢呼声未落,次日湘股金贵银业(002716.SZ))就称,公司实际控制人曹永贵拟将控制权转让给中信旗下上海稷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稷业集团”)。

重大资产重组还未明朗,停牌4个月的金贵银业8月31日复牌之后股价已跌逾三成。手中97.74%股票已被质押的曹永贵“以退为进”,拉来国企中信入主渡难关。

金贵银业是继红宇新材之后今年第二家主动谋求大股东易主的湘股。若转让成功,金贵银业将成为隆平高科之后第二家入列中信系的湖南上市公司。

9月13日,金贵银业副总裁、董秘孟建怡向《华夏时报》记者称,拉来央企中信搞“混合所有制”,新的大股东能力更强资源更多,有助公司发展。他同时表示,重大资产重组仍将继续推进。

大股东生变

中报显示,主要产品为白银、电铅、黄金及其他综合回收产品的金贵银业,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54.84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03%;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1.31亿元,同比增长11.59%。

营收及扣非净利双双增长,金贵银业却在9月13日发出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曹永贵与稷业集团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将其持有的“金贵银业”股份160379945股(占金贵银业总股本的16.70%,占其持有“金贵银业”公司股份总额的51%)转让给稷业集团。

双方约定,在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股权交割完成之前,曹永贵将同时让渡该部分拟转让股份的表决权给稷业集团行使。

目前曹永贵持有金贵银业314470479股股份,占金贵银业总股本32.74%。若转让160379945股给稷业集团,曹永贵剩余持股数为154090534股,占比为16.04%,稷业集团将取代曹永贵称为金贵银业的第一大股东,公司控制权将发生变更。

天眼查显示,计划接手的稷业集团2016年成立于上海自贸区,注册资本1亿元,是一家综合服务类企业,经营范围涵盖技术开发转让、进出口贸易、商品销售、会展、建筑装修等诸多领域。

稷业集团控股股东为中能伟业(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出资占比达70%。

中能伟业由深圳市中东信投资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中东信又是中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中信资产是央企中信集团主要的资本运作平台之一,若稷业集团入主,则金贵银业将归于中信集团麾下。

不过,双方携手似乎多少有些匆忙。协议约定,稷业集团将在意向协议签订后3日内安排中介机构启动为期不超过45日的尽职调查进场并启动对金贵银业的尽职调查。

在尽职调查结束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稷业集团如未发现对本次股份转让和表决权委托产生实质性障碍的事项,且尽职调查结果符合预期,双方将签署正式《股份转让协议》和《表决权委托协议》。在正式股权转让协议签署后、股权交割完成之前,曹永贵将其持有金贵银业16.70%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稷业集团全权行使,稷业集团由此实行对金贵银业的初步控制。

谋解高质押风险

不过,公开资料显示,曹永贵持有的金贵银业股份中,已质押307367672股,占其持有股份的97.74%。在股票连续下跌之时,让出部分股权寻求稷业集团接手实际控制人,亦是释放大股东股票高比例质押风险之举。

孟建怡表示,公司所在的白银冶炼及深加工产业,属于资金密集型,对矿山资源依赖强。稷业集团及其身后的中信集团,在资金实力和矿产资源方面有望对金贵银业形成业务支持。

曹永贵家乡所在的郴州市永兴县,号称银都。在永兴县的柏林镇等地,多年来有着冶炼白银的传统,从这里走出去了不少白银老板,曹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永兴本地不产白银,纯粹做冶炼提取环节生意,不掌握矿产资源,在贵金属价格长时间持续下行阶段,金贵银业吃亏不少。

2018年上半年,公司白银单价较去年同期下降38.53%,白银业务实现营业收入24.82亿元,仅较去年同期减少2.68亿元,靠的是以量补价,其白银产量同比增长46.83%。

金贵银业上半年的业绩增长,更多依赖的是非银业务的良好表现,生产电铅4.23万吨,同比增长24.61%。2018年上半年,国内再生铅均价为18567元/吨,较2017年同期的15943元/吨上涨16.46%。

2014年上市后,金贵银业不断尝试扩充上游矿山资源,试图打通“矿山-冶炼-深加工”的产业链。公司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收购了金和矿业66%股权和俊龙矿业100%股权;2018年3月,公司通过公开转让竞拍的方式再获得金和矿业34%股权。

今年5月初,金贵银业又停牌着手实施重大资产重组,计划38亿-46亿对价收购嘉宇矿业100%股权、东谷云商100%股权、宇邦矿业65%股权。

2016年收购的金和矿业未完成业绩承诺。在互动平台上,投资者对本次重组价格也表达质疑,认为拟收购的嘉宇矿业、东谷云商、宇邦矿业收购价格偏高,涉嫌利益输送。孟建怡在互动平台回应称“公司披露的交易价格只是与交易对方初步协商的价格,最终需要评估报告作为收购的价格依据。”并称嘉宇矿业和宇邦矿业是公司向上游布局的标的公司,东谷云商是公司向下游布局的平台公司。

8月底复盘之后,投资者用脚投票,金贵银业股价连续三个跌停。9月13日,孟建怡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股价下跌更多是受停牌期间大盘下行影响,上述三家公司股权收购的重组计划将继续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曹永贵向稷业集团转让控股权的意向协议并未披露价格。即便转让完成,稷业集团持股与曹永贵相比,仅超出不到600万股,后续安排还有待观察。

9月14日,金贵银业以6.56元跳空低开,盘中震荡调整,以6.49元报收,跌幅为1.82%。市场对此次大股东易手消息反应并不积极。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查看更多华夏时报文章,参与华夏时报微信互动(微信搜索「华夏时报」或「chinatimes」)

(3)收藏(0)

评论